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七百二十九章 痛失良机的暴怒!
    “以叶帅能为,将士用命,未尝不能够一鼓作气、再下蓝风重镇,甚至打下个蓝风,也不是没有可能!这样惊天动地的大胜,亘古以降,也是独一份的,非但空前,便是后来者也难以模仿越!但无奈的是,只能因为各种无奈、各种负面影响,被迫停止了大兵前进,在如斯大好形势之下,挥泪退兵,!”

    “……尔等克扣军资,克扣军粮,扣住援军不;致使叶大帅內无粮草,外无援兵!致使我辰皇本可一战奠定千秋大业的大好时机就此沦丧……”

    这对于一直以统一寒阳大6为终极目标的皇帝陛下来说,这个罪名,再无逾此者!

    简直就是不可饶恕!

    试想一个本可以一举奠定霸主之位,然后从容东征西讨,踏平天下,君临宇内的大好机会,就这么白白错过了。

    皇帝陛下这会五脏六腑都几乎要着了火!

    而左无忌的话,显而易见的有道理,很非常相当特别的有道理。

    就以叶笑当前的战绩而论,不到二十万的大军,就能将对方一百五十万大军打得大败亏输、凄惨落魄,这场空前胜利,足足跨越了两国近半的领土!

    但凡能够凑上个二十万援兵支援过去,说是战力倍增都是谦虚的说法,相信此刻,半个蓝风帝国都已经是辰皇的了!

    甚至于,这一战之后,蓝风帝国将会因此彻底丧失战力、一蹶不振。

    辰皇帝国对于兵源之事也是应付维艰,难以筹措,但,之前所有派出的兵士都是有实质挂名在兵部的在职军人,并没有向民间征调,前次没有征调不外是因为时间过于紧迫,没有缓冲时间,而现在却又相对充裕的缓冲时间,真若倾举国之力凑二三十万援兵,虽然会有阻滞,虽然会很仓促,但却绝对不是不可行的,家国将亡,百姓又岂会坐视不动!

    可惜,自叶笑出兵之后,这么些时日过去了,朝野上下,根本就没有人在这方面下功夫,完全没有,一个都没有。

    另一个重点还在于,皇帝陛下很清晰的知道,错过这一次机会之后,今后再不会这样齐了咔嚓一面倒痛宰敌人的机会了!

    因为,叶南天那边已经不惜代价的灭了北疆。

    以叶南天的为人,竟会这么疯狂的动作,就只可能代表着一件事:叶南天,想要离开了!

    一旦叶南天离开,那么,叶笑宋绝,肯定也会跟着离开!

    无敌军神叶大帅与新升将星叶大帅,同时离开辰皇军方,离开辰皇帝国!

    他们两人的离去,何异是辰皇帝国军方一下子塌了半边天!

    甚至,是大半个天!

    以后,没有了叶南天父子兄弟,想要在战场上不落下风的对上闻人剑吟,面对战千山……自己这一边,一共就只剩下了苏定国一个而已!

    兰大将军比照以上几位军神级名将,始终要逊色一筹!

    辰皇一边,若然再对上两大帝国联手,单纯只是守住不失,就已经很是难能可贵,说什么统一天下,不过是白日做梦,痴人说梦,就不要再造梦了。

    但若是援兵钱粮物资给养真个充足,叶笑的那种疯狂战术,就算是一举灭掉蓝风,也不是多稀罕的事情。

    真到了那时候,统一天下的大战就等于是已经打响,本就已经在驰援路上的叶南天肯定是走不了的,就算还是想走,也只能等到这场一统天下之战彻底打完才能走……

    但现在,就只是为了私人恩怨,自己三令五申必须要到位的粮草银钱给养后援……统统没到!

    这一战,打到这里,等于是已经停止了。

    无疾而终,不对,是有疾而终!

    无兵无将,无钱无粮,无给养无物资,要什么没什么,你还想还有什么疾?!

    主帅之人要是还坚持打下去,那才是疯了呢!

    只要一想到这个统一天下的机会,分明已经攥在了手心里却又凭空飞走了……皇帝陛下心中简直就好像是有一万把钢刀在哪里搅来搅去,!心痛肺,莫名言状。

    此刻,不要说问罪什么的;皇帝陛下简直连一口生吞了这帮混蛋的心都有了!

    千古难逢的机会啊。

    朕今生最大梦想完成的契机所在!。

    这也是叶南天父子能够为辰皇帝国,为了朕出征的最后一战啊……

    大战都已经打到现在,主动权全面转到辰皇手中;

    但是,想要停止,那是很容易,现在就已经是四海靖平,边疆无战事。

    但想要重新启动……

    再打到已经是一团稀烂的现在,谈何容易?

    没有经年累月,没有许多时光的沉淀,想要再起战火的可能性,简直等于零!

    皇帝陛下气的肝都疼了。

    五个白须飘飘的老头走出大殿,相对叹息。

    “左相,你这个孙子……可真是了不得。”一个老头儿摇头叹息,说道:“这小家伙心狠手辣的程度,简直就是……令人指;这一道奏章,分明是要将整个朝堂一举杀光的架势啊。”

    另一个老头有些不满:“我说孙大人,你这句话说得可不大对啊,难道那些人还不该杀吗?”

    “该杀!如何不该杀?!”孙大人重重说道:“只不过,这么一次性的全部杀光……未免也是太……太急进了。”

    “但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陛下怎么会如此雷霆震怒?”另一个老头说道:“那小子虽然是激进了一些,但眼下,确实是最好的时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不错,时机固然是最好的时机。”左相长叹一声:“但是,无忌的做法也委实是有些鲁莽了。”

    另一个老头满是羡慕嫉妒恨的看着左相:“瞧这老货得意的,得了便宜还要卖乖,偏偏还做出这么一副惆怅的样子……他么的,老夫的儿子孙子那么多人,怎么就不出一个左无忌这等人才?”

    左相大是得意的拈着胡子,微笑。

    另一个老头叹了口气:“只可惜无忌那小子自幼天谴,不能人道……否则……”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