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顾道长生 > 第九十四章 看热闹不怕事大(2)
    风水之说,渊源已久。

    自魏晋开始大兴,并融于道门,主要流派有两个:一是唐末杨筠松开创的形势宗,一是宋代王伋开创的理气宗。

    前者讲究寻龙、察水、觅砂、点穴,以地气论吉凶。后者取八卦五星,定住宅三要(门、主、灶)、六事(门、路、灶、井、炕、厕)之生克。

    简单说,形势擅于打野,理气擅于看家。

    王若虚虽然胖乎乎的像个商人,但在风水学上的造诣确实不错,兼容两家之长。此刻,他就手捧罗盘,尽量通俗易懂的解释着:

    “罗壁东面是山,山峰过百步,始成山龙。西面是水,水源低空而不填实,便可为吉祥。当年建城就请了风水大家,设计了一条船型街,尾东西,船身南北,这才有了乘风破浪之势,成为方圆百里的繁荣地。

    不过现在,东山开采破了地势,又建了水库,恰好在生、旺二气的星位。所谓山上龙神不下水,水里龙神不上山。这山龙一入水,就成了泥鳅,坏了此地的风水局,这才一年比一年穷……”

    “哼!”

    那领导对此次行动非常重视,竟然亲自临场,听了冷哼一声:“照你这么说,罗壁的经济上不去,跟产业无关,跟政策无关,就是风水搞的鬼?”

    “不不,我一时口快,绝不是这个意思!”

    王若虚一缩脖,刚才又得得瑟瑟的瞎显呗,浑忘了对方身份。

    “……”

    大领导瞥了一眼,懒得计较,问:“你让我们往东走,难道那个地方就在东边?”

    “山龙身损,必留破败。如果我推断不错,应该就在东边。”他讪讪道。

    “你最好能尽快找到,我们时间有限,容不得一点浪费。”

    “是是,我一定全力而为。”

    这车里就坐着他们俩,徒弟在另外的车上。司机默不作声的开着车,其实也觉得这胖子在胡说八道。

    他是正牌的军旅出身,不仅是他,这次任务的所有兄弟都是。表面上是警方主导,实则警方被甩到一边当后勤去了。

    不过老实说,大家都有些抱怨,本是军中精英,莫名其妙的来抓什么什么,不明生物体?

    拜托!

    都是受过正确价值观教育的,怎么会相信有那鬼东西。

    ……

    上午八点钟,车队在东边停了下来。

    映入眼前的,是一座不算太高的山峦,占地还算广阔,半黄半绿,亭台古道,倒有几分衰败的美感。

    几百年前,罗壁境内有三宫五庙,香火极盛,后来一一损毁。直至三十年前,当地百姓自筹资,才重建了其中一座观音阁,就在此山上。

    “啧,有点不对劲啊!”

    王若虚抬眼望着山头,没来由的生出一股凉意,嘀嘀咕咕的颇为疑惑。那领导见状,问道:“现什么了?”

    “还没有,我正在查看……”

    他含糊一声,见十字鱼丝固定,便用大拇指动内盘,当内盘转动,天池也随之而转。直到磁针静止,与天池内的红线重叠。

    他测了测山向和阴阳龙,又细细查看地势,才道:“应该没错,这里必有破败之局。”

    “那就好,小吴!”

    领导叫过一个人,吩咐道:“去准备。”

    “好!”

    那人应声退下,带着几个人先行上山。不多时,从上面传来讯号,两辆车也开至路口,竟是要封道了。

    “走吧!”

    几个人在前打头,王若虚和领导居中,后面有几个人扫尾。

    王若虚一路看着罗盘,心里越来越惊。他总觉得有种不安,可又说不清楚,直走了一程,见前方突现一座白玉牌坊,上书“铁山”二字。

    哎呀!

    他差点一拍脑袋,怎么把这个忘了?

    铁山地处要冲,自古便是兵家必争之地。据古籍记载:“陵州始建县东南七十里有铁山出铁,武侯取为兵器,其铁刚利,堪充贡焉。”

    而在五十多年前,有村民还刨出一块石碑,刻着:诸葛武侯炼铁于兹!

    “咝!”

    王若虚汗毛倒竖,已后悔接了这趟差事。

    要知道,风水学中涵盖了很多煞气,比如五黄煞,二黑煞,三碧煞等等。而世间万物皆属五行,自然也有五行煞气。

    铁属金,自有金煞之气。

    那一国之力在此集中炼铁,得是多大的规模?多少的铁器?何况还是用来征战杀敌的兵刃!

    纵然历经千年,煞气近乎消散,可保不齐还剩那么一点。

    这下妥了,聚阴地加上金煞之气,一个字,稳!

    …………

    “你慢点,慢点,营养跟不上了!”

    在一辆老旧的白色轿车里,顾玙抓着扶手,吓得跟真事似的。

    “喊什么喊,这才1oo迈!”

    小斋把着方向盘,娴熟的踩离合,换挡,给油,嗖地就从一辆大货旁边窜了过去。她自己有驾照,只是没买车,这一上手,嗬,简直浪到飞起。

    跑了好一会,见前方横着照相杆子,她才慢慢减,安安稳稳的装淑女。

    顾玙坐正身子,叹道:“看样子我得学车了,下次可不能让你开。”

    “你大学的时候怎么没学?我就是大学拿的驾照。”小斋问。

    “当时真想学来着,因为什么事就耽误了。后来上山卖东西,也想过学车,可惜没功夫。”

    他说着说着,忽地笑道:“哎,其实不学也可以啊。以后指不定就能飞了,还开车干什么?”

    “……”

    小斋瞄了瞄这货,也叹了口气:“唉,男人果然都是鳝变的。”

    “呃……”

    顾玙越来越能懂她的点,蛋疼道:“你这个说法,是我想多了么?”

    “不,你没想多。”

    姑娘干脆利落的承认,又脚踏油门,笑道:“不过你比很多人强,起码它去过的地方,你也去过。”

    “噗!”

    顾玙扭过头,分分钟想跳车。

    俩人追着大概方向,很快就跑出老远,两侧农田渐多,村舍房屋。又开了一会,远远的看到一座矮山显现,心知便是此处。

    想去那矮山,必须拐进一条岔道。

    结果开到岔道时,见前方路障横栏,另有警车监守。一名警察挥了下手,待车子停稳,上前问道:“干什么的?”

    “我们,我们来旅游的,听说这有个观音阁。”顾玙结结巴巴道。

    “哦,今天封路了,先回去吧。”

    “那明天能来么?”

    “不一定,等通知。”

    “哦,谢谢。”

    小斋开着车往回走,在一个偏僻地方停住。

    俩人对视一眼,同时耸耸肩:没办法,只能打野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