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五十九章 寒月天阁!
    “真的封山了……”一个弟子轻轻叹息:“我现在感,就算是在山门里面天天挨揍,也比出去闯荡江湖要强……”

    众弟子闻言尽皆沉默着,随即齐声叹息,似乎是大家都想起了什么。

    浓浓的云雾之中,早已看不到众人脸上的表情,但所有人却偏偏能够清晰的听到,有一滴滴泪水,滴落下来的声音……

    这一路上,那么多好兄弟,都回不来了啊……

    封山……

    叶笑听到这两个字,突然面前似乎浮现出一张脸庞,那张憨厚诚恳的脸庞,在一脸的欲哭无泪的说:“我曾经在宗门封山的时候,一天被揍了一百七十六次,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

    叶笑不禁沉沉的叹了口气。

    方大龙。

    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

    我叶笑在此立誓,誓为方大龙血此深仇,将那神秘组织连根拔起,彻底湮灭!

    听到叶笑的深深叹气,在他身旁的几个弟子纷纷安慰:“其实封山的时候排位赛,也不是那么残酷了,冲霄你修为较低,挨几顿打肯定是在所难免……放心,大家下手都很有数,绝不会是往死里打,将你打死打残的……”

    “对,不要害怕。封山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就是打人或者挨打,仅此而已,你今日被人打,他日自然也有打人的机会,我们都相信以你的资质天赋努力,一定可以早日成为打人的那个人……”

    安慰着安慰着,一帮家伙就开始幸灾乐祸起来。

    “原本还以为冲霄这次上山能比咱们幸运,没有想到他其实比咱们还要凄惨……还没有正式入门,宗门就封山了……”

    “这家伙肯定一天被揍三百次,谁敢跟我打赌。”

    “呸,谁傻了才跟你打赌呢,被揍三百次,破纪录那是肯定的,何来质疑……”

    “是滴是滴,确实是板上钉钉,毋庸置疑了。”

    一行人说说笑笑中,有一个人突然长声叹息:“可惜大龙他们……”

    此言一出,瞬时静场,所有人尽都静默了下来。

    “这就是人生!”前面云雾中,传来展云飞淡漠的声音:“人生本就是如此无常,人在江湖,不是杀人,就是人杀,迟早都会走上这条不归路,有什么可感伤的?有那感伤的时间,还不如去练功!被人杀,就是实力不济!实力不济,死了,也是活该!不想被人杀,就做杀人的那个,就是这么简单纯粹!”

    “活着就是实力!死了就是命不济!最多抱怨一句八字生得不好!叹息个屁,看不破生死,还混什么江湖?干脆一个个在家抱孩子吧!”

    众弟子默默无语的跟着,听到这段话,却是人人都泛起一股想要骂娘的冲动!

    大家都觉得,这个展云飞,实在是太不是东西了。

    这么冷血绝情的话,真不知道这个混蛋是怎么说出来的。

    只不过人家是派中数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级强者,大家能做的也就只有敢怒不敢言而已,甚至连这个敢怒,都只能放到心里,不敢有一丝一毫流露于表面。

    唯有叶笑很清楚,展云飞绝不是这么冷漠的人;此时说出这么一番惹人反感的话,本意还是以激励众人的味道多一些……

    不过,这家伙就这样子,哪怕是本意再好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也能即时变得跟恶毒的诅咒一般……

    有鉴于此,叶笑心中默默地想道:做人能够这样自然而然的惹人厌,也实在不是一般的人才来着,也算是……天赋异禀……

    但不管怎么说,这寒月天阁,自己算是进入了,而且还是短时间出不去的那种。

    半自愿半被动,却也是没办法……

    只是不知道,自己重回天域,却是要从这寒月天阁起步,到底是好,还是坏?

    但不管好坏……自己现在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注定是没有退路的……

    一干人等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之中走了足(大半天时间;虽然是弯弯绕绕的前行,但总体来说还是一直在往上走的。

    叶笑对此感到有些诧异,没想到寒月天阁的根本大本营所在,怎么位在这么高的地方?

    印象中,好像没这么高才是……

    终于,在叶笑都感觉到两腿酸麻的时候,面前突然猛地亮了起来。

    终于,大伙从浓雾之中走了出来。

    面前触目所见的,乃是一个硕大无朋的门楼!

    门楼上上书四字——寒月天阁!

    这四个字,在半空中闪闪光。

    展云飞仍旧寒着脸,负手走在前面,对面立即有弟子赶过来招呼:“展师叔祖,您回来了。”

    一眼可见,展云飞在寒月天阁的身份地位着实不低,能够混上“师叔祖”这样的高大上头衔,已是见微知著,可见一斑。

    展云飞闻言仍是目光不动,带着众人径自走了进去,向内里前进。

    身后,钟声轰然响起,显然是执役弟子以这种方式向宗门内里传递展云飞回山的消息。

    叶笑往昔虽然是天域一时之选,名动天域,但与各大宗门之间始终并无相对友好的关系,更加没有亲身进入七大宗门的山门所在之地,今时今日,才是度踏上传说中的级宗门大本营所在地!

    位在正前方的整座山峰,俨然就是一个大殿;整体形状就好似是一轮巨大的弯月,降落在了这座高山之上一般。

    而在这座宏伟的大殿之前的,则是一个巨大的广场。

    展云飞一行人才刚刚走到殿前广场,就有个中年弟子快步走了过来,恭谨的行礼,低声道:“展师叔,掌门人和各大长老,听闻展师叔归来,都已经在正殿相候。让您与肖师兄即刻前往晋见。”

    展云飞心中旋即又再叹了口气,斜眼看了看叶笑,心道,看来这个弟子,我是抢不到了,连最后一点的机会都给我剥夺了……

    现在的现实很明:连那一干已经受了重伤的老家伙都不闭关了,等着身怀万年底蕴的大天才到来,就眼前这阵仗,自己跟谁抢都是抢不过的,更遑论是跟所有人一起抢。

    心下郁闷至于,心情更是不爽,冷冷道:“难道我自己还不知道进去,用你在此多嘴?”

    那中年弟子闻言之下登时瞠目结舌、哑口无言,半晌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更不知道,自己是该接话好呢,还是就此闭嘴好呢!

    展云飞师叔今天这是吃枪药了吗?

    我不过是过来禀报一声而已,怎地就兜头盖脸地挨了一个大热屁!

    半晌才陪笑道:“是,是,师叔请。”

    展云飞翻着白眼,恶狠狠说道:“怎地凭的多废话,难道你不请我就进不去啦?正事不会做,屁话一堆一堆的!”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