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零一章 肉体治疗师
    俗话说,每个城市都有一条忽悠外地人的步行街。同样的,每个城市也有那么一块鸡儿邦硬的地方。

    乐州按自身实力来讲,只是一座四线城市,但傍上了峨眉山这条大腿,就呈现出一片繁荣假象。

    顾玙和小斋大抵转了转,没什么趣味,约莫傍晚时分就往回走。经过一条街道时,见两侧有不少保健会所,门脸精致,外窄内阔,有的已亮起了灯。

    “要不要去捏捏脚?”她瞧了一眼,忽然笑道。

    “呃……”

    他有点纠结,道:“我怎么着都行,你觉着累了就去捏捏。”

    “那走吧,我请你!”

    小斋纯闲着无聊,拽上他就进了一家会所。

    “欢迎光临!”

    刚进门,身形苗条的服务员妹子就笑脸迎人,招呼道:“两位是做保健么?”

    “嗯。”

    “那楼上请。”

    俩人上到二楼,各进男女间。这层是洗浴和换衣服的地方,都是一个个单间,隐秘性很好。

    顾玙还挺稀奇,他是北方人,北方是一水的大澡堂子。一个个或长或短的老爷们,挤在一处洗洗涮涮,聊天打屁。

    他上大学的时候,有个同学是南方人,第一次洗澡就吓得肝颤。扭捏了半天,还是穿着裤衩进去的,连肥皂都没敢带。过后更是彻底不去,自己闷在寝室洗小澡。

    咱们不能说,所有地方都是如此,但大体上:北方以澡堂为重,南方则习惯单间。

    顾玙简单洗过,换了身浴服,又上到三楼。三楼有大厅,有包房,男男女女的都不少。他找了个包房,躺了一小会,小斋才走了进来。

    姑娘穿着一身白色浴服,但露在外面的胳膊和小腿,竟比那衣服还白上几分。

    “两位需要技师么?”服务生凑过来询问。

    “嗯,再来一壶绿茶。”

    “好的……”

    服务生顿了顿,又问:“这位女士,您是要男技师么?”

    “女的。”

    “好,稍等。”

    待他出去,顾玙按开小电视,随口问:“你在盛天经常做么?”

    “两个月一次吧。”

    “哦,我洗澡很勤,做按摩就比较少。”

    “有女朋友的人,做按摩都少。”

    “啧,我说的是正规按摩!”他蛋疼。

    “按摩不都是正规的么?”小斋一脸惊讶。

    嘁!

    他懒得回话,自顾自的看电视。

    没等多久,便听轻轻的敲门声,随即进来两位女技师。一个二十出头,五官还算可以,就是妆太浓,显得不太清爽。

    另一个三十来岁,长发微卷,身材有致,一双杏眼能掐得出水来。这女人放下小箱子,笑道:“两位好,是做套餐,还是单项?”

    “按个脚就行。”

    “嗯,好的。”

    她的笑意没有丝毫波动,拽过凳子坐在小斋对面。年轻那个不怎么说话,就搭上了顾玙。

    “……”

    俩人互视一眼,都有点神奇。这女人的相貌也就75分,但一笑起来,就像春风里盛开的粉桃花,娇而不艳,媚而不俗,魅力值爆表。

    “两位第一次来么?”

    她的手指灵活,力道适中,在小斋的脚上揉捏着。

    “嗯,第一次来。”

    “我说怎么没见过呢,只要见过的,肯定不能忘。”

    “哦?”

    “你们一个帅,一个美,谁能忘呢?”

    “呵……”

    俩人齐齐轻笑,这话奉承的很明显,却不会惹人反感。而且她的声音也软软的,就算拍马屁,也比别人拍的要舒服。

    顾玙不禁看了看她的名牌,写着一个数字:3。

    对方非常敏锐,笑道:“我姓杜,是3号。这个妹妹姓吴,是6号。她不爱说话,但技术很好,你们多照顾。”

    年轻那个一听,也跟着笑了笑,捏的愈发认真。

    俩人不是那种嘴上没边的家伙,但跟这个女人聊天,确实很有意思。从峨眉到菩萨,从肾疗到胆结石,天南海北,五花八门。

    不知不觉,四十分钟过去。那女人正做着最后护理,用精油细细的抹了一层,笑道:“好了,我看下您手牌。”

    小斋把手一晃,对方道:“嗯,我们先走了,欢迎你们再来!”

    说着,她带着同伴出了包间。

    顾玙瞅了瞅时间,还是很早,便问:“怎么着,回去还是呆会儿?”

    “呆会儿吧,回去也无聊。”

    小斋懒懒的打了个呵欠,pia的往后一躺。

    …………

    话说那女人出了包间,还没走到休息室,就听一个服务生喊道:“红姐,我正找你呢,那客人等半天了!”

    “几号?”

    “六号间!”

    “行,我这就过去,谢谢了。”

    杜红让同伴先行回去,自己拐了个弯,进到六号包房。里面只有两张床,一个中年男子正躺在上面,笑道:“红红!”

    “哎呀,不是不让你叫嘛,多肉麻。”

    杜红故作埋怨,却轻巧的凑过去,身子一斜,就软在了男人怀里。

    “哈哈,这里谁不知道咱们俩,我叫一声怕什么,红红!红红!”

    “你这人……我走了啊!”

    她作势起身,男人连忙拉住,哄道:“好好,不叫不叫。”

    这两个人呢,属于比较常见的从客人vs技师,到老铁vs姘头的关系,极其符合事物的发展规律。

    一个要钱财,一个要快感。要说感情,有;要说真情,呵呵。

    俩人腻腻歪歪的聊着天,有意无意的,杜红的小手就悄悄伸过去,在他的大腿内侧轻轻划弄。

    “咝!”

    那男人一抖,只觉一股酥痒传来,又波动到每一根汗毛孔里。

    他嘴里说着话,眼中却饱含期待,等着那只手伸进去,像往常那样捻、揉、推、拉、提……五种技法交融施展,简直爽滑美妙。

    不过今天,杜红好像没那意思,就在大腿根处动作,而且手指轻按,似点着某个穴位。

    “红红!”

    男人的心里身外都跟猫挠的一样,道:“你晚上请假吧。”

    “干嘛?忍不住了?”杜红笑道。

    “你这小妖精,从哪儿学的法子?今天一定好好收拾收拾你!”

    “咯咯,那我单子怎么办?”

    “亏不了你的,你就开张268的。”

    “就知道你疼我!”

    她往前一凑,啵的就亲了一口。

    不多时,杜红拿着单子出来,又去找领班请假。她往宿舍走的时候,脸上始终带着一丝古怪的笑意:

    “那破书上说的还真管用,今晚再试验试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