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686章 见面
    闻人剑吟苦笑一声:“楚楚你怎地说这等谬论,你难道不知那叶笑是个什么货色么?若是他真有半点出色的地方,早就被我们在辰皇京都的人手盯上了,何必说这等欺心之言……嗯,你是说……”

    闻人楚楚淡淡道:“无论如何,笑公子此际已经来到了疆场,更身为援军统帅,与我们立场敌对,叶南天的儿子既然上了战场,那么他就是一个军人,再没有别的身份,将军尚且难免阵前亡,遑论其他,就算我们真的在一片乱军中杀了他,叶南天也不能说什么,一如皇叔所言,真正导致那叶笑来到阵前的,是我们么?!”

    闻人剑吟深深吸了一口气,精神陡然一震,道:“不错不错,就是如此!就算那叶笑真个死了,叶南天要找的也是辰玄天!”

    “传令下去,明日清晨摆下战阵,叫阵这位辰皇笑公子,看看这位闻名遐迩,威震辰皇帝国的传说人物!”闻人剑吟大喝一声,一扫之前的颓意。

    主帅一声令下,三军同声应和!

    一如山呼海啸一般的轰鸣隆隆。

    百万大军的声音,直震荡的尘烟弥天而起。

    正在铁峰关里啃着冷烧饼的叶笑一听这整齐雄壮的呐喊,不由得皱眉,眼神中旋即便射出两道寒光。

    精锐之师!

    毫无疑问,这是最最精锐的百战铁军,才能出来这等声响!

    那份排空而上的煞气,以及那股子雄壮激昂苛求一战不虑生死的气势,清晰至极地从这声音之中透出!

    “这个对手大抵还不错!”叶笑淡淡的说了一句。

    这是笑公子对大6名将次席闻人剑吟的第一个评价!

    朱成功的眼中满是深刻的恨意,道:“就是他害死了大将军!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不光杀他,还要杀他全面,杀他满门!”

    叶笑凝目看着朱成功,淡淡道:“朱副帅;你过于执着了,战死沙场,本就是军人的最终宿命?既然是军人,立身在战场之上,那就是只有国仇,何来私人恩怨!吴功烈败给闻人剑吟,事出有因,非战之罪,于吴帅威名无损。战死,也是军人的正常归宿。我们可以用这个名目战斗,但,却不能抱持着这样祸及家人的想法。”

    朱成功愤愤然说道:“叶帅您是没有这样的切身之痛,才能说得这么然,只有到了战场,身边的至亲战友阵亡了,丧命了,才会真正明了这种仇恨,永远无从化解。”

    叶笑淡淡道:“你会这么想,所以你才只是副帅!。”

    “战场就是战场,战场,从来都有战场的规则。”叶笑抬头,凝目看着朱成功,沉声道:“你之所以一直没有达到吴功烈,苏定国那样的高度;并不一定是你能力不行,而是你缺少了这种战神统帅的胸襟气度!若是有一天,你能真正理解了吴功烈,理解了闻人剑吟,战千山那个级数的名将心思,那么,你就也是当世名将了!”

    朱成功浑身陡然一震,抬头看着叶笑,想要说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

    第二日。

    就在太阳刚刚露头,朝霞第一线扫向整个大地的时候,不管是铁峰关里,还是关外,不管是辰皇帝国一方军队,还是蓝风帝国一方的军队,几乎是不约而同的号角长鸣。

    这个瞬间给人的感觉很清晰。

    这个瞬间,这个响动,就是辰皇帝国的十万援军,与城外的死敌,蓝风帝国的百万大军,相互的打了一个招呼。

    随即,铁峰关关闭许久的城门徐徐打开。

    一骠人马,缓缓而出。

    全员一共只得不到一千人的规模。

    走出数百丈之后,这队人嘎然停住前进的趋势。

    就只有三个人的马匹还在持续缓缓前行。

    叶笑,宋绝,宁碧落。

    三个人轻袍飘飘,压根就没有装备任何甲胄;就像是约好了的三个人,出来游玩踏青也似。

    宋绝一身青衣,面容冷峻,居左;宁碧落一身黑衣,脸色木然,在右。

    位于两人拱卫之间的笑公子叶笑脸上带着微笑,白衣白袍,黑色健马,金冠束,整个人便如是临风玉树,英俊潇洒到了极点。

    就这么缓缓策马而来,面对百万大军,脸色洋洋然浑不在意。

    几乎在同一时间。

    对面的蓝风帝*营一声长号,营门缓缓打开,同样的三骑人马缓缓而出。

    当中一人,紫色衣袍,面容清癯威严,三缕长髯,丹凤眼,骑在马上,半点也不像一个武将,反而像是一个面目洵然的老学究。

    在他左侧的,乃是一名青袍老者,脸色木然,面目清癯;两眼开合之间,寒光凛然。

    而在他右侧,却是一个白衣少女,一袭白衣,如梦如幻,面罩白纱,眉如远山,目如秋水。她座下的乃是一匹红色战马,但是哪怕她就在面前,也让人感觉到一阵不真实的如梦如幻。

    闻人楚楚。

    叶笑乍见伊人,目光不仅一定,心下暗暗笑了笑。

    想不到,在战场上居然也能遇到这个丫头。

    却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对面来者,可是蓝风帝国战神,闻人剑吟亲王阁下么?”叶笑骑在马上,脸色不惊不喜,目光如同利剑,直射过去。

    “正是本帅。”闻人剑吟道:“对面可是辰皇军神叶南天将军的公子,叶笑?”、

    “错!”叶笑微微地抬起下巴,淡淡道:“闻人剑吟,本帅正式向你通告,站在你面前的,乃是辰皇帝国征西大军二路元帅,叶笑!并不是什么叶大帅的儿子。”

    闻人剑吟脸色一肃,道:“此次委实是本帅的错,请叶帅海量汪涵!”

    “今后,就是我站在这个战场上,与你的百万大军一决雌雄。”叶笑眼神如刀:“闻人剑吟,你可是要有准备,死了,不要觉得冤枉!”

    闻人剑吟哈哈一笑:“既然有胆量踏上战场,又岂会欠缺直面死亡的勇气,这句话,本帅同样送还给叶帅你,大家彼此互勉!”

    叶笑冷笑一声,意态张狂之极。

    闻人楚楚自从对面这位辰皇笑公子一出来,就莫名地泛起一种对之很熟悉的怪异感觉。

    但,在此之前,自己或者对这位笑公子的纨绔之名多有耳闻,却委实是没有亲眼见到过的。

    那么,这种来自心底的熟悉感觉,却又是从何而来的?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