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六百二十二章 三天之约【第四更!】
    白公子拍拍他的肩膀:“无邪,作为个男人,就算对外如何的为非作歹作恶多端也好,虚情假意包藏祸心也罢,但,对自己的女人,一定要好,自心底的好!”

    “这是作为男人,最最基本的责任,亦是原则!”

    白公子此刻的笑容,竟很有些温暖的意味。

    凌无邪不禁肃然起敬。

    白沉又道:“不过损失肯定是损失了,记得我曾经说过,这位风君座,一定会有所回馈的;而且,这么多份药材,他在前几天就炼制出来了两颗……那么,等到全部炼出来,最终的成丹数目绝对不止五十颗,他的丹道造诣,当真是我生平仅见,若非亲眼所见,万万不敢相信,世间竟有如此丹道奇才,而且还是诞生在这等低级位面之上。”

    凌无邪截口道:“打住,赶紧打住,那个风君座是丹道奇才我也知道,也承认,只是这个时候感慨这个有意思么?你赶紧继续说,他炼制出那五十颗之后,又会如何做法?”

    “我初初预算,他应该会在满足了我们最初谈定五十颗数目之后,再额外赠送一些作为人情;那些赠送,数目应该不会很多,也就是十颗八颗……此外,应该还会有别的馈赠。”

    “打住,你给我打住,你说什么呢?十颗八颗的夺天神丹还不是很多,还只是一点点人情,应该还有别的馈赠,我说白沉,你想什么呢,你不知道夺天神丹的意义么?莫说十颗八颗,就算一颗夺天神丹,那也是天大的人情,我怎么就没现你小子现在口气怎么这么大了呢!?”凌无邪满脸惊讶的道

    “哎,对于风君座之外的所有人而言,夺天神丹委实是天大人情,但对他这个丹道大宗师而言,就算不得什么,又或者是他炼制起来并不为难,又或者是因为他限于自身阅历,还不能真正体会到夺天神丹的价值,这就应了一句老话,同人不同命的道理一样,丹云级数的灵丹,纵然是对咱们而言,也是极为难得的好东西,但对风君座而言,不外如是!”白公子耐心的解释道。

    “你还真别说,确实是这个道理,丹云神丹对于他这个丹道宗师是只要有足够炼制药材,就能轻易获得的物事,委实是不足道哉,嗯……那你估计等咱们走得那会,他会送咱们多少的丹云神丹以为践行呢?”凌无邪追问道

    “没有了,就是今天秀儿那一句话,就让其他的东西,都没有了。因为以他的聪明,如何会不知道,后续的二十颗,就等于是白送,但是他却一句话也没有说,显然已经决定了白送那二十颗,作为他的心意。”

    “既然已经白送了二十颗夺天神丹,那么,其他的也就用不着再送了,若是送出更多灵丹,只会显得他的灵丹不值钱,风之凌是何许人也,岂会做这样的不智之举。”

    白沉轻轻叹息一声:“换言之,这也就等于是一句话断送了……最少七八个人的绝提升之路!……因为若是没有这句话,我们能够获得的,将是至少三十颗的其他不同类别的丹云神丹。说起来,也委实是有些可惜。不过,时也命也运也,委实的不得强求。”

    凌无邪笑道:“能够多得二十颗,就已经是大大意外之喜,更何况,你手中现有的这些,多半也是用不完的吧?”

    白沉哈哈一笑:“所以人是不能太贪的。”

    顿了顿,他说道:“既然如此,三天后,我和你两个人,一起去见这位风君座。”他眯着眼睛,道:“其实他最后说出三天之内一定完成这句话,另一层的隐藏含义就是……在那个时候,让我去见他!”

    “因为他也知道,此刻,已经到了我们两个人再度见面的时候!这也许还是我们的最后一回见面也说不定!”

    白沉微笑着。

    凌无邪道:“这个人还是很有意思的。”

    “有意思啊……”白沉沉思着,目光闪动着,悠悠的吐出来这么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拉长了音调。

    ……

    一转眼就是三天之后!

    秀儿与婉儿准时依约来临灵宝阁。

    “风君座。”此刻,两女显得异常的正经严肃,一派标准的外交口吻语气。

    云端之上,有两个人在天际云层中若隐若现。

    “两位姑娘来了。”风君座一副疲累交加、好几天没睡好又或者就是完全没睡过的德行,几乎都要瘫倒在椅子上,脸色惨白,涩声道:“幸不辱命!终于完成了。”

    两女闻言顿时心中一喜,几喜形于色:“真的?”

    “这事还有假的?”叶笑呵呵一笑,疲惫万状地冲怀中取出八个玉瓶:“全部都在这里。你们之前已经拿走了……三十四颗,这里面,共得十六颗,总数计是,五十颗!一颗也不少,若是两位姑娘怕有疏漏,大可自行点数。”

    两女强自遏制住心中的莫名激动,虽然也相信风之凌不会在这上面作假,却仍担心有个万一,拿过玉瓶,一颗颗的逐一检查,及至全部确认之后,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风君座果然是信人!”

    两人双双对望一眼:“风君座如约完成承诺,翻云覆雨楼上下感激不尽,然我等姐妹尚有他事,就此告辞。”

    公子要亲自来谈,接下来的时间,自己两个人就不要在这里了。

    “且慢。”叶笑微笑着,出声叫住两女,轻声说道:“或许,在不久之后,在下就再也见不到两位姑娘……不管如何,大家都曾经相识一场,纵然为敌之时,也是乐趣无穷。更何况,在这最后的时间里,两位姑娘帮了我极大的忙,只可惜无论为友为敌,历时尽都如此短暂,委实是难为知己难为敌。”

    两女都有些愣愣的,看着他,满脸尽是不解,这风君座说这话什么意思,冷笑话吗?

    叶笑轻轻吸了一口气,道:“在这时间里,两位姑娘或许觉得我风之凌太过于贪婪,太贪得无厌了……不管什么好东西,但凡看见了,甚至听见的,都想要,不择手段不劳而获,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相信在下的所作所为,也让两位姑娘心中很是不舒服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