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四百四十章 暴乱起!
    凌无邪说完这段话,暗自小心提防,在他想来,白公子一定会勃然大怒,打自己他现在是打不动了,但骂还是可以的。所以已经做好了被喷一头唾沫的准备,再顶多,就是被恼羞成怒的某人,整个身子扑过来,咬自己两口?

    反正自己若是白沉,被人这么赤裸裸全无遮掩的说教,九成九会这么于的

    可惜白沉不是他凌无邪

    以至于他这段话说完,白公子竟是哈哈大笑起来,一派欢畅之极的款,笑道:“不错,不错,说得好,无邪,你当真不愧是最了解我的好兄弟我现在,就是怀有这样的心结,不过,多亏了你,你的一语点醒,我明白了?”

    凌无邪反而怔住了

    明白了?你明白什么了?我咋搞不清楚状况了呢?

    这……这还是那个无限傲娇的白公子么?

    愣愣地瞪着眼睛注视着面前这家伙,凌无邪满心疑惑的说道:“你你……你没烧吧……?”

    下意识的伸出手,就想去摸他的额头。

    显然,这家伙对自己的微言大义,真正没啥信心

    白公子一把抓住他的手,目光认真的注视着他,重重的,严肃地说道:“无邪,谢谢你好兄弟”

    凌无邪愣了

    彻底糊涂了

    良久,才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一片茫然的说道:“我我我……我于啥了我怎么你这么感谢我……我我……这到底咋回事?”

    白公子哈哈大笑,道:“你不必知道,智者迷蒙,再难开悟,愚者千虑总有一得,世事就是如此玄妙,你只需要知道,你,凌无邪,乃是我白沉最好的兄弟就好了”

    凌无邪挠挠头,邪气的脸上居然露出一丝憨厚的不好意思的笑,道:“真滴咩?我真滴有这么好咩?嘻嘻嘻……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叫智者迷蒙,再难开悟,愚者千虑总有一得,你大言不惭说自己是智者倒也罢了,怎地还埋汰我是愚者呢?你以为我听不出来么?你才是愚者呢,你全家都是愚者……”

    一边,天上之秀,云端之婉,都是不由自主,浑身起了一层的疙瘩

    真心的,吓得,这话估计也就是这凌无邪敢说,敢说白沉一家子都是愚者的,真心是不存在啊

    白公子盘算瞬定,立即雷厉风行的付诸行动,道:“婉儿,即刻停止这里的计划,全面终止,然后,以最快的方式找到风之凌,与之联系,通知他尽开始炼丹,并告知他,我方会释出秘宝,护住他的丹劫,免去炼制夺天神丹过程中的最大隐患,另外就是,我们准备……”

    白公子脸上在光:“返回天外天去”

    “是”

    云端之婉答应了一声,语气中隐隐流露出欢欣之意。

    显然,婉儿对公子明悟,乃至于回返家乡是抱持支持态度的

    但,天上之秀的脸色却是有些难看,沉声道:“公子,这个只怕有些难办了……因为针对灵宝阁的打击,已经从今天晚上全面展开了……”

    她看了看时间,道:“距离布乱命出去那会,已经过了两个时辰的时间,现在天都快亮了……这个时候……唯有希望那风君座能够吉人天相吧……”

    此言一出,白公子,云端之婉,还有凌无邪尽都是脸色大变

    凌无邪此际已经知道了这个风之凌的重要性,其实就算是在天外天位面,能够炼制丹云神丹,乃至夺天神丹的存在,都是绝无仅有的,这样的丹道大宗师,任何强梁都会刻意的维护

    其实就白沉白公子而言,若非与风之凌立场迥异,更兼对风之凌个性太过了解,断定此人不能为自己所用,且与造成寒阳大6诸国战乱的大战略相违背,,早已着手招揽风之凌的事宜

    纵然甚爱惜此人,亦不得不布局狙杀之

    然而此刻,变生肘腋,自己之未来,竟然悬系于此人身上,实在是世事莫测,难以预料

    凌无邪更不迟疑,长身而起,“呼”的一声就冲上了高空,远远看去,只见在遥远的东方,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我去那边看看”凌无邪一声轻啸,身子已经消失。

    单以这手身法而论,已经是强得没有人性了,莫说是寒阳大6,就算是青云天域,也断断无此等强者

    若是被明白人,估计直接吓死的可能性居多,世间,居然有如此强者?

    其实想想也是,能与白公子兄弟相称之人,一身实力又岂能差了?

    婉儿和秀儿亦同时拔身而起,白衣身影在空中一晃,也跟着消失了。

    白公子坐在轮椅上,俊秀的脸上,却是丝毫不见紧张,尽是一片轻松。

    “我是白沉”

    “没有天道秘宝,我还是白沉”

    “就算风之凌也死了,我的夺天灵丹没了,我还是白沉”

    “我是白沉,在这世上,独一无二,我始终是我,原来是,现在是,未来也是”

    他的眼中射出来夺目的亮光。

    “梦无真,我来找你了”

    叶笑这边刚刚给宋绝疗伤完毕,就蓦然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似乎有什么巨大危机正在逼近。

    叶笑不敢怠慢,悄然走出房门,遥望天际,触目所及,仍是一片安然,但心头却是越来越觉不安。

    旋即纵身上了房顶。

    游目四顾,眺望远方,却仍旧没有现半点异常。

    想了想还是不放心,于脆运功转化为风之凌的样子,去灵宝阁那边看看。

    然而,他还在半路的时候,就听见突如其来的轰然一声响,随即,灵宝阁的方向突然火光冲天,远远地,一声充满了杀气的长效震天而起……

    那是宁碧落的声音

    此刻,正是半夜时分,刚刚才过了子时而已。

    然而就是在这一刻,京城已经积蓄了好久的风暴,突然间骤然掀起,全面爆

    没有人明白,这是为什么。

    包括绝大多数趁乱动手的人,也不知道,这场风暴,到底是怎么引爆的;恍如只得瞬间,就那么全无征兆地开始了暴乱

    最先出现状况的乃是灵宝阁,变故骤临之际,却是被人“轰”的一声一掌砸破大门

    随即,冲天火光随之熊熊而起。

    t从昨晚开始,右手手腕有点酸,痛;我也没在意,写完了我就自己喝点酒解解乏,就睡觉了。但今天起来,手腕肿起来老高……疼的很。

    自己也觉得奇怪,这是咋回事,也没咋着啊……怎么就肿了。

    如是说码字累的,我自己也觉得荒谬啊……以前爆比这个月还多的时候也有,手腕也没肿……

    今天撑着写了两章,不能动弹了。

    我先歇歇,今晚热敷下,上点药,明天看情况通知大家……t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