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一百八十七章 母亲?母后?
    君座叶笑在这个当口,自然也是忙得不亦乐乎。

    而就在这个时候,白公子那一片神秘的竹林之中,却也来了一位不之客

    纵然是神秘至极的白公子,在见到这个人之后,却也是忍不住大惊失色

    竹林之中,白公子一身白衣,一派悠闲地端坐在轮椅上,眼神冷静而清澈地望着面前摇曳起伏的竹林,嘴角挂着一丝淡然的笑意。

    天下风云,因我而变幻。

    这种感觉,起初让他很有些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成就感,至少自我感觉很好。

    但久而久之,或者是因为经历过太多次相同的情形,渐渐习以为常,便如同吃饭喝水一般简单平常。

    甚至,渐渐的有些厌倦、乏味了。

    挥手起风云,掌握天下势,或者是一般人奋斗终生的最高梦想;但白公子想要掌握的,却并不是这个。

    这个“最高梦想”,在白公子眼中不过就是一个做过太过次的游戏,无论任何人也会厌倦、乏味

    虽然这个游戏足够浩瀚、足够震撼

    但,仍旧不外如是

    所以说,习惯,真正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

    “天道秘宝……”白公子转而遥望长空,脸上尽是一片沉思。

    自从当日被引下来之后,不管如何探测,都是石沉大海,并没有半点消息。

    这个结果让向来沉稳的白公子都不禁隐隐有几分焦躁了。

    分明都是已经成功了,但,为何偏偏就不见了呢?

    我费尽无数心力才取到的物事,最终竟无法到手,甚至为他人作嫁?

    一念及此,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婉儿和秀儿这会都出去办事情去了。

    这片竹林,就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白公子突然警觉此刻自己竟是异常的急躁,不复往日的云淡风轻,万事不萦于怀。

    这可不是好现象啊

    突然,天空中突然一阵急剧的风云涌动。

    云层中,隐隐有七彩光芒流溢闪烁。

    白公子身处的竹林,突来一阵清风,伴随着一股说不出的奇异香气。

    竹叶摇曳。

    白公子霍然抬头,惊疑不定地望着天际。

    随即,一道七彩霞光凝然眼前,就在白公子的面前,一个身着宫装的妇人赫然出现,似乎是从无到有,就在一瞬之间。

    一双眼睛淡漠地望着白公子,眼底深处,隐隐有一丝愠怒。

    白公子惊见来人,一下子直起了腰,失声惊呼一声:“啊……您……您怎地亲自来了?”

    宫装妇人淡淡说道:“为什么不能是我亲自到来,你不回去,我来都不能来吗?”

    白公子低下了头,轻声道:“不敢。”

    “不敢?我还真不知道你还有什么事情是不敢的?”宫装妇人冷哼一声,飘身来到他面前,

    一般意义上的“飘身”大抵就是修行中人,施展轻功,借助足部力,虚空漂移的短暂过程罢了,始终要受限于地心引力,绝无可能持久

    可是这个宫装妇人的“飘身”,却可说是真正意义上的飘身,说“飘身”当真“飘身”,

    移动中,脚下彩云涌动,竟真就是脚不沾地,一挥手之际,再见天空中风云汇聚,“呼”的一声,天空中汇集的云团蓦然冲了下来,眨眼间,所有白云就在地上凝聚。

    竟然在眨眼间变成了一张完全凝成实质的椅子。

    通体雪白,一尘不染。

    然后,宫装妇人才施施然坐了上去。

    白公子眼眶一阵跳动,一股无奈的笑意道:“母后还是受不得这世上半点污垢,如此我就不为母后奉茶了。”

    那宫装妇人如此大费周章的以云化椅,竟只是厌恶人世间的污垢,当真连人世间的任何一点事物也不想接触,便一茶一椅也不想触及。

    宫装妇人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道:“那两只小鸟呢?”

    白公子说道:“她们这会都出去办事情去了;母后若是有什么吩咐,我这就将她们召回来。”

    “不必了,”宫装妇人淡淡道:“若是看到她们,本宫只会更烦。”

    白公子沉默了一下,道:“怎么会,她们俩很不错。”

    “哦?”宫装妇人注视着他,眉头轻轻一蹙。目光中赫然多了一丝探询的意味。

    白公子没有再说下去。

    因为他知道,若是自己当真说出来想要娶婉儿和秀儿这种话,甚至只是表露出一定程度的好感,母后都一定会将这两个女子立毙掌下,杜绝后患。

    两人就这般彼此沉默了片刻,宫装妇人再度开口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我不想回去,真的不想回去。”白公子坦然道:“那个位子争得人太多了,我不想争,我只想要自己自由自在

    “自由自在?”宫装妇人叹了一口气,望着自己儿子的眼神终于露出来一丝温情,一丝怜惜,和声道:“自由自在,这四字说来简单,在这世上,又有谁不想要自由自在呢?可是你的身份,早已注定了你的未来,又怎么可能真的自由自在?你明知道你父王最喜欢的就是你。所以,单只是因为你父王的喜欢这点,他们兄弟几个人,也是断断不会放过你。”

    白公子淡淡的笑了笑,有些讥诮的说道:“怎么是他们兄弟?我们可都是您的亲生儿子。”

    宫装妇人皱起眉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过,母后这一次竟会亲自下来,我真是有些诧异了。”白公子说道。

    “倒也不是专门为你而来,而我是感觉到,在这个世界上,竟然有了一个凤体出现,所以才下来看看。”宫装妇人蹙起眉,淡淡的说道:“可是我下来之后,竟然看到了你不死不活的样子,我真的很不开心,如果那两只小鸟在附近,或者她们已经死了,护主不利,死有余辜”

    白公子苦笑。

    他可是知道,自己母亲修炼的功法,乃是无上级功法“凤舞神功”,此项神功,玄妙无比,威能惊天动地自不待言,更隐含足能脱天地极致的秘密,然而这项神功固然神异,对修炼者的要求也是极其苛刻,单只是唯有天生凤体的人才能修炼一项,就已经把门槛定死了;

    也就是说,本身拥有“天生凤体”的母后想要找一个衣钵传人的话,也必须要有这般体质的人才能符合最标准的要求。

    这个传承衣钵的夙愿本就是自己母亲一直横亘在心头未能圆满的大事,早已寻觅无数岁月,却始终不得,不想却在寒阳大6这等低级位面出现了这等天资之人

    至于她说她不开心,以及杀死云婉的话,绝对不是开玩笑

    当然,也可能就是随便说说

    因为,正如云婉两人可以视苍生百姓如蝼蚁一般,她们俩在自己母后眼中,何尝不是蝼蚁

    生,随意,死,亦随意

    不过一言而已

    “恭喜母后心愿将偿。”白公子恭敬地说道。

    “你也说是‘将,偿,还没见到,那里便做得了数。”宫装妇人轻轻说道:“沉儿,你真不随我回去?”

    “我的修炼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实在是不宜分心。”白公子低着头:“请母后放心,一旦大功告成,我便即回去

    宫装妇人幽幽的叹了一口气:“那你自个保重,我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若是时间长了,恐怕会造成空间失衡,大6塌陷。”

    “我明白的。”白公子恭敬地说道。

    “这是我这次下来给你准备的小东西。”宫装妇人扔下一个五彩戒指,悠悠道:“可别把小命丢在这等低级位面上,这点面子,就算你不在意,本宫还是在意的。”

    白公子低着头,手里捏着戒指,半晌才平静地说道:“母后请放宽心。”

    宫装妇人点点头,走上前,两只手轻轻的抚了抚他的脸,然后帮他整理了一下衣襟,退后了两步,看了看他,道:“我走了。”

    白公子竟没有抬头,涩声道:“是。”

    他生怕自己一抬头,看到母亲目光中隐藏的那份期盼,就忍不住要心软答应下来。

    宫装妇人再度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有些失落的说道:“你不回去,也好,省得我为了你们几个争来争去头痛……

    身子一晃,瞬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天空中,突然七彩云霞汇聚,瑰丽无尽。

    白公子抬头,怔怔地注视着刚才母后坐过的椅子,那是完全由白云凝聚的神异椅子,目光温柔而眷恋。

    “母后,我一定会回去的。”他低低的说道:“但……不能是现在啊……”

    另一边,叶笑正和苏夜月在冰山上相聚。

    对于这座自己创造出来的冰山,叶笑实在是兴致缺缺。更不要说前来游玩……

    但苏夜月却是很有兴趣;小丫头这段时间里闷闷不乐,心事重重,更因为风闻叶笑骨骼尽碎、重伤濒死的消息而悲痛欲绝,一共才几天光景,便已消瘦了许多,叶笑自然是于心不忍,前边刚和父亲敲定后续计划,后脚便找个机会告知苏夜月事情真相,总算哄得小丫头破涕为笑。

    t推荐一本书《只手遮仙》作者我本幕辰;乃是一本已经完本的小说,书荒的兄弟们可以去看看哦。t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