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七百二十七章 无忌反击!【第八更!】
    “在这种情况下,纵然是我们大胜,气势如虹;这个无可置疑。但,若是非要让叶大帅就率领这些兵马,继续开疆扩土,强攻接天蓝城,乃至杀入蓝风腹地……这根本就是好大喜功,这简直就是逼着功臣去送死!”

    “蓝风公主闻人楚楚的那一番话,固然不乏恫吓之意,却未必尽是危言耸听,蓝风帝国一时间不敢动作是一回事,但,遭遇我们攻进去他们奋起反击,却是另一回事。”

    左无忌又道:“就当前现实而言,叶大帅在成功败敌之后,仍是不遗余力的高歌猛进,狂攻七昼夜,以及这次的退兵,其本质都是在以一种盖世威势的姿态,震慑敌人!说得直白一点,又或者说是不好听一点,也就是,叶大帅的兵马,实际上已经没有再战之力!”

    “若是勉力开战,只会自曝其短,令敌人看出破绽,窥破关窍,反胜为败!试想一下,但凡有一点战力,以叶大帅用不到十八万人逆向反袭一百五十万大军的无双胆色,又怎么会在占尽上风的时候放弃进攻?”

    “他既然敢用十八万人与一百五十万敌军决一死战,难道还害怕开疆扩土,继续建立无上功勋?这岂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

    “叶大帅连唾手可得的盖世奇功也要放弃,早已在在表明,他麾下那支部队的状况已经去到了何等恶劣的什么地步,只怕连外强中干都是好话!”

    “或许我们该庆幸、乃至感谢那位楚楚公主,她的一番恫吓威胁,反而予以了叶帅很顺理成章的退兵理由,令这一场大胜仗划下了最完美的句点!”

    左无忌的一番话,说得有理有据,所有听到这番话的人,都是不由得暗暗点头,包括皇帝陛下,也是深以为然。

    皇帝陛下也是在战场上打过滚的人,焉能不知道左无忌所说,全是实情?

    “说到底,与蓝风公主之间所谓得因缘,就只是叶大帅退兵的一个借口,甚至连理由都算不上。”左无忌冷笑道:“在此,我郑重的奉劝某些人,还是不要在这?事上纠缠不休了,否则,在陛下的英明神武之下,你们只是在自找难看而已。”

    一位大臣哼了一声,道:“左大人此言未免有以偏概全之嫌;若是叶大帅的兵马真的到了无力再战的惨淡地步,怎么不再战报上说个清楚明白?战报上通篇全是大功连连;这岂非就是欺君之罪?”

    “因为叶大帅不敢。”左无忌冷冷哼了一声,目光如同刀锋一般看着这位大臣:“叶大帅纵然如何的天纵奇才,总还是一个人,不是神,总不可能真正无所不能,他统兵至今,孤军奋战,兵少将寡自不待言;然而他连最起码、最基本的物资配给,一直到现在,也不过就只是出征的时候带去的那些;此后,陛下连催了好几次为大军补给,却仍都被人扣了下来!我想多问一句,真正犯下欺君之罪的人,到底是谁呢?!”

    “上上下下这么多人,希望叶大帅战死,枉顾叶帅此际正是为国征战,为民解苦,将自己的后背交给这样的人,谈何安心?无论为人为己,叶大帅又怎么敢将真正的情况,反馈回来?谁知道,朝堂之上,就没有蓝风帝国的内奸?”

    “万里有一,真有内奸的存在,就算没有内奸,只是心心念念亡叶帅之心不死的那群人,若有机会,焉知他们不会冒大不讳,泄露机密出去,岂不是要将这些百战余生的功臣无力再战的底细,全部泄露给蓝风帝国?等于将这些功臣将士的性命拱手让人?若说这也是欺君之罪?简直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左无忌的言辞如刀,言词中屡次出现市井之言,意态嚣狂,却愣是无人敢指责他!

    宝座上,皇帝陛下这会的脸色,阴沉得如同乌云密布,全不复日前的阳光开朗。

    “若是后勤补给充足,以叶帅能为,将士用命,未尝不能够一鼓作气、再下蓝风重镇,甚至打下半个蓝风,也不是没有可能!这样惊天动地的大胜,亘古以降,也是独一份的,非但空前,便是后来者也难以模仿越!但无奈的是,只能因为各种无奈、各种负面影响,被迫停止了大兵前进,在如斯大好形势之下,挥泪退兵,这,岂是叶大帅在犯罪?!而是你们!”

    左无忌愤怒的大吼一声:“是你们这些只为一己私心,真正枉顾帝国的人在犯罪!”

    “你们的子女,因为怯战,保留到了最后,帝国最后军力的御林军之中!却还是因为怯战,在出征之前扰乱军心,被叶大帅斩杀以整军纪,于是你们就此怀恨在心,枉顾道义的用尽了各种龌龊手段,来对付那些正在为国征战的军人!”

    “这么久时间里,你们有过哪怕一兵一卒的援兵么?!没有!纵使陛下三令五申,但下面办事人员就是拖着不放!粮食补给,连一粒粮草的给养补给,你们也没有补充给叶帅!是不是?!”

    “还有,前方兵士的饷银呢,你们有没有拿出来?!千万不要跟我说什么物资紧张,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援兵粮食或者还能用这个理由搪塞,可是饷银呢?现在帝国最不缺的就是银子,可是你们有过一文钱的饷银么?没有,还是没有!”

    “尔等分明就是不顾国家安危,纵然施尽一切龌龊手段,也要置叶大帅于死地,公报私仇!叶帅如何敢将他那边的真实情况报上,就算他不顾及自身,手下那些为帝国抛头颅洒热血的英勇男儿、铁血将士何辜?!”

    左无忌的眼眶都红了,声音也有些嘶哑,但就是他嘶哑的声音,在朝堂上就这么激昂回荡,四周鸦雀无声,半晌并无一人开口反驳。

    终于有一位大臣抗声说道:“帝国近年来四面皆敌,大战连连,耗损日重,国库早已不堪重负,哪里还有更多的兵源米粮,诚然国库国帑甚丰,但纵有钱财,却也无购买之处,我等纵然有心,也无应用之处……这些尽属当前现实,却又怎么能怪罪我等头上来?”

    “放肆!”开声说这句话的,不是左无忌,而是皇帝陛下,皇帝陛下这会终于忍受不住,拍案而起,戟指怒骂道:“程子琪,你说这句话,简直就是放屁!”

    众臣大惊失色。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