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六百四十五章 服了!
    在场众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当世有数杀手,对杀人这行当,很难再有人能够越此间众人,宁碧落的这一剑,可谓是毕生功力凝聚于一剑之间,绝无留手,无边圣主亦是要害中剑,断无侥幸之理,且已有大量鲜血喷溅,岂能再有余地!

    可,无边圣主怎么还不死呢?

    不但不死,貌似还有精神说话,便听无边圣主又道:“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没死?宁碧落,你那一剑,当是你此生最强一剑,绝无留手,我不会看错,可是……”

    宁碧落冷然道:“你我仇深似海,既言一剑平仇,我又岂会留手,自当全力以赴!”

    无边圣主还是保持着站姿,透身而过的鲜血仍自喷溅,历时虽短,起码已经流泻出一人鲜血总量十一之数,无边圣主怎么还能不倒呢,不但不倒,貌似连精神都没有怎么衰减呢?

    回光返照?

    不像呢!

    再过片刻,身为当事人的无边圣主显然感觉到了什么,颤声道:“宁碧落,你…你这算什么意思,就冲你这一剑,我就看不起你,真是没天理,杀手界怎么会让你这么一个人成了杀手之王?”

    嗯?

    众人又在齐齐惊讶,什么情况,宁碧落那一剑,可谓至真至纯,绝无伦,在场众人,罕有人敢言能当那一剑,甚至无边圣主刚刚明明说了,对那一剑由衷佩服,死也无怨,怎么不过片刻光景,态度竟是大变呢?!

    宁碧落冷笑一声:“你看不看得起我,是你的事,但有没有天理这回事,你说了不算,我以倾尽全力出剑,一剑溅血,以血洗罪,此剑之后,你之一切,与我何干?!”

    无边圣主目绽奇光:“好,好一个一剑溅血,以血洗罪,一剑平仇,恩怨两消!”

    一语毕,却见他伸手握住穿身长剑的剑柄,将长剑生生从自己身体中拔了出来。

    随着剑身抽动,原本已经渐渐减缓的鲜血流竟是再度加快,及至将长剑拔出一瞬,大量鲜血又再度喷出,剑身尽染血色,再不见半点清明!

    就当前状况而论,先不说无边圣主伤势如何,单就这流出的血,正常人肯定就已经死了,无边圣主此刻基本就是一个标准的“血人”了!

    “一剑平仇,一剑之后,再无恩怨!”宁碧落淡淡的说道:“今后你死你活都是你的事情了,这一剑,我毕竟已经刺出了、刺过了。以后,你该去过你的日子,就去过你的日子!”

    “你看得起我也好,你看不起我也罢。从今以后,你我二人井水不犯河水,大家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宁碧落淡淡道:“就是如此,就是这样。”

    出血巨多,面色愈惨白的无边圣主哈哈一笑,沉声道:“罢了……我果然是不如你的,我这辈子也是注定比不上你的,只是,这一剑之赐,我永铭于心,日后或有报答之日。”

    几个金牌杀手见状却是又惊又喜,他们也都是顶尖杀手,虽然无边圣主失血严重,状况很是不好,但就他的状态而言,却有与临死垂危的状况完全不同,顶多也就是个失血过量,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可以确定,只要宁碧落不再向自己老大出手,这命总能保住。

    一干金牌杀手在欢喜庆幸之余,却又腹诽:自己老大今天这事最后整得不光棍,那么可怕的一剑,居然伤而不死,摆明就是人家宁碧落手下留情,怎么还要跟人家说什么一剑之赐,日后报答,这事整的真不漂亮啊!

    叶笑目光闪了闪,看着宁碧落,脸上现出一份由衷的欣慰之意。

    此间之事,个中的始末缘由,包括宁碧落、无边圣主这两个当事人在内,却也唯有叶笑真正的全盘了然,巨细无遗!

    先,老宁显然已经将自己给他的功法剑谱修炼到了相当的火候,起码可以是说……已经有小成了。

    宁碧落目前修习的剑法、功法,唯一特点就只有快、准、集中!

    快、准这两点不难理解,不外剑急疾,落点精确,而集中,却是剑法与功法的双重要求!

    简单的“集中”两字,却包含了对自身修为的绝对掌握,与自身真元、剑气的极限精纯!

    刚才一剑,委实是宁碧落目前修为的极限一剑,毫无花假!

    间不容的剑,精确无误的落点,以及,完全收敛于剑身之内的剑气真元,点滴没有外泄!

    这一剑,宁碧落一定要出,无论是为人为手下,乃至为无边圣主和他的手下兄弟,必须要出一剑!

    纵然宁碧落已经体谅其难处,原谅其过失,仇怨就是仇怨,这与过往的了断一剑,一定得出!

    而且这一剑,还一定要见血!

    错非以血洗罪,如何能与过往仇怨,彻底泯灭!

    宁碧落,以绝一剑,尽敛之剑气,精确的落点,一剑透体,却丝毫不伤内腑,可谓用心良苦,这一剑固然会令无边圣主大量失血,却不断断不至陨命,修为臻至天元境顶峰的高手,纵然大量失血,只要修为未曾严重损耗,自能在短时间内稳定伤势,至多数日之间,便可痊愈,所以无边圣主的伤势,实在不足为道。

    而无边圣主亦是杀手界的老行尊,对于人体伤损如何不明白个中玄虚,初时他惊见宁碧落的绝世一剑,当真为这一剑的风采所慑,下意识的以为宁碧落乃是一剑断魂,不留生机,却也是甘心受戮,一意了仇。

    可是过了片刻,明明要害中剑,一剑透体的自己竟仍能延续生机,且不是莫大怪事,运功查看之下,如何不立时明了原委,这才又有其说看不起宁碧落的说法,实则是在说宁碧落婆妈,然而闻及宁碧落说到“一剑溅血,以血洗罪”的说法,才知道宁碧落的用心良苦。

    果然非是如此,岂能当真仇怨两消,才有后边说当真服了宁碧落一说,至于最后所说的“一剑之赐,永铭于心,日后报答”,却又不是在向宁碧落说仇,而是说恩,当真就是要报答!

    刚才宁碧落与无边圣主之间一剑平仇恩怨两消历时不长,但个中因由,千旋百转,除了叶笑之外,其他人尽都有或多或少的不知道不明白不了解!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