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先帮一把【第三更!】
    君应怜这一年多的时间始终不出,所?的有心人都知道她在做什么。

    她并不是当真忘记了这一笔仇恨,而是在尽一个妻子的职责:守孝!

    若是当时君应怜就杀出来,所有人反而会放心。

    但,先以未亡人的身份守孝,才是真正让人心惊肉跳。

    所有人都知道,君应怜一旦守孝完毕,再次现身尘寰的时候,必然会展开最疯狂最极端的杀戮。

    而且,还是那种不死不休的血腥复仇!

    送死的复仇!

    一个心已经死了的女人,无疑要比任何绝世高手都可怕!

    如果这个女人本身就是一个绝世高手,那简直就是一个无限恐怖的存在。

    正因为如此,所以这一次琼华月皇一听说君应怜来了,顿时第一反应就是吓了一跳。

    也许只是一句话,甚至一个异样的眼神,都可能会引起这个绝世高手最疯狂最极端的出手,

    若是一个应对不好,让君应怜先在自己这里了疯,那么自己可就是冤枉死了。纵然势力强大如琼华月宫,却也不愿意平白招惹这样的无妄之灾。

    所以琼华月皇赶紧的就亲自迎了出来,满心惴惴,这位天涯冰宫之主,以笑君主未亡人自据的君应怜君大美女,突然来到我们琼华月宫做什么?

    当日围剿笑君主之役,貌似没有我们琼华月宫什么事啊?!

    难不成是另有什么地方招惹到她了吧?

    若是有的话,一定要低姿态的解决之。

    是以在这样的大前提下,区区的言词讥讽又算得了什么?!

    只要君应怜不直接动手杀人,什么都好说!

    对上一个不计生死,不计代价的绝世强者,这世上貌似没有什么是比这更可怕的事情了!

    “我要见月宫雪。”君应怜淡漠的眼神看着琼华月皇,直接道出了此行的目的。

    “这没有什么问题!”琼华月皇见君应怜的目的只得如此,自是一口答应:“君宫主请。”

    很小心的将这位大美女请了进去。

    不要说君应怜只是想要见一见月宫雪,哪怕君应怜现在就算是想要动手打琼华月皇一个耳光,便肯离开,琼华月皇多半也会忍气吞声,让她打一下,赶紧送走这尊大神。

    纵然她的修为比之君应怜还要要高,但,也是会答应的。

    因为她完全能够感应到现在的君应怜有多可怕!

    一个早已经萌生了死亡之心的疯狂女人,同时还是一个绝世高手。

    这两者合一,甚至已经不能再用“可怕”来形容!

    那直接就是恐怖,可惊可怖!

    这样的女人,别看她此际表面上平静的如同静水无波;但,一旦让她爆,那么,也许只需要瞬息之间,就会变成一座极限喷的火山。

    这座火山,可以将她自己,以及她的敌人,全部焚毁至尽。

    琼华月宫虽然高手如云,综合实力也许要是君应怜十倍二十倍五十倍,乃至更多。

    但,君应怜若是铁了心在这里疯、决走极端的话,用她自己的命,换走琼华月宫四分之一高手的性命,却是不难的。

    大家都是女人,女人一旦极端起来,谁不明白谁呢……

    这座级的火山,还是去到三大宗门那边爆吧……

    有因有果,冤有头债有主,我们这里只要将她应付走了就行了……

    月罚洞。

    月宫雪自从当年被抓回来,就被关押在这里面,一直到今日。

    哪里是一个极端寒冷的所在;君应怜还只是进入到内里三分之一的位置,四周的洞壁已经满是万载玄冰,于是便皱起了眉头,说道:“月罚洞虽然是处罚门人的地方,但也实在太冷了!月皇陛下将本门门人关在这种地方,做得未免太绝情了一些。”

    琼华月皇呵呵笑道:“那丫头这几年下来想必也受了教训,明了自身错处既然君宫主开了金口,明天我就将她转回到地面他处幽禁。”

    虽然颇有让步的态势,但话里话外,仍是不肯全面开释。

    君应怜淡淡地望着琼花月皇,良久良久,没有说话。

    琼华月皇的脸上同样挂着淡淡的笑容,也没有开口说话。

    显然,有些让步可以做,但有些根本性原则性的问题,纵然是此际的君应怜开口,仍是得不到全面的让步,琼华月宫总是有其底线所在的!

    再过半晌,君应怜扭头说道:“既然月皇决定开赦,何必等到明天?索性就今天赦其出来吧。这里太冷,我呆不惯。”

    呆不惯?

    琼华月皇对于君大美女的这个说法真心的有些无语了。

    若是别人说呆不惯,也就罢了,此地环境确实寒冷得紧,但你们天涯冰宫却几乎是这个世界上最冷的地方!而且还是没有之一的那种!

    你作为天涯冰宫之主,就算当真只是曾经的,但仍旧是冰肌玉骨,早已习惯了世间的一切寒冷的。现在却说冷,简直就是红果果的风凉话,就算是想要帮月宫雪一把也不用帮得这么露骨,全无掩饰吧?!

    琼华月皇的脸色仍自不动,温柔笑道:“君宫主误会了,我既然已允月宫雪与宫主相会,亦赦其月罚洞之惩,岂会差那么一日半日,请宫主随我先行一步,一个时辰后月宫雪自会至飘花小筑与宫主相会。”

    君应怜转身就走:“如此最好,只是怎敢劳烦月皇为我引路,另遣一人引我至那飘花小筑,我自行等候月宫雪相会便是,便不多耽搁月皇的宝贵时光了,一个时辰却不知要耽误月皇处理多少宫务。”

    “君宫主亲身来临,本座亲身招呼才为正理,何来劳烦之说,莫说一个时辰,就是再多光阴又如何?本宫胜景不少,君宫主远来是客,何不游览片刻,总胜过枯坐等候!”琼华月皇现在是有求必应,绝对不给君应怜任何作的机会。

    ?所谓的一个时辰,则是留给月宫雪梳洗和恢复的时间。

    这一点,作为女人,任谁也是懂得,必要得紧。

    一个时辰之后。

    随着琼花月皇信步游疆,完全没有入目任何胜景的君应怜在目的地飘花小筑门前停住脚步,很是认真地说道:“我此次前来找月宫雪,乃是有点私事处理。”

    她的声音,满是一股清冷的拒绝。

    琼华月皇干笑一声:“既如此,本座就不妨碍君宫主与故人相聚。”

    君应怜点点头,琼华月皇一挥手,所有人转身而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