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温柔
    “以我估计,他们十有八九是知情,你并非是他们亲生的。更关键的是,他们如今都已经过世了。”叶笑道:“你的担忧完全没有道理,且也太过狭隘了。”

    “可是我知道。我也知道他们决计不会怪我,但我自己却是会怪自己的。”冰心月道:“纵然他们已经逝世了,我也不想让他们在九泉之下难受。”

    “我想……先逃避一下。”冰心月矛盾的说破了自己心底最真实的想法。

    “我明白。”叶笑有些欣慰。

    “我们继续吧?”冰心月有些软弱的看着叶笑,然后脸上突然间一阵羞红。

    因为,一直到现在,她才感觉到,叶笑的左手,还放在自己小腹上,而身后的右手,居然在自己臀部紧贴着,更离谱的是自己的整个身体,级已经完挤在叶笑的怀里面。

    貌似好像大抵是自己刚才自行投怀送抱的呢……

    心头大震之余,急忙挣扎起来,重新盘膝坐好,心头却自砰砰乱跳,只是这一次,却出奇地没有升起之前那种羞怒的心情。

    接下来的三个时辰,叶笑仍是心无旁骛,全力以赴,大肆吸取冰心月体内的寒气,一直到了华灯初上,居然还只是吸取了冰心月体内寒气的一成。

    甚至是还不到一成的分量。

    比之当初为闻人楚楚解除功劫却是要费劲得太多了。

    叶笑甚至可以断定,若非今日机缘巧合突破了天元境瓶颈,未臻天元境的自己,根本就负荷不了冰心月功劫寒气的反向冲击

    “今天暂时先到这里吧。”冰心月低着头,柔声的说道:“你也累了一天,明天还有拍卖会,回去养养精神吧。

    此刻冰心月说话的语气,骨子里可说是很温柔的,虽然乍一听还是之前那种淡淡的口气,但,与以前的她,却已经完全不同了,几乎就是本质的转变。

    如果此刻更加熟悉她的闻人楚楚在旁的话,估计能惊讶得眼珠子掉一地,师傅居然也有这么女人得一面么?

    可惜叶笑的情商实在太那啥了,居然半点也没有听得出来,很随意的点点头说道:“如此,也好。”

    当下收功,站起身来,貌似从容不迫,实在欠扁至极。

    冰心月不知为何,莫名地怔了一下,这才徐徐站起身来,低头整理自己衣服。

    片刻之后,竟是一言不的当先走了出去。

    叶笑心下腹诽不已:这叫什么事呢?刚才为你解除功劫,本少爷可是差点累死,你就算不说一堆好听的,起码得说声谢谢吧,就这么云淡风轻,轻描淡写,施施然的出去了?就你这样的,还指望老子帮你守秘密,真是情商太低了吧?太不懂点人事了吧……

    外面的闻人楚楚两手交叉,脸色焦虑万分地走来走去,时不时地抬头向房内看去,眉头紧锁,偶尔深深地叹一口气,然而眉宇之间的纠结之意溢于言表,始终不见舒缓。

    终于等到两人先后走出,闻人楚楚第一时间就冲了上来:“怎么样?有效果吧?应该有吧?肯定有吧?肯定有的

    一边问,一边仔细观察两人脸色,一连串似问似答,自问自答的的语气彰显其心中的紧张。

    “哎……”叶笑轻叹一声,一脸的我已经尽力了……

    “啊?没效果?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在我身上分明效果很好,怎么到了我师父哪里,就没不行了呢?是不是你没尽力,肯定是你没尽力……”闻人楚楚又是一连串的问话自答,越到后来,语气愈显低落,几乎带了哭音……

    “我去?我说什么了?我不就是表达一下感慨么?我又说没效果么?你这人怎么老是没问清楚话,就把事情往最坏的地方去想”叶笑也看闻人楚楚已是眼眸湿润,晶光盈盈,不敢再搞气氛,自抬身价,赶紧把话往回拉,这会自己功力大耗,这丫头最喜欢用拳头和自己说道理,这会要是被招呼,实在没有招架之力,就是白挨一顿打,自己先撩者贱,没处说理去

    “啊?那就是有效果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一定有效果的,肯定会有效果的,我知道的……”闻人楚楚顿时破涕为笑,不对,是破“未泣”而笑,表情欢愉至极。

    叶笑真心佩服这姑娘,以前就觉得其精明于练,怎么这次重逢,恍如判若两人,怎么就这么情绪化呢?还这么的罗里吧嗦,这怎么弄的呢?

    “既然有效果,想必可以很快就能全面化消灾厄吧?是这样的对吧……嗯,既然有效果,你刚才‘哎,什么?你…你吓唬我?吓唬我很好玩么?”闻人楚楚一旦得知师傅功劫有救,无限欢愉,更瞬时便恢复了平素的机警,旋即想起刚才某人的故作姿态,即时凶相以对,某人若是不能自圆其说,被胖揍一顿的命运难以逃过。

    “你这人怎么这么的冲动鲁莽呢?我刚才那一声‘哎,也是自内心,这次疗伤虽然也算有所进展,但效果不算甚佳,比之你那次,差了许多”叶笑赶紧继续补救。

    “嗯?怎么会呢,我那次效果明明很好,怎地到了我师父这就”闻人楚楚欢颜顿敛,追问道

    “你的功劫与你师傅的功劫怎能同日而语……”叶笑苦笑一声:“你师父修为强大,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完事的,肯定需要多次化解,估计还得好多天”

    冰心月颔说道:“不错,风先生的疗复手段确实神妙,但整个过程却是颇耗时间的,非一时三刻可解决。”

    说罢,竟是怔怔的出神。

    一副心事重重,竟貌似已经有些魂游物外的样子,显然是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眼角隐隐然有些泪光闪烁。

    闻人楚楚心中奇怪,师父这般失态的样子,自己也是次得见,而且是心事重重,并非儿女私情的患得患失……

    显然不是因为风之凌,而是另外有其他的缘故。

    那么,究竟是什么事情?竟然师傅陷入这般的情绪波动之中,先前不是只是在接触功劫么?难道又另有什么特异的变故?

    但冰心月不说,闻人楚楚却也不敢继续追问。

    t昨天一天活动……么时间码字,晚上又有活动,一直熬到了现在……大家久等了。

    我会补偿的。

    t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