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八十六章 天涯冰宫君应怜!
    但,他毕竟抢了大量的灵元石;在这样的生e边缘苦苦挣扎,一身修为当真好似也是火箭飞升一般的突飞猛进;每过一天,这个帮派之中丧命在柳长君手下的数字,就会再度刷新一番。

    他本来就是一等一的杀手!

    就算当前身处在这个青云天域,修为只能算是末流,但,他的杀手意识、经验阅历,却还是实实在在的,单就这方面考究的话,不管是身在那个世界,都绝对是顶尖的级数!

    对于隐匿自身,隐藏气息的手段,更加是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

    对立面的这个帮派,虽然是高手不少,实力最强的那两名梦元境高手,更拥有一出手就能致柳长君死命的强横实力,但说到底始终只是一个小地方的帮派,纵然柳长君的修为远远不如他们,但,柳长君的江湖经验阅历,却又不是他们能够比拟的。

    所以一时间,柳长君看起来危机四伏,生死悬于一!

    但,只要他不正面对上那两位梦元境高手,就不会出现真正的性命危险。

    甚至于,这个帮派反而成为了一条催着柳长君拼命进步的鞭子!

    而他们成为鞭策柳长君进步的代价便是,他们自己的生命!

    ……

    至于最后一人,赵平天,现在小日子过得可谓惬意的多。

    柳长君和宁碧落都是单枪匹马,形单影只;可是,赵平天不同!

    赵平天有个帮手:魂灵状态的妻子柔儿!

    因为有了叶笑的聚魂丹;柔儿现阶段已经能够短暂的现形出来;当然,也就只是能够在空中露出一个身影,仅此而已。

    但就是这一个身影,却已经很足够了!

    “鬼!”这个物事,相信无论在任何一个位面,都是足以让人感觉毛骨悚然的存在。

    而在青云天域,尤其是以赵平天现在的修为,根本就不够资格惹到什么级高手;现在能够惹到的麻烦,只要出动柔儿去飘一飘,就足够了。

    人类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乃是所有人的通病,所谓武道修者,对此其实也不例外!

    当真见“鬼”了,一个个的还是会毛骨悚然满头冷汗转身就跑的。

    有了这么强大帮手,赵平天抢起来各种资源当真可谓一马平川,顺风顺水,强势催动他的修炼进度。

    宁碧落柳长君赵平天三人,虽然各有际遇,但这三个人却尤有一个很清晰的,也很共同的目标:以最强大的自己,来等待来日的重逢!

    叶笑给三人的功法,就天域而言都属顶级功法;三个人越修炼下去,越是觉得其博大精深;如海渊博,一个个如醉如痴,沉浸其中。

    时间,就这么在这种追杀状态中过去。

    三个人的气势越来越是沉凝,修为也是一天天的稳步上升……

    ……

    在另一个地方。

    同样久见的冰心月白衣飘飘,行走在冰天雪地之中。

    前方乃是一片断崖;断崖上面,赫然有恍如造化形成的三个大字。

    “千丈冰!”

    是的,就是千丈冰。

    整座山,从上到下,当真就是一块硕大无朋的巨型冰块!

    而在这千丈冰之中,存在有一座神秘的宫殿。

    这个宫殿的名字,就叫‘天涯冰宫’。

    天之涯,海之角;有这样的千丈冰;千丈冰里,是一宫!

    等终于看到那云雾缭绕中,阳光照射下,出千条霞光,万道彩虹的宫殿之时,冰心月的脸上,再度流泄出了一丝久违的微笑。

    “竟是冰姑娘来了?”看门的一位中年妇女很是恭敬的说道:“我立即禀报宫主大人。”

    “有劳了。”冰心月欠身相谢。

    自从玄冰强势回归之后,沉寂许久的缥缈云宫再度威震天下;缥缈云宫的弟子出来行道江湖,简直是如入无人之境,不复之前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窘况。

    冰羃月往常来到这里,路上总难免有不开眼的家伙,上来调戏几句,引几场冲突什么的;总而言之一句话纷扰难免。

    但这一次,一路走到冰宫,居然全程平平静静、波澜不兴,连冰心月本人都觉意外,几乎都有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魅力有所下降,竟不再招蜂引蝶了!

    嗯,这却是女人的通病,有人招惹搭讪的时候,她会觉得厌烦无比,若是当真总也无人搭讪,同样会厌烦忧愁良多,女人啊!

    半晌之后,在冰宫之中,两位绝色美女相对而坐。

    冰心月一袭胜雪白衣,面溢温和笑容,唯有眉间有淡淡的清愁。对面之人,一身缟素,绝色风华,就这么悄然坐在这里,却已经是自然而然的让人感觉到,冰肌玉骨,高不可攀。

    只是这位绝色佳人的眉梢眼角,却满是浓浓的哀愁。

    “君姐姐,你还是忘不了那个人吗?”冰心月轻轻叹息一声。

    “忘?怎么忘?”君应怜明眸之中,有深沉的悲哀,她静静地看着,就在自己寝宫之外的那一座坟墓。似乎一颗芳心,早已经跟这坟墓之中的人,一起埋葬了。

    断断一句话,两个问句,似在问人,又似问己!

    “月儿,你不懂的。”君应怜微微摇头:“唯有爱过,唯有真正的付出过,才会知道,这样的刻骨铭心……是注定忘不了的。”

    “或许,唯有在死的那一天,才会真正地忘记!”君应怜美目凄迷:“今天,是他离开的第四百八十九天,时间过得真快,他已经走了一年有半了……也不知道,他在下面,会不会寂寞,那个死没良心的,死了之后,会不会后悔当年那么对我,错过了,便机会不再……”

    冰心月明眸一暗,喃喃道:“没有爱过……唯有爱过,唯有真正付出过……”

    我不明白么?真的不明白么?我有真正的付出过啊,可是……我有真的爱过么?!

    “我的提议,被门派封存了。”君应怜轻轻叹了一口气:“不过就算是封存了又如何;再有一个月的时间,若是还不给我回复,我就自行留书离去,弃去宫主之位,仗剑下山,为亡夫报仇,快意恩仇,一剑了然!”

    “姐姐,此事万万不可!”冰心月顿时吓了一跳:“你孤身一人行道,如何能是三大宗门的敌手,何异送死!”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