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误会了【】
    这绝对是奇耻大辱,你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那大家就是一天二地之仇,三江四海之恨,我我我……我跟你没完!

    你是天域大能,举世公认的第二高手又如何,了不起就是一次,男人死了鸟朝天,何足道哉!

    叶笑的驴脾气一上来,直接就不管不顾的极限爆了,前世的笑君主如是,今生的叶笑也如是。你打我,可以,骂我,可以,杀我,也可以,只要你有实力。

    但是,想要侮辱我,践踏我,哪怕我实力比你差了亿万倍,那也不行!

    这是做人的起码尊严。

    亦是叶笑前世今生的底线所在。

    永远不会动摇,亦不容许任何人侵犯!

    而玄冰那边,此刻心中却是很奇妙地冒出来这样一个念头:果然不愧是……我看上的人,果然有骨气,有勇气,有傲气,有霸气,有大气……

    只是,你给别人解除功劫或许是不需要双修,跟我却……怎地却是那个样子呢?

    玄冰非常想要问出来这句话。

    但现在……怎么问?

    就只能憋着,盯着,而且……看这家伙的样子,自己要是不道个歉,这个事还……没完了?

    刚才滔天而起的醋意,此际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特异感觉。

    “这……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你当然会向着自己说话……”玄冰的气势在不知不觉的气势疾衰落,心中的那份憋屈几乎快炸了,但那种憋屈却就是没法表述。

    是以这句话看上去是强词夺理,没理搅理,但是,口气却已经是弱弱的,很弱很弱的那种……

    这一刻的玄冰,早已不复高大上的天域第一女魔头形象,貌似在不知不觉之中,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媳妇……

    仿佛又变回了……当年那个百依百顺的侍女,面对着自己狂的公子,本能地感觉到了理亏的小丫头。

    若是寒冰雪凑巧看到、听到这一幕,恐怕当场就得崩溃了。

    这也太毁三观了吧?!

    天域第一女魔头,举世公认的第二强者,居然能显现出这么小女人的一面?!

    额,简直是让我彻底崩溃吧……

    “什么叫一面之词!怎么就是一面之词了?!”叶笑此际也是真的快要疯了,我还要怎么说你才能相信我没有强暴你们飘渺云宫弟子?还得怎么辩解你才能够知道我没占你们的便宜?还得怎么阐述才能让你相信,其实根本是你们一直在占我的便宜?!

    好不好?有没有?

    我对你们整个飘渺云宫双修……

    只要一想起这件事叶笑就崩溃得厉害,彻底崩溃,全面崩溃,崩溃成渣。

    这个罪名且不说自己不能抗,一旦扛下来这位玄冰大长老就能立即将自己拍成肉酱的问题;貌似另一个问题才是关键:我忙得过来吗我!抗不过来啊,就算真把我榨成汁,那也是名副其实的杯水车薪!好不好!

    “那个……双修也是需要时间的!”头昏脑涨的叶大少终于开始口不择言了,愤怒的红着脸瞪着眼睛说道:“双修一个也最少半天吧……你们十三万多人,我晕……我……我靠!你你你……简直是……简直了……”

    玄冰一听这句话,娇躯很奇妙的颤抖了一下,随即面红如火:这个混蛋说的什么话!他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脑袋让巴掌打傻了么?我也没动手啊?!

    “玄长老你若还是不信,大可以回去查查那两个弟子的状况,贵宫乃为女子宗门,自有一套观女之术,是否还是冰清玉洁处子之身一眼即明!”叶笑豁了出去,悲愤到家的说道:“如此的咄咄逼人,是一定要冤枉死我吗?”

    这句话之中的悲凉,简直是已经到了一个冲塞天地、血诉青天的地步。

    不为别的,叶笑悲催的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裤裆:我……我是真做不到啊……十三万多人……

    那就已经不是磨绣花针的问题,而是干脆的就是彻底彻底的烟消云散的趋势啊……

    玄冰也是一阵语塞:我回去查查那两个弟子还是不是处子之身?这混账……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虽然本宫确实有专门的观女之术,但这话怎么也不该你这么红口白牙的说吧……

    但事情就这么收手的话总算是一个台阶,当下头痛之极的摆了摆手,做出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说道:“好吧好吧,这事情大抵是我误会你了……”

    一听这话,叶笑又差点一口气厥过去:“什么叫做恐怕是你误会了?!这本来就是你误会了……”

    心中一阵莫名无力:这天域的强者,尤其是眼前这娘们儿……怎么就跟她讲不通道理呢?这他么的是赤裸裸的败坏本公子的清誉啊,这事要传到别人耳朵里,本公子还有脸出来行走江湖么?!

    玄冰心中也是一阵无力:这人怎么能这么不依不饶的呢,就不能大度一点么?我都说是误会了,难道还真的要我跪下来道歉不成?或者说……非要我给您暖床道歉才能消了您小人家的怒气么?

    “嗯…是误会……是本座误会了你……”玄冰口气愈放软的说道。

    在说这句话之前,相信玄冰做梦也不可能想到,以自己飘渺云宫大长老之尊,天域排名稳稳前三的绝代强者身份,这样软的话,竟然会从自己口中说出来。

    而道歉赔罪的对象,不过只是一个梦元境七品的少年。

    做梦都不会想到这种事情竟然会生!

    但现在却是实实在在的生了。

    而且还是……

    自己当真都说了出来,却并没有感觉憋屈,也没有感觉伤自尊……

    甚至还隐隐有一些惶恐,唯恐对方还要继续不依不饶。

    每当这种惶恐冒上来,玄冰总是无语到要死:那个‘冰儿’的记忆,当真就影响得自己这么大吗?就这么看不得她的公子爷受委屈?宁可自己受委屈?

    难道我纵横天下无人能敌的身份,还比不上一个只是专门为人暖床的小丫头对自己的吸引力更大不成?

    崩溃!

    “……好吧,我大人大量,好男不与女斗。”叶笑呼呼喘了几口气,翻了个白眼,如是说道。

    终于开始趋于冷静,但旋即就是浑身的冷汗哗啦啦一下子冒了出来。

    我的老天爷,我刚才做了什么?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