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五百三十三章 杀上门来
    白须老者满意的点点头:“那就好,这样就不会耽误老夫的正事!”

    二皇子手里轻捻着一颗白子,沉吟半晌,注视着棋盘态势,考虑这一子的落子位置。

    二皇子是在八年前机缘巧合遇到了这个白须老者,自从知道了他的皇室子弟身份之后,白须老者就开始提出来了许许多多的条件,引诱二皇子。

    我可以让你,登上皇位。

    我可以让你学会高深武功。

    我可以让你寿元延长。

    我可以让你……

    总而言之,你想要的一切,我都可以不打折扣的给你,而你只要做一件事:配合我!

    身为皇裔,又有谁不想坐上那把椅子?

    更别说,还有那么多额外的好处!

    所以二皇子在这个白须老者展现了一份强大的实力之后,立即就答应了这个交易:那个时候,他甚至不知道,这个白须老者需要自己为他做什么,究竟怎么样的一件事!

    而接下来,二皇子就开始了相关万艳百花楼的一系列运作。二皇子从一开始就清晰的知道,自己所做的这一切,乃是如何的伤天害理,丧尽天良。

    但,当看到无数的财富滚滚而来,当看到附庸在自己身边的人越来越多,当自己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真正可以与身为太子的大哥分庭抗礼的时候……

    二皇子早已经没有退路。

    而且,踌躇满志。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二皇子经常这样安慰自己:“不过就是牺牲几十万个女子,却能成就我的黄图霸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他朝整个天下都是我的,史书亦由胜利者书写,彼时,又有谁会在意这点细微末节!”

    打仗还天天死人呢!

    更何况是成就一代帝王?

    想要从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手中夺过皇位,那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但,就在这白须老人的帮助下,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p

    只要我最终能够登上帝位,任何代价,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

    二皇子从一开始的负罪感,到后来的觉得值得,再到后来的心安理得,更到最后的将曲就直、丧心病狂……

    他走过这个过程,一共就只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

    甚至,走过这段心路历程的他可以振振有词的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终生保有处子之身!既然早晚要被破坏掉,那么,破坏在哪个男人的胯下不是破坏?为何不能是我?绝对就应该是我!因为我是皇子,身份高贵!”

    “尤其,我还是未来的皇帝,我今日要了她们的身子,根本是一种恩赐!她们的牺牲,能够成就一位帝王,就算是九泉之下,也应该含笑的。”

    这种充满流氓哲学的思想,让二皇子不仅再没有感觉到愧疚,反而乐在其中,沉迷不出。

    “她们本就是我的子民,既然处子之身已经不复,为什么不可以为主子创造最后的价值呢?”

    于是,那些少女变成了妓女,乃至最终被卖掉、被杀死……

    渐次转变成了二皇子招兵买马,随意挥霍的钱财。

    现在,虽然还坐在棋盘前面,但二皇子的心里,却早已经心不在焉。

    叶府那个女子,可谓是自己平生仅见的绝色!

    今晚上将其抓来,我定要好好的享受一番。这个女子当真是不同于其他女子,或许,我可以将她留下,金屋藏娇?

    等到过个几年,容颜憔悴不再美丽了之后再将之卖掉……若是她能一直维持容颜如花,而且很乖巧听话的话,收来做个侧室,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对于这样的贫民女子来说,这可是莫大的恩典啊……

    二皇子心中在想着、思索着、斟酌着。

    对面白须老者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二皇子久久没有放下的棋子,淡淡道:“看来,今夜的那个目标,那个女子,应该是很得二皇?殿下的中意啊!”

    二皇子微笑了一下,有些戒备的点点头:“是的,这个女子,孤真的很喜欢。”

    白须老者慢慢的道:“可是处子么?”

    二皇子皱了皱眉头。

    刚才我都已经说的很清楚。孤很喜欢!

    早已摆明了立场,你现在还问要这个,岂不是在败孤兴致!。

    “应该是的!”二皇子重复道:“我很喜欢。所以,这个女子,先生就不要抢了吧。”

    索性就把话都说明白了。

    白须老者哈哈一笑:“既然殿下如此青睐之人,老朽自然不会夺人所爱,倒是很感兴趣,能够让二皇子殿下这般魂牵梦萦的美人儿,到底该生得何等国色天香?为了她,竟不惜冒险得罪朝中重臣!”

    二皇子眼中闪出来一丝微笑,一丝色光,沉沉笑道:“今夜注定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先生教我的阴阳合欢奇功,终于遇到了一个可以真正在她身上练习的人。”

    白须老者大笑:“哦?此女竟有如此绝代天赋么?不过若是当真如此,殿下委实艳福不浅,连老夫也不禁有些蠢蠢欲动了。”

    便在两个恶棍彼此倾吐着无耻下作论调的这时,一个淡淡声音突兀响起:“艳福浅不浅的,见仁见智,不过今夜当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只不过,却是两位大祸临头的日子,这点,我却是可以万二分肯定、笃定、一定!”

    随着这一淡淡声音响起的同时,无数的低沉的闷哼惨叫,就从四周不断响起,络绎不绝。

    白须老者骤现一丝惊荣,霍然转头:“谁?”

    “轰!”

    一声巨响再起。

    好好地厅门突兀炸裂,整个炸得粉碎!

    门口,一个青衣少年,一个白衣少女,蓦然现身!

    青衣少年两手空空,负手在后,一派从容淡定,另一白衣少女却是手持一口欺霜赛雪的雪色*剑,流溢着冰冷的寒气,闪烁着阴凉的光彩,满目尽是彻骨森然。

    二皇子见状霍然站了起来,惊愕的说道:“叶笑?!怎地是你?!”

    白须老者却恍如未闻二皇子的惊呼,他的目光早在第一时间就锁定到了冰儿的脸上,目不转瞬,眼中浓浓的惊艳之色毫不掩饰,突然一声大笑:“这世上竟当真是这等冰肌玉体的绝色美人!好好好,既然美人主动亲身上门前来,说不得老夫也只好笑纳了!哈哈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