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其它小说 > 三栖特种兵 > 第1398章 听到一个消息
    对于麦柯突然要回去的安排,当然是那个老头儿的决定,麦柯即使想反对也反对不了,但是天国这边搞成这个样子,麦柯自己反思,还是有很多他自己的意愿自己的喜好在里面起作用。

    老头儿的决定他反对不了,老头儿的决定所带来的影响他也没有办法消除,除非他有能力把这些人这里的情景一股脑搬着跟他走。

    但是,起码他自己决定的部分他要负责吧?

    这部分就是麦柯举得羞愧的来源。

    这羞愧最主要的就是半途而废、无疾而终。

    就是他画出的许多美好蓝图还有成型还没有成为美好的图画。

    还有就是许多跟着他干的人没有一个确定的结果。

    虽然麦柯确信,那些跟着他干的人在干的过程中也没有吃亏,但是和麦柯给他们的应许比,还是差了老鼻子了。

    所以面对羊种和六划的遗憾,麦柯有些无言以对。

    因为这已经成为事实,这个事实是他无法改变的。

    既然无法改变,那么就多说无益,既然多说无益,那么就……

    喝酒!

    于是,麦柯掏出新研制出来的八粮液,也是八十度,给了六划、羊种每人一瓶。

    自己也扽出一瓶,说:“别说那些伤心的事!来!干了!”

    举起瓶子,就要一饮而尽。

    忽然又停了下来,觉得少了点什么。

    云豹!

    以前每次喝酒,云豹都是最积极的一个参与者。

    如果麦柯一时疏忽忘了它,它会使用各种招数,让麦柯注意到它的存在,直到得到它的一份才罢休。

    麦柯看向云豹,它正在看这众人,却没有往常看到酒以后的渴望。

    麦柯顿时明白,这家伙也在伤离别呢。

    虽然不知道它伤离别的内容是什么,也许是为今后喝不到八十度而遗憾,至少目前的状态看来,伤的程度还很深。

    麦柯手中的酒,唰的一声就扔了过去,你少跟我来这一套,喝酒!

    眼看到美酒飘了过来,云豹一个凌空飞跃,接着来一个鹞子翻身,然后再来一个长鲸吞水,还没有落下,酒已经进口了。

    它虽然伤离别,到口的美酒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麦柯这才放心,依旧嗜酒如命的云豹,没有什么大问题!

    麦柯又扽出一瓶八十度八粮液,和六划羊种碰了一下,举瓶大叫一声:“干!”

    二人不甘示弱,也是一声大吼:“干!”

    酒入愁肠,冲谈了一些离别的愁思,愁更愁的事情对他们来说是没有的,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文人骚客。

    麦柯主导话题,集中在大事上,要对二人征求意见,于是问道。

    “两位都是高瞻远瞩的战略大家,也具有火眼金睛一般的识人之明,可否说说你们的想法,我离开以后,天国高层的人事安排?”

    “已经定好,你们多有同来的人都一同回去?”

    二人进一步确认,似乎对他们这二十几个各方面厉害人物将要一同消失,依然距地不可思议。

    “没错!我们一共二十三个人,同来同走。”

    麦柯进一步肯定。

    虽然还有可能有所变动,但是不会大走样,还是按都走准备为好。

    “按照你原来的安排,洪秀全,后来改名为洪新仆,他的职位在你还在的时候是你的副手,一旦你离开,他可不可以担任天国正职?比如说天军总司令?或者天国大总统一类的职位?”

    六划问道。

    羊种也同时抬起头,看向麦柯。

    不问可知,这个问题是二人的共同问题。

    闹不好是所以人的问题,只要他够资格直到麦柯等人要回去的事情。

    其实麦柯也一直思考这个问题。

    如果麦柯走后,这里必须有一个出来挑头领导群雄,把这些人开创出来的事业继续下去,起码不让那些满清顽固派外国敌对份子反攻倒算,同时还尽可能地继续开拓进取,那么,洪新仆肯定是一个需要考虑的候选人。

    但是,如果作为唯一一个候选人,就值得进一步深思了。

    他可以服众吗?

    他有那种领导群雄的魄力吗?

    他的信仰正确可以不走歪路吗?

    他历史上犯的那些错误不会重犯吧?

    还有他立的功劳做出的成绩似乎也不算出色。

    当然这里也有别人表现出色没有给他更他机会的原因,如果知道这么短时间就回去,给他多一些时间可能会好一些。

    但是问题又来了,历史上真实的洪秀全可是机会很多、时间很长的,十几年时间,天王大权独揽,也没有很出色的表现。

    当然后面这个因素,只有麦柯知道,其他人无从知晓。

    因此,麦柯几经思考,定不下决心,拿不准主意。

    “这个问题,现在我也没有一定之规,我倾向于设立总统总司令这样的职位,洪新仆可以作为候选人之一,其他合适的可以一并考虑,你们有没有什么人选可以提出来?”

    “那些满清投降过来的高官可以考虑吗?比如僧格林沁、林则徐、还有那个扫贪使,叫什么来着?”

    羊种问。

    六划道:“天国第一任扫贪正使郭嵩焘。”

    麦柯说:“我的意见,先从最早跟着我们创建天国的弟兄中选拔,那些投降过来的满清官员虽然可以重用,但是不宜担任天国第一人的职务!我们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不得不以史为鉴,它们既然有可能成为满清的臣子,在没有控制下,有了自作主张的机会,就可能重走旧路!而那些老弟兄就不会!比如洪新仆,他怎么做错事,也不会让那些满清余孽气死复生。”

    “这个是理所当然的。”

    二人纷纷点头。

    靠得住,还得说是这些老弟兄。

    二位赞同麦柯这个原则,点头点得非常自豪,盖因二人和许多文人不一样,他们虽然说起来也反对满清,但是出于种种原因,还是在满清那里做了官,别管是文官还是武将,反正都是为满清服务,这个就是名节有亏。

    几个人说这话,什么决定还都没有做出来,已经到了潶龙江约盟的地域。

    盟总英隆、约盟总司令迎了过来,第一句话就说:“不好了!八国联军侵入天国,已经到达常江!”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