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三百零九章 路遇【第五更!】
    “天哪,我到底该如何处理这等错综复杂到了极点的关系?”闻人楚楚心中哀叹不已。

    冰心月眼中迷惘复杂的神色变幻,隐隐然,脸上竟现出几分红晕。

    若是闻人楚楚心思不是这么乱,以她的聪明、阅历、人情世故方面的练达,定然一眼就能看出来师父的不正常;但,现在却是根本无暇顾及这些方面的时候,哪里还有心思精力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师徒二人都沉浸在自己的心事之中。

    不可自拔。

    叶笑携两袖金风,满载而去,一路毫不停留的出了城门,马不停蹄的直奔城外,去到了那座“从天而降”的奇迹冰山上,就此消失了踪影。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里,一个白衣少年,骑着一匹神骏的白马,施施然进入了城门。

    守城官兵纷纷施礼:“叶公子。”

    叶笑含笑回礼:“兄弟们辛苦了。”

    众将士寒暄一番,目送叶公子高头大马踏踏踏进城。其中一位守将迷迷惑惑的挠着自己的头皮:“咦……今天一天可没见到叶公子出城啊,怎么突然从城外归来?是我记错了,还是看走眼了?”

    另外一人鄙夷的说道:“就你这猪脑袋,能记得住什么?说个话都颠三倒四的,你也不想想,这些天城门处来来回回这么多人,进进出出不下十几万人,你能全部记得住?你以为你是谁啊?”

    这位守将依然是疑惑不已:“不是不是,城门人来人往,自然不会记得太多,但如叶公子这种人,总是会特别留心的,不该记错啊,肯定是走眼了。”

    “又或许叶公子其实是昨天出去的呢?再说了,你没事的时候多琢磨琢磨抓几个奸细多好?琢磨叶大帅家里的公子……真是闲得你了”

    另一位偏将不满的瞪眼喝斥。

    “是,卑职遵命。”这位守将拱手答应,不再怀疑这件事,其实本就没啥怀疑,不过就是兵士之间的没事扯闲篇,哪里有那么多的质疑。

    叶笑骑着高头大马,一路招摇过市,高调行事,这才不负京城三大纨绔之名,隐隐然更有之的派头。

    不意刚刚走到叶府门前的时候,只见对面一队人马自另一个方向浩荡而来。

    注目看去,只见,对面来人包括太子爷,二皇子,三皇子,还有最小的皇子辰志,还有左无忌,还有兰浪浪……总之就是好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前呼后拥而来。

    对方乍一看到叶笑跨马而来,似是所有人都是眼前一亮。

    “笑笑,你这混蛋于啥去了,早不出去,晚不出去,偏这个时候出去……真是可惜啊,错过了那么大一场热闹好看。”兰浪浪大呼小叫,率先冲了过来。

    叶笑还在跟所有人颔打招呼的当,早被兰浪浪一把抱住,许是兴奋过度,竟是将叶笑整个人给举了起来。

    兰浪浪真的很兴奋,手里捏着六百颗灵丹。

    这可是无价之宝

    虽然对于宗门中人、江湖人乃至各大势力而言,六百颗金创灵丹虽然可说是伤科圣药,但只局限于外伤,效果过于片面,意义未必很大。

    但对于战场厮杀,却绝对是救命神药,或者比什么丹云神丹,还要来得更实在,你一颗丹云神丹再怎么神奇,也就令一人转危为安、沉疴尽去,一颗金创灵丹却可以令三名重伤者还魂续命,疗复伤体,实用效果高下立判。

    此刻兰浪浪竟是说啥也不敢自己一个人回去了,万一被人打劫了怎么办?这些灵丹,也许就是两千条军中男儿的性命,眼珠一转,顿时将主意打到了身边的太子一于人等身上:这岂不就是现成的保镖?

    于是兰浪浪死缠烂打,拖着这伙人一起结伴而行,先送自己回转兰大将军府;在左无忌有意的推波助澜之下,一顶‘将士命脉,国家安危,的大帽子扣下来,太子加其他几位皇子也只好捏着鼻子,带着侍卫,护送兰浪浪回家。

    却没想到在半路上无巧不巧遇到了归来的叶笑。

    三位皇子心中都是一阵阵的不自在。

    丫的,原本还道今天拍卖场中,京城三少三缺一,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凑齐了……

    “那种热闹,我才不去凑呢。万一趁乱再被人打一记化骨掌,那可就真麻烦了,上次已经害得我家老头子元气大伤,再来一次,我和我家老头子,还有活路么?”叶笑淡淡的笑着,将兰浪浪从自己身上扒拉下来。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在场众人也没有太在意,毕竟不是当事人,作为当事人的叶笑,当时命悬一线,随时玩完,此刻几句牢骚,实在平常得很。

    然而另一个当事人太子爷脸上的表情却不免微微一变。

    而在太子身后、宽袍大袖的关正文也是神色一僵。满是忌惮的眼神,偷偷观视着面前这个白衣公子哥儿,竟莫名地泛起一种由衷的无力感。

    “叶公子吉人天相,逢凶化吉,如今身体可是恢复得差不多了吧。”太子笑吟吟的亲切的说道:“想起上次孤去你家探望之时,叶公子还是处于昏迷不醒之中,、不意这才几天,叶公子已经是这般容光焕,判若两人,果然是吉人自有天相。”

    “多得太子鸿福庇佑。”叶笑笑吟吟的说道:“说起来当日还真的多亏了太子爷,呵呵,要不是太子多方奔走,只怕还真拖不到家父赶回,小可之命能否保全都在两可,更遑论伤好得这么快,这件事委实是要多谢的,等有时间了,我好好摆一桌,正式答谢。”

    太子含笑答应。

    两人这番对话,入情入理,恰如其分,就当真好像一方泱泱大度,对臣子关怀备至,另一方则是自肺腑的感恩,溢于言表,付诸行动。

    但,太子心中却是隐隐感觉,叶笑今天说的话,好像有那么一点话中有话的味道?

    是错觉么?不是错觉么?应该是错觉吧

    纵然明知事情也许有那里不对劲,太子心头仍是强迫自己不往坏的方向设想,宁愿这是错觉,就只是错觉,只因为,若不是错觉,若是那件事东窗事,后果将沉重到自己无法承受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