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一百章 扫尾
    这注定是一个惊悚而悲伤的夜晚。

    铁山下的灯光亮了一整夜,近百人分成两拨,一拨清扫战场,一拨打捞僵尸。哪边的工作都不轻松,每个人脸上都蕴藏着百味杂陈的冷漠。

    血肉飞的满地都是,这一点,那一点,连树枝上都挂着碎肉,这些都要清理。太零碎的,只能归拢到一起,稍后送去焚烧。较为完整的,就辨认出身份,留作安葬。

    机器车辆也调用了不少,直接抽取湖水,一遍遍的冲刷。水流裹着鲜血和泥土,混成半红半黑的样子,卷走了一层层的腥气。

    湖中心是最热闹的,人工造的几盏大灯雪亮,白剌剌的闪着光。荒岛上站了不少人,船只停在湖面,焦急的等待着。

    不多时,只见水下人员钻了出来,神色古怪的比了个手势。随后机器轰鸣,打捞网一点点升起。

    “哗啦!”

    当那东西露出水面,众人皆是惊呼。

    “这就是僵尸么?”

    “它死了么?”

    “不知道,我感觉还活着。”

    在岸边指挥的领导也没能淡定,只要第一次见到的人,都会产生莫大的冲击力。他盯着网中的僵尸,又恨又惧。

    就是这个东西,在今晚整整杀了二十八个人!就是这个东西,搞得自己焦头烂额,官职难保!

    事关重大,谁也不敢隐瞒。他在观音阁收到消息时,足足沉默了五分钟,之后才拨了个电话,亲自跟上级汇报。

    上头也惊愕,只道:稳妥善后,等待处理。

    等待处理的意思,就是这个锅你背定了,区别只在于什么方式。

    “当心,当心,落地了!”

    那边忽然一阵喧嚷,却是机器吊着打捞网,准备移到岸上。七八个特警端着枪,一有不对就会开火。

    另有几个人护着领导,站在远处观看。

    那僵尸像条大鱼一样,被扔上了堤岸,后背刚贴到地面,身体就猛地一抽,上身往起一掀,又迅速回落。

    “退后!退后!”众人大惊。

    “……”

    而等了几秒钟,它却没了动静,安安稳稳的躺在那里。

    有人大着胆子上前,用枪捅了捅,真的一动不动。于是更多人上去,重新用绳索捆了个结实,装进密封的铁箱里。

    大家都很郁闷,这东西没研究,都不知是死是活。

    “叮咚叮咚!”

    正此时,领导的电话突然响起,他走到僻静处,按了接听。大气都不敢喘,只听着那边说话:

    “受伤的战士怎么样了?”

    “已经送医院了,没有生命危险。”

    “那个李肃纯呢?”

    “他身体很弱,好像还喷了一口血,发现时已快昏迷,现也在医院。”

    “好,等他稍微恢复,马上带回来……还有那个东西……哦,还有姓王的道士。”

    “是是!”

    领导连忙应道,又小心问了句:“关于我,我的处理出来了么?”

    “哼!你这次可闯了大祸,连我都保不住!不过放心,我会尽力周旋。你把这些事办妥,余下的就不用你管了……对了,那俩神秘人找到了么?”

    “派人去查了,还没回信。”

    “嗯,多留意一些。”

    说了几分钟,他挂断电话,这才吐了一口长气。

    他望望湖中,望望对岸,望望苍茫漆黑的铁山,忽生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仿佛风云变幻,大幕拉开。

    …………

    政府对舆情的掌控,总是远超想象。

    当地的百姓只知有事情,但不知什么事情。伤亡者的家属已妥善安抚,参与行动和扫尾的人员也被严密监控。而没过多久,这帮人又纷纷调职,集中到一个新成立的部门。

    李肃纯在医院将养了几天,便和王若虚一起,被送离了罗壁县。

    而铁山连同水库,全部划成了军管区,从蜀州调来一支部队驻扎。山上的观音阁本是景点,自然作废,主持另作安置。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单说顾玙和小斋,他们回到县城就包了一辆车,连夜前往邻市。然后又买了票,踏上了去乐州的火车。

    次日凌晨,那帮人还在忙忙叨叨扫尾的时候,他们已经躺在乐州的一家酒店里。

    这趟蜀州之行,压根没有收获,反倒累死累活。宁愿再去天柱山翻个七天七夜,也不愿再碰到。

    王若虚是风水大师,但肯定没有五雷内法。还有那个李肃纯……

    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想跟对方有太多瓜葛。

    因为,没有理由。

    抢谭崇岱的功法,是跟小斋的师门有关,可他们又不是土匪,见着个功法就想抢。更何况,俩人把情况摸得差不多,那少年就会个炼尸术。

    炼尸术啊,又low又恶心,还不如买个美乐娃娃玩。起码肤白肉软,关节灵活,防污能力还强。

    前面说了,他们没啥特别的念头,就想看看僵尸。李肃纯又不是生死之交,为毛要牵扯其中?

    不过呢,俩人不会知道,那夜的惊鸿一现,给少年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象。

    ……

    午后,阳光正好。

    小斋从睡梦中醒来,不自觉的抻了个懒腰,浑身舒坦。她稍稍撑起身,见顾玙伏在桌前,正拿着张地图勾划。而旁边的茶几上,摆着白粥、鸡蛋和几个素包子。

    “吃饭吧,还热着呢。”

    顾玙听到声音,没回头就道了句。

    “你什么时候起的?”

    小斋下床洗了洗手,拿着鸡蛋轻轻一敲,手指在蛋壳上划了两圈,一只雪白的鸡蛋就露了出来。

    “起来一个多小时了,你休息好了么?”

    “还可以。”

    她咬着蛋凑近,见那图正是峨眉山的地势图,满是密密麻麻的线路景点,不由愁道:“看样子,我们得在这定居了。”

    顾玙把笔一扔,也叹道:“这才第四站,还有天山、壶瓶和王屋。唉,真是半年不出门,出门走半年。”

    “……”

    俩人都有些沉默,做这些事情虽然有大意义,但做的过程中,实在是难熬。

    半响,小斋才笑道:“好了,你也别画了,一会出去逛逛。”

    “也行,先散散心。”

    顾玙把地图收好,站起身,又道:“哎,乐州有啥出名的么,咱们可以去看看。”

    “我来之前还真查了查……”

    小斋把半拉鸡蛋塞进嘴里,含糊道:“听说这的露体视疗师挺出名的。”

    “什么?”他没听懂。

    “露体视疗师!露体视疗师!”

    (盟主和妹子都有加更,不过时间不定,慢慢还。)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