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684章 笑公子是谁
    “嗯,意思差不多吧!”宋绝扬起了头:“若不是打定主意离开,我们又不想自己找不自在,哪里得罪这么多人干什么?你真当我们傻呀?”

    朱成功再度愕然,良久才道:“原来如此,霸道,当真霸道!”

    宋绝呵呵笑道:“行了小朱啊,别感慨了,怎么样,就这血字,你弄出来一个我看看啊,你不人多,血多么,也不用四百六十五个勋贵子弟的血,你弄四五个勋贵子弟的血出来,我就算你过关,怎么样,老子够大度吧!”

    朱成功连连摇头:“大哥,且不说我手底下根本就没有勋贵子弟,就算真有我也不敢动手啊,那个……我认栽还不行么?”

    宋绝继续呵呵:“认栽,行啊,杀人不过头点地,我宰相胸怀能撑船,不过呢,你总得把赌注兑现了吧!”

    朱成功眼睛一眯,嘿嘿笑道:“宋老哥,您看这话说得,咱们兄弟还能真个放对么,戏言,戏言而已!”

    宋绝立时翻脸:“戏言,屁的戏言,赶紧兑现诺言,叫老子,愿赌服输!”

    朱成功连连作揖,哀告道:“宋哥,您是我亲哥,老弟我有眼不识大山,神仙当面不见,您不都说了么,我就是个那啥,那啥的戏言,不就是我的戏言么,你就把我当个那啥,放了行不?!亲哥!?”

    宋绝眼见某人都自认那啥了,自然也就浑身舒爽的放过某人了,毕竟宋大管家自认胸襟如海,并无小肚鸡肠,岂会计较太多!

    但,还是将朱成功的珍藏好酒敲诈了一个精光……

    ……

    对面,城下。

    蓝风帝*营中。

    蓝风帝国一代军神,同时还是帝国亲王的闻人剑吟眉头紧皱。

    闻人剑吟看起来大抵四十多岁,不到五十的样子,面貌清癯,此刻,正自遥遥眺望着铁峰关城头。

    却听其轻声的说道:“辰皇帝国的援兵,怎地竟来得这么快?远远过了之前预判,按道理来说,现在辰皇内部空虚,非但兵微,更加没有统兵大将,唯一可能的人选就只有辰皇国君辰玄天本人御驾亲征而已,但若是他亲来,耗时必然更剧,绝无可能这么迅的赶赴,那么,现在来的这个人会是谁呢?”

    “我方在辰皇帝国的暗桩怎地至今都没有消息传来,这不合理啊!”

    其实这才合理,辰皇皇帝陛下传旨叶笑认命为帅的消息过程虽然历时三天,但这则消息就只得高级臣工才得以知晓,可谓少有人知,而叶笑领军出以来,自知兵贵神,救援需急的道理,真正做到了日夜兼程,拼尽性命的赶路,这样的效率,委实还要在一切情报系统之上,所以便出现了叶笑统军救援已至,蓝风帝国方面的潜伏暗桩却还没有将消息传递过来的违和状况!

    在闻人剑吟身边,一袭白衣,长高挽,身材窈窕,披着青色披风,带着面纱的闻人楚楚也是看着城头,缓缓道:“也许是情报系统出现失误,暂时还不知道对方是谁。不过可以肯定非是辰皇国君辰玄天无疑,换言之,对方统军之人想来不会是多么高明的人物,且从对方来援的阵容判断,这支援军的数量至多不过十多万,虽非杯水车薪,但单就数量而论,不足为患!。”

    闻人剑吟沉重道:“不可大意。兵士之用,素来贵精不贵多,单从刚才那一阵的呐喊声中,显然是原属吴功烈的部下在吼叫;援军统兵之人竟能够在普入关之际,就让这么多残兵败将出这等响彻星云的呼声,尽收众士兵之心,就已经证明其很不简单!”

    “这是战场!”闻人剑吟深深吸了一口气:“一个将领的能力,威望,完全可以从普通士兵的精气神上看得出来。单只是听到这一阵呐喊,我就能够感觉到,这一次来的,恐怕是一个劲敌,一个很难啃下来的硬骨头!”

    “多半是不好对付的!”闻人剑吟眉头紧锁,做出结论。

    闻人楚楚点点头。

    “还有一层,援兵已然抵达,怎地帅旗还没换下来?难道是打算扰我耳目,疑我思绪?但这样的做法却是落了下乘!”闻人剑吟看着城头,显然很是有些不解。

    “吴功烈素来极得军心,这位援军统帅或者是想进一步收取人心,并不急于更换帅旗。”闻人楚楚道。

    “这说法倒也说得通,只不过,更换帅旗,早立威仪才是兵家正理,他若是当真以收取人心为先,仍是落了下乘,反倒不足为惧了!”

    就在两人说话交流己身看法的时候,突然有人叫起来:“对方的帅旗升起来了……”

    这个人说话的内容很平常,意料之中的事情,然而这个人说话的声音却很奇怪。

    骨子里流露出来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可置信事情的那种意思。

    闻人剑吟与闻人楚楚心下诧异之余,不约而同的出帐抬头看去。

    触目所及,纵然以这两人的沉稳,竟也忍不住眼睛陡然一鼓,脸上满是奇怪的神色。

    只见对面的铁峰关上,一面大旗冉冉升起!

    这面旗帜很大,起码有普通帅旗五倍那么大,在凛冽的风中呼啦啦的展开。

    端的是气势非凡!

    然而更加非凡的却是这面帅旗的质地

    这面帅旗赫然是一面……白旗!

    眼见这一幕,一时间蓝风军上下很多窃窃私语不绝。

    “卧槽,这什么情况,我没看错吧?”

    “日了,怎么打出来白旗?麻痹真有气势!难道是打算要投降了么?”

    “老子打了这么多年仗,从来没见过扛着白旗出战的。真真是……日了狗了……”

    “说的也是,这件事奇怪至极。白旗……咦,白旗上还有字?”

    “我早隐约看见了,只是就算那旗做得够大,可是距离咱们这边太远了,根本就看不清楚,我估摸着也许是写的投降吧?”

    “不错不错,连白旗都出来了,白旗上写投降什么的,不出意外!”

    ……

    闻人剑吟脸色万二分奇怪地注视着城头上飘扬的旗帜,凝聚目力;以他天元境修为的强悍眼力,自然是一眼就看出来白旗上面所书写的内容。

    “辰皇笑公子?”闻人剑吟大为诧异:“楚楚,你在辰皇京城曾经呆过一段时间,这位辰皇笑公子的大名你可知道是谁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