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二百四十三章 借卿突破(下)
    叶大公子今天的嘴炮功力挥显然远远乎寻常,竟能将信口雌黄挥到常人难以想象的高度,竟在闻人楚楚大小姐“胖”“粗”两厢桂冠之外,又再多加了一个“暴力女”的头衔

    闻人楚楚满脸的怒不可遏,爆炸一般的狂怒起来,尖声道:“风之凌,我打死你啊啊啊……”

    随着尖叫之余,闻人楚楚竟又再多加了几分力量。

    此刻闻人楚楚的施为出来的威能,单以杀伤力计算,足以杀死这世上任何的天元境武者

    “轰”的一声,两个人的极限威能就此猛地对撞在一起

    然而,就在这一刻,却突然间生了一件包括冰心月在内,也要为之瞠目结舌的事情。

    之前的战局,可说全部都在冰心月的掌控之中,直到两人以最强攻击力对轰的那一瞬,仍是如此,那一瞬,冰心月已经做好准备,就在两人对轰威能达到最定点的时候,她便会出手,一举消弭两人的对轰威能总和,闻人楚楚与叶笑目前功力在这位大高手眼中,委实是不算什么,就算不是易如反掌,也是轻而易举、

    可是,就在这一刻,叶笑突然间撤开了自己的前推之力,甚至更进一步地放弃了自身的防护力量,同时猛地回收

    这样一来,已经打出去的紫气东来神功威能,与汹涌而来的凌霄冰玉神功威能,当真如同山洪爆一般的极限倒灌而回

    这什么情况?

    双方火拼如火如荼,各自催动极限威能,一决高低,闻人楚楚功力尚浅,还远远没有到收随心的地步,这一拼,易而难收,只能保持惯性的持续出凌霄冰玉神功威能。

    旁边的冰心月,此刻也慌了手脚,若说刚才还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此刻的变化,就是意料之外的意料之外,太意外了,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因为这个风之凌的做法,跟找死没有区别

    叶笑刚才将自身修为极限引爆,可说是叶笑自身最强猛的极致一招,在将出未出之际,猛地收回,自身将无可避免的承受全部攻击威能的反噬力,而当前的情况,在承受自己全力一击之余,还要继续承受来自于闻人楚楚的最强一击,这一瞬,等于是叶笑与闻人楚楚强强联手,各施极招,联袂攻击叶笑自己,叶笑自身还要没有任何的防护之力,实得惠的全面承受

    冰心月对于这个状况变化,实在是太意外了,竟是愣了一愣,没能在第一时间抑制,而就在她回神欲阻,希望可以救下叶笑小命的时候,却又再次被眼前的变化给惊呆了

    此刻的叶笑双手环抱,正自做出一个怀抱天下的特异姿态,竟是在狂猛吸收自己加闻人楚楚的极限联袂攻击威能

    竟然在一瞬间,将全力进攻,转变成了全力吸纳。

    就在这一刻,叶笑体内的经脉突然间变成了一个极度诡异的,能够吸纳无限灵力的黑洞将所有倒灌而回的沛然灵力,一股脑儿全部吸进来。

    两人联袂的极限威能强势通过经脉,“轰”的一声悉数倒灌回自己的丹田

    咚

    连闻人楚楚与冰心月两人都清晰地听到,在叶笑的丹田位置,传来一声沉闷的闷响声。

    那声音,就好像是一颗炸弹,在距离地面之下数千丈之下的地底深处,突然炸响。

    由内而外,沉闷却骇人的闷响声

    噗

    叶笑的口中猛地喷出来一口腥红的鲜血。

    鲜血如箭,竟自飞溅在十丈外的雪白墙壁上,绽放成为一朵极尽瑰丽的梅花。

    闻人楚楚与冰心月师徒二人见状都是脸色煞白,同时扑了上来。

    “你……你没事吧?”

    “你……你伤的怎么样?你这怎么会……怎么会不闪避……反而吸纳,你你你你这是自己找死吗?”

    师徒二人乱糟糟的问道。

    在两人眼中看来,叶笑这样的作法,根本就是在自己找死

    就算你的经脉很宽阔,可以容纳如斯沛然灵力通过,就算你的丹田异常强韧,可以负荷得了这一击的攻击,。你现在的真实修为,还不如闻人楚楚。

    你怎么就敢将自己的所有修为,在打出去之后,再挟裹着比自己强大很多的对手的灵力,统统吸纳回自己的丹田之中。

    单论你自己的那股灵力,便已经是你丹田承载的容量极限,还要再加上闻人楚楚的极限攻击灵力,这样强行吸纳的结果,就算运气好,没有即时死亡,却也逃不出被量的灵力鼓爆丹田,爆炸而死。

    这货不会是疯了吧?

    却见叶笑在吐出那口血之后,立即闭上眼睛,浑身紫气缭绕,静止着一动不动。

    下一刻,从他的肚腹之中,突然连续不断地出来咕咕咕的声音,随即又转变为好似开了锅一般的声音,紧跟着,肚腹位置便已肉眼可见的度迅胀大了起来。

    看得出来,他现在非常痛苦,因为脸上的表情都已经狰狞扭曲了。

    但是叶笑只是紧紧的闭着嘴,竟然连一声呻吟都没有出。

    浑身紫气缭绕,紫光竟是越来越盛。

    给人一种“这个人即将要爆炸了”的那种感觉。

    冰心月皱着眉头,看了闻人楚楚一眼。

    闻人楚楚此刻已经是脸色煞白,手足无措,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颤声道:“师父……我我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我我……他怎么样?他没事吧……你快帮帮他啊……”

    冰心月叹了口气,却是摇摇头。

    这一下变故,变生肘腋,来得实在太过突然,也太过出人意表,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自杀式行为,纵然是冰心月的修为能力,也是束手无策,徒呼奈何。

    闻人楚楚“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哽咽道:“师父,您快救救他,喔喔……我不想让他死,我一点想要让他死的念头都没有……”

    说到这里,说到这个‘死,字,突然间心如刀割,难以自已。

    这种感觉来得突兀,连闻人楚楚也不明白始末由来,就只是感觉悲从心来,不可断绝,那是一种万念俱灰,天地失色的绝望悲痛。

    然而便在这时刻,叶笑的身上突然间猛地出一声沉闷的声音,似乎是灵魂深处的颤音一般,让两女都是一惊。

    因为,这是……突破的声音

    起自心灵深处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