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九十九章 雷大地的得瑟【第六更】
    雷大地长长舒了一口气;“以后的路,就要自己一个人走,最多是在修炼?中,有什么不明白的,遇到了什么事情,自己解决不了,或者说有些什么天大的事情无法抗拒了……可以回来找我们三个老家伙,人力有时穷,若是真正无能为力的时候,不要不好意思开口。”

    “但是……反过来说,若是能不来找我们就一定不要来找我们。你的路,每一件事,每一步,若是都由你自己走过去,走出去,才是最理想的未来。”

    “不要怕错误!人生没有不犯错的;关键是,错了的时候及时改回来。”雷大地眯着眼睛看着叶笑:“人生若是从不犯错,那么,神仙都做不到的。”

    叶笑谨慎的点头。

    这句话,认真的记下来。

    一直以来,唯恐自己犯错,甚至因为这个,心头压力很重。因为两世为人,更加知道人生走错一步的可怕。

    但,只有今天被人一言点醒。

    神仙也不可能不犯错的!

    只要是在这红尘中,人生数百年数千年甚至数万年……怎么可能步步都正确?

    但只要改回来!

    就是正确的!

    犯错误不可怕,怕的是怕犯错误!这是一个心态的问题。

    叶笑心中突然间霍然开朗。

    “干嘛那么无情,闲着没事的时候,也是可以来找我们老哥几个聊天的,但,我们仍旧是不希望你真的有事找我们。”云漂流一脸的慈爱的看着叶笑:“你是我们三个唯一的弟子,我们对你都很满意,这个是我们集体的认知。”

    “但你仍要记住一点。”最难听的话,永远是从风无影口中说出来:“我们虽然是你的师父,但却不是你的奶妈,决计不是!”

    “我们最希望的事情,便是在后世,只要有人一提到我们,第一反应是,这三个老头竟是叶冲霄的师傅,确实是严师出高徒,绝不希望,你在人前高呼,我是雷风云三个老家伙的唯一传人,谁敢惹我?!更加不希望,别人踩着你的尸体说:这个废材,就是雷风云那三个老不死的得意弟子?”

    “是,弟子知道了。”叶笑很是严肃的说道。

    “这点非是针对你一人,却是我们寒月天阁一向以来的规矩,越是天才的弟子;就越是放任自流;最终能够走到哪一步,全都看他自己。”

    “越是资质不是很好,但却又还能造就的弟子,才需要上多点心。”

    雷大地微笑:“真正天才的前路,从来都不是在别人指指点点之下走出来的,你明白么?以后你自己收了弟子,也一定要注意这一点,人生路,自己走!就是我们的师门训诫。我们三个老家伙,是雷风云三老,而你是叶冲霄,独一无二的叶冲霄,你的徒弟也只该是他自己,另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你不能是我们的延续,你的徒弟也绝不能是第二个叶冲霄。”

    “是。师父说的有道理,弟子谨记。”叶笑恍然大悟。

    雷大地三人点点头。

    说起来关于多留叶笑一个月这件事,三人还都很有些尴尬。

    按照一般情况来说,这样毫无基础的弟子,大抵能够撑过地狱三个月的头一个月就已经很不错了。所以,雷大地之前才跟岳长天说了三个月的时间,这三个月乃是包括了地狱三个月以及授徒的时间综合。

    换言之,这三个月里还预留了两个月乃至一个半月的时间授徒。

    毕竟,所谓的地狱三个月,是完成了全部特训内容,才需要整三个月的时间,若是特训者一旦失败,当前项目就此作废,三老以自己以往的战绩作参考,再剔除特训失败当前的剩余时间,这样算下来,还是绰绰有余的。

    但却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家伙竟是如此妖孽;最终居然将三个月的特训内容完全不折不扣的一天没少的完成了。

    这样一来,授徒时间等于是一天都没有了!

    虽然三老肯定更乐于见到这种情况出现,但没有授徒时间了却也是事实!

    没奈何,只好厚着面皮跟岳长天说:多留一个月。

    岳长天满脸意外地询问其原因的时候,雷大地用一种极度装逼的‘很无奈很叹息’的口气说:“真是没想到,地狱三个月,这家伙居然全熬过来了;让我们大失预算,却又无计可施,根本没有授徒时间,这是人力有时穷,时间无空隙的问题,非战之罪,所以才顺位多延一个月,想想也是脸面无光,老夫等三人,竟计不及此,小觑了那小子……”

    “啥米?全完成了……”岳长天看着自己的师叔一脸嘚瑟的装逼,却偏偏要还用一种我无可奈何我不好意思地口气,几乎压抑不住马上就要笑出来的怪异表情,差点就想说一句:我真他么的想呸你一脸****!

    你们都这样了,若还是脸面无光,那么,我们这些人岂不是要集体上吊自尽,以谢黎民苍生了?

    “那……一个月够么?”岳长天骂娘的话顶多只是在心里转转,口中肯定不敢说出来,只好问了一句。

    他这次是真的担心,一个月时间怎么能够?

    “放心,我徒弟这家伙啊,缺点就是脑子太好使,简直就不像人,像妖孽……”雷大地一脸装逼的嘚瑟,很‘无可奈何’很‘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这个徒弟啊,聪明得天理难容,这一点,老夫真正的很无语,一个月,足够让他将我们三个人掏个底朝天,然后再将寒月天阁的宗门神功都背得滚瓜烂熟、倒背如流……说起来,有这么一个弟子,太打击人了,简直就是做师傅的悲哀,我心里这委屈,真正没地方去诉说啊……”

    岳长天终于忍不住,黑着脸说了一声:“还请师叔保重身体,那就顺延多一个月吧。”

    旋即二话不说地快步走了出去,头也不回。

    见过装逼的,但,真正就没见过这么一边不住的嘚瑟还一边不住的装起来没完没了的……

    你悲哀?

    他么的,你既然这么悲哀,那就把你的悲哀让给我吧!

    我不怕悲哀,我渴望悲哀,这样的悲哀为啥不降临到我的头上呢?!

    真真是太无语了!

    ……

    只不过,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到,时候未到,时候一到,立时就报!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之中,雷大地等三老头的的确确地尝受到了自己的‘悲哀’。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