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294章 合作!
    白公子看着叶笑:“你既然能够了解夺天神丹的掌故,想必也知道那位大能者是谁。”

    叶笑点头:“这个自然,我很清楚这个传说的一切,更加明了这位大能者的身份背景,当年的盛况,本就是丹师一脉亘古以降的莫大盛事,亦是再难复制的盛事!”

    “连他也是耗费了三年之功。聚集了众多位面,合共九万名丹道宗师同时炼丹,宇宙之内所有适用药物采集一空,经历了太多太多次的失败,才终于在一次机缘巧合的情况下,被一位丹道大师炼出来一炉夺天神丹!”

    “此事最终固然解决了燃眉之急,令到大能者之子解去天道反噬。然而自此以后,再也没有新的夺天神丹问世。纵然是哪位成功炼制出夺天神丹的丹道宗师,在那次之后,亦曾多次尝试,希望可以再炼此丹,却始终徒劳无功,那位丹道大师在临终之时,仍对此事郁郁,将那一次的成功归于幸运,一次机缘巧合。”

    白公子淡淡道:“你能拿出来丹云神丹,这是事实,不容抹杀,你的丹道实力,亦属惊人,确实可说是千古难得一见的丹道奇才,然而你迄今为止现世的灵药,纵然尽都是丹云级数的灵丹,但那些灵丹本身层次极低,只能作为修炼之用;若是勉强应用于其他方面,效果可谓甚微,而夺天神丹,虽然只得丹云神丹一个位阶,却是真正意义上的天谴神丹,单论丹道位阶,还要在九转金丹之上,换言之,与你之前所炼制的那些丹药,差共天地,根本无法同日而语,我很有兴趣知道,你到底有何信心,可以成功炼成此丹,成就万古不成之伟业?”

    叶笑坦然道:“公子所说的不错,炼制此丹确实有几大难点,首先,丹成丹云便是炼制此丹的第一个难点,亦是基本要素,而原因我之前有提到,这里就不再赘言,而第二个炼制难点,却是因为此丹的炼制药材,本来炼制夺天神丹的药材不算多稀罕,然而在那些药材,却足足有九九八十一种对立。”

    “一百六十二种药材,分作八十一个派系,两两对应,而且是对冲;每两种药材,又与其他的药材各自对冲,彼此更加不能相容……如此一种种矛盾叠加,几近不可计数。我潜心研究之余,得出一个推论,这夺天神丹,或者就是在这种亿万种矛盾同时存在之中,寻觅出一个近乎不可能存在的平衡;才能够炼制成丹,只要稍有偏差,便是前功尽废。”

    “这其中,不光是药力药理,还有制药配药的手法火候,心境神念,方方面面的各种平衡……真正炼制起来,又岂止是难如登天,因为登天绝对没有这么难。”

    “所以,一如公子所说,比起一般的修炼所用丹云神丹难度,的确是不可同日而语。”

    叶笑傲然一笑:“不过,炼制夺天神丹的要点,仍在于丹云级数,炼制丹药手段纵然如何艰难,制药有心,仍有可为;反而是丹云级数这一条件,纵观诸天寰宇,亘古以降,出现的丹云灵丹,一共也只得寥寥之数,几乎屈指可数。”

    言下之意:只有我!能!

    白公子点头:“你说到点子上了,近千年以来的诸天寰宇,却是已久未有丹云级数的灵丹现实,却不意在这等低级位面。竟尔出现如此之多的丹云神丹,所以,若说是还能有一个人能够练得成夺天神丹,那么,这个人除了你之外,确实是不作第二人想的。”

    婉儿精神一震。欢欣之意竟尔更甚,此事既然得公子认可,便是公子也确定了风之凌的能为,最终得到夺天神丹的机会,至少有五成以上。。

    叶笑微笑道:“如此说来,公子是首肯了我们这一次合作,彼此建交。”

    白公子淡淡的笑了笑,道:“不错,我认可了你的底牌,不过,你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够拿得出夺天神丹呢?这却是另一个问题,亦是更为关键的为题。”

    “这个问题说易不易,但说难也未必就难以解决。”叶笑道:“我最迟应该在一年之内当可炼制有成。但若是材料真个充足的话,八九个月也未尝不可能。”

    “材料完全不是问题。”婉儿立即说道:“你可尽速列出所需药品单据,至多三天内,我就能凑齐!”

    “我自然是不怀疑婉儿姑娘的能力,但另一个问题却是……不能只得一枚夺天神丹的药材。”叶笑苦笑一声:“我虽然有十成把握可以将之炼制出来,却未必一次就能令其达至丹云级数,而不成丹云级数的夺天神丹,只是废丹,对于公子而言,没有意义,其实,我若说第一炉就能炼出来的,白公子与婉儿姑娘信么?!”

    婉儿的心情现在显然十分好,竟然咯咯笑了一声,道:“自然是不信的,若非有这许多丹云级数的灵丹在前,我只怕连让你尝试的机会都不会给你,若是传说中的夺天神丹真的那么好炼制,又岂能成为传说,这个中玄虚,我自然是明白的,药材不是问题,你可以进行不断的摸索,探究。最终,只要给我看到成果就好!”

    “不止是成果,一年之内我一定要看到夺天神丹……”白公子眼神凝定,道:“不,我只能给你十个月的时间。若是时间再长了,我自己都能恢复过来了……你的那夺天神丹,也就无用了。”

    “一如婉儿姑娘所说,个中玄虚,明者自明。”叶笑点头:“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若是到时候拿不出,翻云覆雨楼想要如何便如何;这不到一年的短暂时光,对于贵我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没有意义!”

    白公子沉默的点点头,表示认同叶笑的说法。

    对于这一次的双方合作,又或者说是一次交易;白公子心中实则有着无限的抵触。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在这样的情况下与人合作。

    那是一种被胁迫,甚至被诱惑的微妙感觉。

    这种感觉,让白公子心中很是不爽。

    但看到婉儿那种难言的期盼,那份溢于言表的雀跃,那种发自内心的欢欣,却又心中不忍断然否决。

    “自从来到这人世间,我的性情,竟也是变化了不少。”白沉看着婉儿脸上似乎要发光一般的喜悦,心中竟是不由自主地柔软了起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