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五百零二章 你需要的!
    白沉此刻的脸色竟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他又再静的沉思了片刻,似是再总结思绪,又似在斟酌说词,然后才问了一句看起来与凌无邪所问问题完全无关的话:“你今天也见到了这位风之凌,对这个人有什么具体看法?”

    凌无邪闻言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怔怔地看了一眼白沉,心中不由冒出来一个想法:难道,他也意识到了?

    旋即便认真思索起来。

    白沉若是不这么问,凌无邪未必会深思熟虑后再回答。

    但他既然问了,凌无邪就感觉到,这个问题,很郑重!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他认认真真的沉默,思考着,良久良久,道:“很不简单!”

    他重重的说道:“我对这个人的感觉就是,这个人很不简单!”

    “哦?你凌无邪很少说一个人不简单,看来这个人,的确是不简单?”白公子反而笑了笑:“具体说说哪里不简单了?总有点依据吧?”

    “先,我的天地之眼,竟然看不透他!”凌无邪凝重的道:“在此之前,我天地之眼看不透的人,一共也没几个。而这点意味着什么,你是知道的。”

    白公子虽然笑着说话,但凌无邪与他多少年相交,岂能不知道他的脾气?所以,尽量的用一种凝重到了极致的口气,来表示自己心中表达不出来的东西。

    “天地之眼,看不透……”白公子缓缓点头。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似乎是喃喃自语,似乎是重复一句,声音低沉,一双俊秀的眉毛,却也是慢慢的,缓缓地皱了起来。

    轻声说道:“看不透啊……”

    凌无邪拥有的天地之眼乃是一种极特殊的天赋异能,只要他动这门天赋异能,只要对方站在他的面前,被他看到,他就能在一眼之间看到这个人的一生历程,从生到死,无有遗漏。

    就算对象是修为相对比较高的,不能做到一眼看到头,但其中绝大部分仍旧能够被他看穿今后几年的运势走向!

    这个技能,可说是凌无邪的最大秘密。

    满打满算,也就只有凌无邪本人与白沉两个人知道而已,连凌无邪的老爸老妈都不知道自己儿子居然还有这么一手神奇至极的本领!

    即便是在天外天,凌无邪的天地之眼也是无往而不利的,不能看穿的人,寥寥可数。

    然而现在,此时此刻在这个最低等的位面,却看不透一个蝼蚁一般修为的人!

    这岂不是天大怪事?

    这样的人,又岂会简单了?!

    “还有第二个不简单的地方就是……”凌无邪道:“这个人知道得很多,多到大出我的预料,在这次谈判过程中,他以抵御雷劫的名头,向我讹诈宝物……不得已,我将金魂塔送给他了,原本想要借此试试他的真实底细,没想到却是全无收效……”

    “什么?金魂塔!”白公子终于动容:“你竟然舍得将金魂塔送人?这可是你当年九死一生才得到的东西!当初,我想要把玩几天你都不肯,怎地竟……”

    凌无邪苦笑:“时也命也运也,我是水命,你是木命;金魂塔这东西,跟我们都不契合,要不然,我岂不早就与之神魂融合了……但你知道么,就在今天,那位风君座融合金魂塔的时候,整个过程,竟完全没有遇到半点阻滞,就那么轻而易举的融合成功了。当真就是轻而易举,云淡风轻!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白公子脸色阴沉,没有说话。

    此刻他真正的明白了,凌无邪所说,欲利用金魂塔来查探风之凌底细的真意!

    “就今天表面上的情形看来,是我被他讹诈了。”凌无邪道:“但是,我和这位风君座心里都清楚,这并不是讹诈,而是我送给他的,但这份人情,我送得并不真心,他也没有领的意思。结果便是这样子了,仅此而已。”

    白沉缓缓点头。

    “此外,我还有一种感觉……就是,个人,与你之间应该存在着一种……”凌无邪皱着眉头,措辞好久,却始终感觉找不到可以比较具体形容的词汇,只得摊了摊手。

    “是所谓的宿敌吗?”白公子淡淡的问道。声音虽然淡然,眼中却闪出一丝寒芒。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凌无邪一拍手:“不过却又说不上就是这个意思。毕竟,此时此刻的他实在太弱了,若是你当真以他为宿敌,估计整个天外天都会笑死。”

    白沉仰起了头。

    黑在风中飞舞,他的嘴唇微微的抿了抿,道:“是的,他太弱了,弱到不堪一击,全然没有对立余地……所以你送他金魂塔,为未来增加一个变数?!”

    “也不全是,我也是被他用话语逼的没有退路,乃是一方面,另外,也的确是……我想,你需要……一个对手。”

    凌无邪的脸色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郑重,认真地看着白公子:“老白!你知道你这个人还缺什么吗?”

    白公子沉默着,脸色阴鸷,不语。

    凌无邪说道:“整个天外天,没有人能够看到再往前的路,有希望能够走出去的,或许就只有几个人,但你,却早已注定是其中之一。”

    “但若是没有人逼迫你,你却又未必能够走得出去!”

    “你需要一个能够逼迫你的人,非如此,不能极限压榨你的潜力,激你前进的动力。你需要一个对手!”

    凌无邪定定的看着白公子,沉声道:“若是当真有人能够走出去,我希望那个走出去的人,是你!”

    白沉猛地偏过了头,看着虚空,不想让自己的兄弟看到自己眼中此刻流露出来的那份感动;只是轻轻地哑声道:“若是我能够走出去,那我希望,陪我走出去的人,是你。”

    一字一顿。

    凌无邪闻言,快活地笑了起来。

    “可是,就算他得了你的青眼,但等他真正成长起来……有些慢啊。”白公子喟叹一声,沉默良久:“有点慢。”

    “或许有点慢。”凌无邪道:“又或许,未必会很慢,甚至,也会快得让你不敢相信。”

    然后他说道:“但那始终是后话,现在,轮到你解释了。”

    白公子沉默了一下,目光中闪现出一丝迷惘,道:“无邪,你说,我来到人间翻云覆雨,固然有伤天和;但,我的最终目的却是为了那不朽大道。”

    “但现在,这个目的已经提前终结了。”

    “因为,那份大道,已经去了天上,也许,即将落到别人手上。”

    白公子几个字便是一句话,显然他此刻心中很是有些激动,只是在极力控制着己身情绪:“若是这么说,我在人间这段漫长的岁月,无数次的劳心劳力,竟是基本没有任何意义的!”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