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我很生气
    这一剑的来势直如风雷;出剑的人对叶笑的愤恨显然已经去到了极处,这脱手一掷,力道大极;就算是刺入了苏夜月身体,仍旧依着惯性进而深深插入叶笑的心脏

    叶笑对这一点,早已经看得清清楚楚。

    今天,看来我们两人当真是要死在一起了。

    这个傻丫头啊……

    为什么要总是做这些没有用却让人这么感动的事情呢?

    明知道回来无用,却非要回来赴死;明知道挡住无用,却非要去挡,想要先我一步,魂走九泉么……

    这个笨笨的小丫头

    叶笑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在心中泛起这个笨笨的小丫头,这句话的时候,突然涌起来一股莫名的温馨。

    苏夜月刚才的最后一句话,暮然涌进了他的脑海。

    “今天我就是你的妻子”

    夫妻同命,同生共死

    叶笑突然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眼看着走势奇急的长剑剑尖就要刺入苏叶月的胸膛,三位天元高手见状急疾跃起抢前,想要抓住剑柄,避免小丫头死厄,然而,每个人却都是慢了半拍

    眼看着苏夜月就要就此香殒玉消,所有人眼中都涌现懊恼之意

    想不到在全盘掌控局势的大好情况下,居然还出了这样的意外。

    但,事情赫然已经无法挽回。

    然而……事情真的无法挽回吗?

    世事无绝对

    便在这时,突然一个声音略显急促的响起——“定”

    轰

    整个时间空间,天地万物,竟突然就此凝固

    当真就是天地万物无一例外,似乎连天空的风,也在这一刻生生凝住不动。

    所有人、所有事物,都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定在了当地

    包括这座山

    这片天

    这片风云

    以及这柄剑

    那柄原本走势无匹,势无可缓的夺命之剑,仍旧维持着原本的姿势,生生停在了苏夜月胸前,凝定在半空之中。

    下一刻,一只洁白的手很突兀地伸将出来,整个天地之间,连风云都不能稍动,却唯有这只手能动。

    这只手缓缓地将那柄剑抓在了手里,轻轻一抖,整口剑就这么化作了寸碎片,叮叮当当地洒落一地。

    所有人仍旧维持着全然不能动弹的凝固状态,却丝毫不曾妨碍众人的眼睛正常视物。

    自然将这惊骇一幕,尽数收入眼底

    原本毁去一口剑,倒也未必如何震慑人心,可是在这样特异的氛围之下,却是足够惊人动魄,惊世骇俗

    下一刻——

    一个声音以一种松了一口气的口吻说道:“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徒弟,险些让你们在我面前给杀了……你们真真是好大的胆子啊,好大的胆子。”

    这个声音包含着无限威严,却也轻柔娇脆。

    竟然是女子的声音。

    显现出如斯威势之人,竟是一个女子?

    再下一刻,随着“卡”的一声,似乎是空中突然碎裂了一大块玻璃;恩,准确一点说,应该是整个空间就像是一整块玻璃一样碎裂了。

    众人分明可以看到,原本完全凝成一体的空间,很突兀,全无征兆地出现了一道道黑色的空间裂痕,然后空间一阵扭曲,又再度恢复了原样。

    然后众人赫然现,自己的身体居然又能够动了。

    所有人面对这一连串的变化相顾骇然

    包括叶笑在内

    叶笑震惊到了极点的注视着前方某处。

    那里,一个宫装妇人恍如从虚空走出,施施然走到了苏夜月面前。

    整个过程,尽都轻描淡写,毫无半点曲折

    她的姿态,就好像是打开了一道门帘,然后来到了房外那样的自然。没有半点的烟火气。

    在场的这些杀手或者只以为来人乃是一个绝顶高手,并不知道对方究竟是高到了什么层次。

    但,叶笑却是知道的。

    而且,叶笑还清晰的知道令一件事:就算是前世的自己,且处在最巅峰的状态,貌似也绝对达不到对方现在所表现出来这个层次的实力

    甚至是差天共地,完全没有可比性,差得实在太远了

    更形象一点比喻的话,对方已经远远地过了道元境九品层次

    换言之,对方的修为已经远远越了青云天域的所谓最高层次

    叶笑心中一片骇然:难道……这个女人竟然是来自大世界位面的人?

    此外,叶笑还注意到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在这个女人出现之后,冰山上突然有一种如同寒冰尽去,春暖花开的舒爽感觉。

    但,放眼看去,山上分明还是满目玄冰,尽是一片冰天雪地。

    而且空中,隐隐然竟然有七彩云霞汇聚。

    而这个女子的身上,那份号令天下,唯我独尊的气势也自隐隐展现。

    在她的脚下,有一片七彩云霞,悄然托着她的身体。

    她虽然就这么站在这里,却像是独立在世界之外,连这个世界的空气,也没有接触到她的身躯半点

    这个女人是谁?

    到底什么人才能拥有这样的威势?

    叶笑心思电闪,却又根本摸不到头脑,直觉千头万绪,难以理清。

    最主要的一层因素,却是在于,他也没有亲身经历过大世界的任何事情。就连这所谓‘大世界,的存在,也是模模糊糊的只知道一点点而已。

    “阁下是谁?”刺客中为的一位天元境高手以一种很充满戒惧意味,小心翼翼的口吻说道:“为何要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情?”

    那女子根本不理他,由始至终,就只是在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苏夜月,从上到下,任何一点细微的地方都不放过。

    苏夜月被那女子看得毛骨悚然,忍不住将身子往叶笑怀中缩去,颤抖的道:“你……你是谁?你要做什么?”

    那女子看了良久良久,脸上终于露出来一股‘果然如此、我很满意,的欣喜神色,道:“好孩子,重情重义,兰质蕙心,秀外慧中,冰清玉洁、清秀可人……果然便是我要找的人。”

    叶笑咳嗽一声,开口说道:“阁下是谁?找我未婚妻要做什么?”

    “她是你的未婚妻?”那女子眉头蹙了蹙,扫了一眼叶笑。

    之前,那女子不光没有搭理一于刺客,同样没有搭理叶笑,或者没有这一句“未婚妻”,连扫一眼叶笑的机会,都不会给予。

    虽然只是一眼,但叶笑却本能地感觉到了一阵强烈危机感,勉力维持镇定,道:“那又如何?”

    那女子淡淡一笑:“若是你还不想英年早逝一命呜呼的话,那么,趁着你还年轻,再找一个吧,你配不上她”

    苏夜月骤闻此言,顿时忘记了恐惧,愤怒地说道:“胡说八道我就是要做他媳妇”

    那女子满眼尽是无奈的摇摇头,目光似乎是看着一个完全不懂事的小孩子,轻声道:“你不懂,你不懂得,他配不上你,半点也配不上你。”

    她的手轻轻划了一圈,指着外面的所有敌人说道:“这些人,都是你的敌人?”

    苏夜月恨恨的说道:“他们统统都是坏人,打不过我爹爹,就搞这些掳人威胁的鬼蜮伎俩、卑鄙手段。”

    那女子嗯了一声,道:“这种人委实最是可恶,我平生最恨的,也正是这等人。”

    她沉吟了一下,道:“既然如此,为师的就帮你把这些蝼蚁清除一下,就算是给你的小小见面礼了。”

    苏夜月闻言迷惘的说道:“为师?什么为师?”

    宫装妇人温柔的一笑,道:“为师的就是我,我就是你的师父啊。”

    小丫头这下真正的愣住了,一时间心中有些错愕:怎么你就是我师傅了,我啥时候拜了一位师父?我咋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对面,为的天元高手愤怒地说道:“阁下是谁?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妄自插手,却是为自己招灾,告诉你,我们乃是翻云覆雨……”

    那宫装妇人闻言终于动容,皱起眉头,淡淡道:“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敢威胁我……呵呵……真真是稀奇啊。”

    说着,她头也不回的玉手随意一圈。

    叶笑等人顿时觉得,这片空间竟再一次的凝固了

    而这一次的凝固,却是存在很明显的选择性的。

    因为,叶笑和苏夜月两人是没有任何事情,还是可以自由活动的;而这些杀手,却是一个也不能动了。

    就那么浑身僵硬的站着,竟是连眨眨眼皮都做不到了。

    那女子注视着苏夜月,满脸尽是温柔地说道:“好孩子,不要害怕,闭上眼睛,不要看这肮脏的一幕。”

    苏夜月纳闷的说道:“什么?”

    那女子无奈的摇头一笑,玉手轻轻伸出,口中轻轻道:“灭”

    “啪”的一声,空间再一次破碎

    只是这一次的破碎,却是连同被禁锢住的人,一起破碎

    所有的杀手,就在这一刻,随着空间破碎,整个身体缓缓的瘫软下来;并不是委顿在地,而是……整个人就像是没有了骨头,没有了任何的支撑点……

    就像是一滩烂泥,缓缓摊开;只不过一眨眼的时间,就从一个站立着的人,变成了一滩平平的铺在地面的模糊血肉。

    八十多人,此刻就像是八十多只平整的红色的蒲团,在地上静静的摊开着。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