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三十四章 我是丹师!
    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采用如此卑鄙的手段,暗算了这样一个出了名的脾气不好的强者,令到这个强者陷入注定无救的危局之中,而这个强者,竟会这么对待自己。

    不但不杀自己,不折磨自己,反而还送了自己一大批吃喝不尽的财物;甚至修炼物品!

    “为什么?”少女迷惘的问道。

    现在,她的心中,满是好奇。

    不止是她,这个问题亦是在场所有人的集体心声!

    肖暮非痛苦万状的闭了闭眼睛,淡淡道:“不为什么,就是不想杀你,你我素未蒙面,能为什么!。”

    少女还在原地怔怔的站着,肖暮非陡然大吼一声:“怎地还不走?!难道非要死在这里才开心满意么?”

    少女闻言浑身一震,突然跪了下来,对着肖暮非连连磕了三个头,低声道:“对不起,谢谢你!”

    说罢突地转身,急疾飞奔而去。

    众人有心想要追赶,但肖暮非却坚决不让;他目送着这个少女远去的身影,眼神中,全是不舍,全是怜爱……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呀……”方大龙满脸是泪:“师父……你为什么要放走那个杀人凶手……我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肖暮非轻轻摇头,苦涩的笑了笑:“为什么?就当是我欠她的吧……”

    他的眼中,又再度浮现出那种很奇怪很难描述的怪异情绪。

    他的身子晃了晃,道:“我一直在想,我肖暮非会怎么死……这一路上,我也不想死……一直在挣扎,一直在战斗……我想,我要将你们全都带回去宗门。”

    “看来,我是做不到了。”

    “原来我肖暮非,竟是这么死的,九绝幽冥渡,青云天域最负盛名的无解之毒。”肖暮非的眼中满是某种奇怪的神采,不见丝毫恨意,也没有半点的不甘心,反而,有些解脱:“这么死……应该是……我应该,心满意足了吧?”

    方大龙闻言放声大哭。

    然而便在这时,有一个人淡淡道:“肖老,有我在这里,你注定是死不了的,九绝幽冥渡又如何,不渡幽冥,九绝奈何?!”

    众人循声回头一看,说话的这个人,正是……吃了金鳞龙鱼内丹的,那位叶冲霄!

    ……

    方大龙闻言大喜,登时忘情的窜过去,一把抓住了叶笑的手:“冲霄,你你你……你真的?真的能解这毒?”

    叶笑嗯了一声,沉声道:“要说解毒,这个可不敢打包票,那个什么九绝幽冥渡,号称九绝,肯定难解得很,不过说到暂时遏制,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就算是九绝幽冥,咱们暂时不渡,不就不致幽冥了么?!。”

    说着,一步踏上前来,去往肖暮非的身边。

    方大龙等人急忙让开一侧。神情紧张的看着叶笑,目光中,充满了期望。

    肖暮非这会的目光已经有些散乱,忽而苦笑道:“我何尝想死,不过……我应该是不行了……那可是九绝幽冥渡,岂是想不渡就能不渡的,无谓白费力气了……”

    他的眼神中,满是对遥远回忆的追思,轻声道:“其实……我知道那是一个陷阱……虽然知道,还是踏进去了……心甘情愿的踏进去了……呵呵……”

    叶笑抢上来一步:“你还是先不要说话,渡不渡的你说了不算,看看我这灵丹的效力再说吧!”

    说着,从怀中取出来一个玉瓶,拿出一颗臻至丹云级数的解毒丹;径自塞进了肖暮非口中。

    “没有用的,九绝幽冥渡乃是天域不解奇毒,不解之誉岂是幸至……”肖暮非还待阻止叶笑做无用功,却惊见眼前一片氤氲蒸腾,祥云萦绕。

    明明已经油尽灯枯的身体,竟觉精神陡振,无力的身躯亦好似有活力源源注入,不禁目前一亮。

    所有人见证如斯神奇的一幕,半晌无言,良久良久才有人失声道:“丹云神丹?”

    此声一出,恍如呼应一般,所有人齐齐又道一声:“丹云神丹?!”

    众人几乎将眼珠子都瞪了出来。有几个人,甚至还伸出手揉了揉眼睛。

    难道真的是……那种传说中的东西?

    一时间,众人竟然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见的一幕。

    只是那丹云就仅氤氲一现,只来得及让大家看清楚这是丹云神丹,接着就送进了肖暮非的口中。肖暮非才感觉到一颗圆圆的丹药入口,旋即丹药化为一口津液,順喉而下,满口芳香,甚至,还没有等到全数化完,全数入喉,那澎湃至极的药力,就已经轰然而起,在四肢百骸间流蹿起来。

    原本已经将近攻到心脉的毒素,竟然恍如潮水一般倒灌而回!

    叶笑丹药送出之余,并不停手,一翻手,一把短刀赫然在手,悍然一刀,正整剜去了肖暮非胸前的好大一块皮肉;又一刀,肖暮非小腿肚上一大块皮肉随之掉落,再一刀,另一条小腿,也是一块皮肉掉落。

    几乎在同时,灰黑色的血液喷涌而出,腥臭刺鼻,中人欲呕。

    叶笑手中短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然消失,但叶笑的动作仍未止歇,右手恍如手挥琵琶一般,在肖暮非身上不断挥洒过去。

    元气一激,大量灰黑色的血液,恍如箭一般喷射出来,如此持续了片刻之后才又重新恢复成鲜红色;叶笑眼见血液转红,更不迟疑,手指在肖暮非身上连点数指,截住血脉,立即包扎伤口,整套动作利索,干净,毒血固然要排尽,鲜血可是要保留的,否则就算药力再如何浑厚,失血过多仍旧会失死人的,

    “叶兄好手法,医术竟如此娴熟?”方大龙看到自己师父的脸色虽然仍旧苍白如纸,却已经没有了那种黑气,显然大有好转,不由松了口气,好奇问道:“难不成竟是药师?”

    “不是,我是个丹师。”叶笑有些惆怅的说道:“这颗救命灵丹……是我师父留给我的……唯一的遗物,根据师傅的遗言说,此丹已臻至丹云级数,可谓是丹中神品,亦是我们门派数千年来唯一一颗丹云神丹……镇派之宝!”

    “丹师!”

    寒月天阁一百多号弟子这会再看叶笑的眼神都是猛然震动了一下!

    这小家伙竟然还是丹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