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五百五十一章 你的九族怎么办?
    还能怎么安慰?还能怎样开脱?

    抛开自身道德立场不说,这个时候安慰皇帝,乃至为二皇子开脱,简直就是莫大的不智!

    若是让那些人以为自己与二皇子有什么牵扯牵连牵绊,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皇帝陛下在经过简单的思考之后,就决定不要隐瞒这件事情真相!

    皇室,也干脆撤掉这块遮羞布!

    一来,根本瞒不住,二来,这种事情若是还捂盖子,就真的良心上过不去了。

    …………

    之前连续三天的杀戮,那帮来历神秘的杀手,已经杀遍了大半个辰皇帝国。

    这些人行踪诡秘,动作迅,高来高去;健马奔驰还需要一天一夜才跑完的路程,这些人甚至不到半天就到了。

    到了就开始杀!

    甚至不需要回复体力!

    连同第一天开始,五天四夜之中,被这帮子神秘杀手杀掉的人头数已经过了十万人!其中,有官员,有皇亲,有贵族,也有平民,各地万艳百花楼所属的人,绝大多数都是平民,至少他们官方户籍记载是这样的……

    这样疯狂的杀戮,几乎就是逆天的趋势,却愣是让一国的皇帝陛下什么都说不出来:抓捕?你凭什么脸面去抓捕人家?你又有什么资格去抓捕人家?

    你自己的儿子做下的那么多令人指丧心病狂的滔天罪孽,怎么不见你抓捕呢?

    乃至今时今日,你做出处置了么?

    别人在做你一直不知道、做不到的事情,你竟然还要抓捕人家?

    难道皇室中人的脸皮就这么的厚么??

    再加上,这段时间以来官方下了大力气搜集来的情报汇总,全国八十多家万艳百花楼的资料统计整合在一起……

    皇帝陛下勒令整个户部所有官员,统一进行汇总整合,虽然是全员动作,还是用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才将现有的这些资料完全整理完毕。

    现在,户部尚正在红着脸气喘咻咻,垂头不语。

    若不是因为犯罪主谋者乃是皇帝陛下的亲儿子,户部尚书大人此刻只怕早已经破口大骂,操翻他祖宗十八代!

    这得是什么样的人中畜生,人中杂碎才能做的出来这样的勾当!

    “王爱卿,最终核查结果,你还没告诉朕呢。”皇帝陛下的声音传来。

    “启奏陛下!”王尚书的口气很硬:“万艳百花楼,在最近十年之中,在辰皇帝国明面开设妓院八十五家;暗中销魂窟三十三处;在天宇帝国十一处,在蓝风帝国九处……合计,一百三十八处!”

    “十年来,单只是有记载的……残害女子数目……一百二十七万人!”说到这里,王尚书的声音突然变得激昂激烈:“一百二十七万……花季少女!一百二十七万条芳魂无踪啊!”

    老头声色俱厉的就在金銮殿上这么大吼一声。

    老泪纵横!

    皇帝陛下难过地闭上了眼睛,满脸羞惭。

    “甚至,这些还只是明面上的数字,那些送给达官贵人的……”王尚书老眼熠熠光,从朝堂上众位大臣的脸上一一掠过:“还不知道到底有多少……”

    众位大臣纷纷叹气唏嘘,唯有其中有两个人,目光却是有些闪躲的意味。

    这两人虽然没有与二皇子狼狈为奸,但,却曾经接受过二皇子赠送的美人,直到现在……还养在家里……

    王尚书的凛然目光真正就停留在这两人脸上,一瞬不瞬:“二位大人,你们两位,以为如何?”

    两个人心胆俱裂,忙不迭的出班跪下,不住的用力磕头:“陛下,陛下……臣罪该万死……”

    皇帝陛下厌恶甚至是憎恶的目光瞪视着这两人,看着这两个自己曾经夸奖过多次能力卓的大臣,冷冷道:“既然自承罪该万死,那么,便如你们所愿,这就拖出去,凌迟处死!”

    “抄家,诛九族!”

    <p楸皇帝陛下一句话出口,两个大臣即时就如同一滩烂泥巴一般软了下去。

    宫廷侍卫如狼似虎前来,不由分说抓住两人,有如拖死狗一般将两人拖出了大殿;两人兀自不断求饶,一直被拖到了大殿门口,终于彻底的绝望。

    其中一人突然放声大呼:“诛九族!好一个诛九族!敢问皇帝陛下,我们不过收取一个女子,还不曾害其性命,当真就罪无可赦么?你若以此论断,要将我等凌迟处死,诛我九族,那么您自己的儿子做下了这等滔天罪孽,你又该作何处置呢?”

    “所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以二皇子的所作所为,又是否该诛灭二皇子殿下的九族呢,是否该掘其祖宗十八代的坟墓呢?你自己的儿子丧尽天良,做出如此勾当,难道你这个当父亲的,就没有一点责任么?你就算是将朝中大臣全部都杀光了,难道就能否认,这件亘古难见的天下丑闻,不是出自皇室的手笔吗?”

    “哈哈哈……诛九族!您说得真是动听,老夫自知罪孽深重,就先去九泉之下候着,且看皇帝陛下您自己的九族,是如何被诛连的!能否真的让天下人口服心服!”

    这两人此际自知必死无疑,再无侥幸;临死之前,反而是胆大包天、肆无忌惮起来。

    自然是将能说的不能说的,该说的不该说的一股脑全部都说了出来!

    诚然,但就这两人的作为而言,莫说主犯从犯,只怕两个知情不报都算不上,他们收取二皇子送出的美女,不外就是官场上的一种惯例而已,而且,收纳之后也是宠爱有加,根本不曾虐待。更加不知道这两个女子从何而来……

    若非现在情况殊异,而皇帝又正在气头上,借他们两人一泄心头怒火,以他俩的罪过而言,至多不过申斥几句,乃至罚个一年半载的俸禄,怎么也不可能一下子就上升到凌迟处死,乃至诛九族的高度!

    金殿上,陷入一片空前的寂静之中。

    皇陛下脸上肌肉一阵阵的抽搐。

    眼中神色,压抑,沉闷,愤怒,内疚,自责……

    两个大臣临死之前的愤怒叫嚣,还在他的耳边回响;就像是一根根尖锐的针,扎进了他的心里!

    说的有道理吗?

    难道没有道理?

    但是……朕,又能怎么做?

    皇帝陛下心中五味纷呈,不一而足。终于长长叹了口气:“将这两人拉回来,罢官半年,代职公务,半年之后,以观后效。”

    他眼神中一片沉重:“不错,毕竟是朕的儿子犯下这等滔天大错,无故迁怒于别人,岂是朕所为。”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