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五百九十四章 油尽灯枯?
    “也就是说……过十万名正在前线浴血奋战,家卫国,忠诚于你的将士,他们的妻子女儿姐妹,都已经被你儿子逼迫成了妓女!如果他们知道了,他们心底最想保护的人,被他们效忠对象的儿子,如此的对待,你猜他们会怎么想,会怎么做?不知皇帝陛下,此刻又作何感想?”

    叶笑冷笑着。

    这句话,就像是一根最锋锐的针,深深地扎进了皇帝陛下的心头!

    让他就算有再如何高的定力修养,也是忍不住浑身抖,脸色惨白!

    一时间,那种难以言喻的愤怒、悲凉,袭上心头,不可抑制!

    “哇!”

    皇帝陛下一声怒骂之后,随即便猛地吐出来一口热血,刹那间面如金纸:“好孽障!”

    叶笑见状不禁吓了一跳:“陛下,您不要紧吧?”

    其实在叶笑想来,皇帝陛下既然有派人调查二皇子灭门事件,以及二皇子所行之事,对那些被害者的身份来历背景,早该了然于胸,此刻再度提及,固然有讽刺之意,却还真没想到会令其受到如此刺激!

    皇帝陛下大口大口的喘息了片刻,脸色总算稍稍好看了一下,仍有几分虚弱的笑了笑,道:“没大事;朕这是老毛病了。”

    他沉默了一下,道:“这件事,朕难辞其咎,无论如何,也会对这些将士……做出一个交代!”他眼神中,散出坚定的神采。

    那是一种承诺:“朕,绝不能让这些将士们寒心!”

    然后他轻轻地叹了口气:“风君座,说起来你与这辰皇江山,似乎并没有什么交集,今日一会,朕终于可以确认这点……因此,朕也就不讳言,朕……恐怕是没多少日子了。”

    叶笑闻言面显一丝惊色,沉声道:“敢问陛下此言何意?”

    “朕当年南征北讨,身上创伤早已是千疮百孔,本源大损……这些年的修养生息,不过是苟延残喘,近来更是渐渐感到自身将近油尽灯枯,时日无多。”

    皇帝陛下平淡的说道:“委实是这几年中,精力不济;所以……朕才对几个儿子失了管教,只希望他们能够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将这个位置平稳的接过去……”

    “想不到……竟险些酿成大错。”

    “生命本源损失?”叶笑皱皱眉头:“我记得皇室曾经拍到过丹云神丹,我却不信本座的丹云神丹竟也救不了陛下!”

    皇帝陛下一阵苦笑:“风君座的丹云神丹,自然是不世神品,皇室也确实曾经拍到过……朕本也对其寄予厚望;服下后,也确实令朕的身体稍愈,生机流失稍缓,因为朕如今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漏斗,不管是多少药力进去,都会在极短的时间里流失殆尽。”

    “丹云神丹,固然药力宏大,能够在短时间内形成药力洪流,令到朕数月之间的精神振奋,命元不息,但,药力纵然如何宏大,总有耗尽之时,丹云神丹挥得效力之时治标,难以达本,朕之本源亏空,终是难以弥补。”皇帝陛下惨然一笑:“想来这便是朕的命数,纵然是夺天地造化的神丹,也无法改变。”

    “所以风君座也不必为此忧心。”皇帝陛下吐出一口气:“朕,已经认命了。只希望,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还能够守住这份基业,能够将这个国家,治理得更顺畅一些……能够让皇儿顺利接手,莫要再生什么大的变动……也就心满意足、死而无憾了。”

    叶笑默然。

    皇帝陛下这些话,可说是出自肺腑,叶笑感觉自己完全可以相信。

    不过,皇帝陛下貌似是太小觑风君座的丹药了,皇室之前确实有拍到丹云神丹,但所拍到手的不过只是臻至丹云级数的“培元丹”而已,而那“培元丹”不过只是修行界最初级的药丹,纵然是臻至丹云级数,但培元丹仍旧只是培元丹,怎么也无法与那些真正还魂续命,活死人肉白骨的高阶灵药相提另论。

    不说别的,就以日前叶笑送给冰儿那许多灵药,随便拿出一两颗专针对回元续命养生的丹药,救治面前的皇帝陛下完全不在话下!

    叶笑心中在激烈的思考:救?还是不救?

    当然,这些事皇帝陛下是不知道的!

    然而令叶笑真正有些不理解的却是,皇帝陛下为何对自己,对这样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如此推心置腹呢?

    这也太不符合一代帝王的身份了吧?

    皇帝陛下似乎也看出来叶笑心中的疑窦,道:“风君座可是在奇怪朕的态度么?”

    叶笑点头坦然道:“不错。”

    皇帝陛下眼神中露出来一丝笑容:“这也是为人君者的无奈,孤家寡人从来就不是一句空话,一国之君最难得拥有的便是朋友,所幸朕这个孤家寡人还不算太孤单,总还是有朋友的,能够听朕这些话的,这个世上,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叶南天,一个就是你。”

    “叶南天是朕的兄弟;而你,今日第一次见面,并非朕的朋友;但却绝对是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叶南天,朕已经绑架了他这么多年,若是朕再将这些话跟他说了,以我那位兄弟重情重义的个性,恐怕今生今世,再也无法离开寒阳……”

    “所以,朕也只能选择跟你说。”

    “因为风君座,也是一位真正的胸怀天下的人!”

    “捐出七百亿,乃是为了辰皇子民;五千亿刺杀悬赏,也是为了更早平息战乱,拯救这天下苍生!一怒之下屠戮皇子,更是是非分明,为天下无辜女子出一口恶气,为这天下苍生,讨一个公道!”

    “君座或许并非辰皇本土之人,但,那份心意……朕自信朕不会看错!”

    “那么,朕这些话,不对风君座你说,却又对谁说?”

    皇帝陛下笑了。

    叶笑面上蔼然,心底不断抓挠,我是那么高尚,那么伟大,那么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么?我竟是传说中的侠之大者?!可能么?真的可能么?貌似不可能吧?!

    心绪百转之余,下意识地叹了口气,道:“承蒙陛下看得风某人了,只可惜这会跟我说,也无太大意义;因为我也是即将离开寒阳的人了。”

    皇帝陛下微笑道:“对于君座离开寒阳大6这件事,我早已经心里有数,并不以为异,但,灵宝阁却总不会也跟着君座一起离开吧。”

    叶笑苦笑,瞬时明悟在心。

    原来皇帝陛下的心思竟是在这里。

    “无论我在或不在,又或者身在何处,灵宝阁也绝不会被任何人所掌控。”叶笑淡淡道:“所以,我奉劝陛下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无谓徒惹烦恼。”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