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四百二十一章 往事如烟【第九更!】
    “我不喝酒。”赵平天说道。

    “我喝啊。”叶笑说道:“相逢便是有缘,须当有酒庆祝;再说了,不喝酒便听赵兄你的故事,总感觉欠缺了一些什么,难免索然。”

    赵平天闻言就是一怔,一时愣然,半晌才道:“这话倒也不错,那我也喝便是。”

    当下便搬起一坛酒,仰起头,咕嘟咕嘟……居然眨眼间就是半坛酒下去了。

    叶笑看的眉框乱跳,我靠,这也叫不喝酒,若是这也叫不喝酒,这世上没有几个喝酒的了。

    狂饮一番之余的赵平天放下酒坛子,眼睛定定的看着叶笑,道:“风君座,我问你,你真的能看到柔儿,我的柔儿?”

    叶笑不由自主的再度施展阴阳眼,向他身边看去。

    只见那个一身温柔气息的少女,仍旧在那一团灰雾之中,也在很有些期盼意味的看着自己。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你的柔儿,但我确实看到一个眉心有颗朱砂痣的俏丽少女,她现在就在你的身边。”叶笑肯定的点头。

    赵平天仰天微笑:“真的么?柔儿,你竟一直在我身边么?我竟始终懵然不知,老天待我不薄”

    灰雾之中的少女闻言之下,轻轻叹息,泪眼盈盈的注视着他。

    叶笑道:“赵兄,敢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相信知道了始末情由之后,我能给予你…你们更多的援助”

    赵平天情绪显然很激动,抓起酒坛子又喝了两口,道:“这件事,就算你不问,我也会说,你……哎……此委实是我的平生憾事……一时间,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眼神一下字迷蒙了起来;似乎就在这一瞬间,已经回到了那久远的过往,重回那刻骨铭心的往事之中……

    “柔儿,是我的未婚妻……”赵平天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目光变得异常温柔起来。

    “那时候,我是一个廪生,天天只知道读书写字,期望有一天,金榜题名而柔儿,是我家邻村的一个女孩子,我们两个从小青梅竹马,两家大人见我俩人情投意合,便为我们定下了婚事……”

    “及至我年满十八岁的时候,柔儿十七岁,我们已经开始准备成亲的事……”赵平天苦涩的笑着,眼底深处,乃是一片心痛的温柔:“……我们农村孩子,没那么多讲究,小时候,就天天在一起玩耍;长到十四五岁,大家都懂事了,偶尔矜持了一下,但随即就又在一起玩了,全无芥蒂更没觉得哪里不妥……”

    “我们两个一直很好,两心如一,柔儿在家里,也已经做了嫁衣……”

    “但,突然有一段时间,我去邻村的小河边……那是我和柔儿私下里约会的地方,我们都会刻意避开别人,在哪里单独见面,但那段时间,我接连去了十几天,柔儿都没有去,这是以往没有生过的事情……”

    “最初还以为是彼此婚期将近,女儿家矜持,暂时回避见面,我勉力耐下性子,如是又过了几天,我终于再也忍不住想要一见柔儿的渴望,厚着脸皮去岳父家里,想着大家马上就要成亲了,就算她不给我见,我偷偷看她一眼也好

    赵平天黯然叹息一声,目光怔怔的看着前方。

    半晌不语。

    叶笑并不催促,自斟自饮,两杯酒下肚,却自心中叹息;恐怕,故事的转折,就是这一次的见面了吧?

    他抬头看着灰雾之中的少女,少女正自满眼哀怨爱怜的注视着赵平天,目光一瞬不瞬。

    “就在那天……我如愿见到了柔儿,柔儿正自满脸笑容,欢欣无限地跟一个年轻的公子手挽手在一起;神态很是亲密,那是跟我也在一起也不曾见的亲昵欢愉……及至看到我的时候,柔儿的脸色瞬时白了……”

    “你应该能够理解我当时的感觉吧,我我……”赵平天痛苦的低下头:“……当时的我愤怒万状地上前质问,问那男子是谁?你们什么关系?”

    “柔儿当时冷漠的望着我,说,她一直以来只是把我当哥哥,并没有并没有把我当情郎,而且,而且……”赵平天说道:“当时,柔儿说,跟我在一起,毫无安全感,直到这个人来了,她才知道,她真正喜欢之人是个什么样子的,我……我只不过是她生命之中的一个过客,一个有缘无分的人”

    “她真正喜欢的是强者,是盖世英雄……她说,乱世之中,只会读书有什么用?万一打起来,难道要用书本跟人家打么?四体不勤的读书人,只是最纯粹的弱者”

    “她再三强调说,女人最需要的就是安全感,而他身边的那个男人拥有人元境巅峰实力……我却只是个不仅没有钱,而且还没有实力的穷小子,就连引以为傲的文采,也不过只是一个廪生,连秀才都不是……”

    “总而言之,就是文不成武不就,毫无前途,完全看不到未来。”

    “她说,天哥,我也不难为你;若是你是一位武修高手,那么嫁给你倒也无所谓;但是……问题是你不是……”

    “她说,若然你不是高手,你有钱也行,钱可通神;你没有钱,你有前途也行,有前途就是有未来,就算你银子和前途全都没有,有实力也行,但现在你却是什么都没有,我怎么跟你?敢跟你么?真跟了你,去喝西北风么?就算有情也难以饮水饱,何况无情”

    赵平天说这段话的时候,有些自嘲,有些感伤,唯独没有的,就是那种被心上人看不起的愤怒。

    叶笑见到这个状况却没有如何讶异,以这两人的状况而论,这其中若是没有某个蹊跷才真是怪事呢

    “当时我就绝望了,我便问她,当真是铁了心的要跟那个男人走么?以往种种,尽如云烟么?”

    赵平天苦涩的笑着:“柔儿说……她身边的那个男人还有三年才艺成下山,三年后,就是她们成亲的日子……她说,天哥,你若是在三年后,你能够打败他,我就还是嫁给你。”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