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一百八十二章 生死裁决!
    “人与人结交,追根到底还是因为能够得到某些物事,或者是得到友情,或者是得到爱情,得到尊重,得到虚荣,得到钱财……这些归根到底其实还不都是利益。而普通百姓也不会尊重一个沿街乞讨的人,更加不会加意结交,因为对方与自己的关系,至多只是一个自己施舍的对象而已;”

    “你能认识到这一点,我就很欣慰。”叶南天沉声道:“不过,你要记住一件事:纵然天下就是在这样组成,但你却不能因为这一点,就否决了天下真情。”

    “那是当然。”叶笑很是认真的点点头。

    叶南天这句话,显然是说到了点子上。

    纵然利益所驱,却也不能抹杀真情存在;否则,就失去了做人的根本。

    人,始终还是感情动物。

    “若是只为了皇帝陛下,那么,花费上一些力气,保全这个国家,倒也无妨;”叶笑说道:“但一想到皇帝的三个儿子都是那般货色……一旦皇帝陛下百年之后,帝国大权就掌握在这样的人手里,我就心中不爽。”

    “难道我们拼死拼活,就为了给这样的人打下一个铁桶江山?这个问题就暂时而言虽然远忧,但仍须得有面对之时”叶笑看着自己的父亲。

    叶南天这次良久良久都没有说话,道:“国家宝器,唯有德者居之。”

    叶笑点点头。

    父子谈话,这个话题告一段落。

    大家心照不宣,也就不需要再多说了。

    “这一次你杀人,你清洗,陛下或者会不高兴,但……大局为重,却也是不得不听之任之。然而等到天下太平,这样的人,仍旧会如同雨后春笋一般,成批成批的出现。”

    叶笑嘿嘿一笑:“所以……这种人你是杀不完的。皇帝陛下也不会真的陷入那种被忠臣事事掣肘的狼狈状况之中,结论就是……不用过分担心。”

    叶南天听完叶笑的分析,再度沉默了许久。

    或许,这一夜,是叶南天有生以来,沉默次数最多的一夜

    他望着自己的儿子,有些怔怔的呆了许久;想不到自己的儿子对于世情,竟也了解得如斯透彻,虽然有些地方过于偏激……但,但就那份谈吐之中展现出来的东西,以后行走在这人世间,就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然后他终于松下了一口气,轻轻地微笑了起来。他站起身,轻轻地拍了拍叶笑的肩膀,展颜一笑,道:“或许,将来有一天,青云天域之中,也能有你的一席之地。”

    叶笑心中震动了一下,抬头笑道:“这是必然的过程,只不过我的目标,却不会只得那么的浅薄。”

    青云天域的一席之地

    我的目标怎么会如斯浅薄么

    哪里不过就是一个过程,一个落脚点罢了

    浅薄?

    儿子刚才说的,真的是“浅薄”吗?

    叶南天看着自己的儿子,久久没有说一句话,再度陷入某种沉默的氛围之中。

    第二日。

    镇北军驻京中高级将领全员聚集,叶南天很于脆、杀气腾腾地举起了屠刀

    以一种极端蛮横不讲理的方式,将那些敌对家族敌对势力排成排的杀了下去

    这一天,辰星城的上空,被浓厚的血腥气全面笼罩,弥漫,俨如血池地狱。

    如狼似虎的镇北军先冲进去的便是右相家里,二话不说,直接封门,然后就是长刀出鞘,人头滚滚。根本就没有说话,自然也就没有对方辩解的余地

    就只是单纯的杀人。

    白刃相见,纵然再高明的诡辩,再犀利的词锋,有意义么?

    下一个目标便轮到了那位姜尚书。

    毕竟姜尚书的儿子,姜太岁才是这个事件的源头祸根,岂能放过

    只是,镇北军冲进去的时候,却现自己一于人貌似来晚了,因为姜尚书全家满门,都早已经死得于于净净。

    “恶贯满盈日,特来取汝头”

    再下面的乃是落款——‘生死裁决榜,。

    姜太岁家里,整整一百零三人连同两条狗三只猫七八十只鸡的尸体,都整整齐齐的摆在院子里。

    人一排,狗一排,猫一排,鸡一排。

    竟当真连一只鸡一只狗都没有幸免

    真正的,鸡犬不留

    唯一留下的,就只得一行血字,整整齐齐的写在墙上。

    其中,姜尚书父子被割去了六阳魁,死无全尸。

    这件事在极短的时间里,迅传开,传遍京城。

    与此同时,其他几个方向也爆出来类似的消息:其他的几个平素里作恶多端、横行不法的官员,一概被灭门,还有几个为富不仁的财主,也都被杀。

    之所以会认定这些人都是被同一组织于掉的原因很简单,也单纯,因为在案现场,都有留下相同的八个字:善恶判定,生死裁决

    对于这些人的玩完,无数京城百姓,拍手称赞,心中大快

    甚至,有些早些年受过迫害、却有冤无处诉的人家,高高的挑起了鞭炮,噼里啪啦的炸的烟雾弥天,庆贺沉冤得雪,天理昭彰。

    无数人,纷纷选择了在这一天祭祖。

    “当初,害我们家的人,今日终于遭到了果报。善恶判定,生死裁决请老人家在九泉之下安息……”

    香烛满道。

    来自军方、叶南天的清洗,虽然声势浩大,但,在民间传闻之中,却被这‘生死裁决榜,生生压了下去。

    一时间,无数官员人人自危,而叶南天本人,却也在这一场清洗之中,彻底坐实了‘无视国事,肆意妄为,功高震主,目无君上,的偌大罪名;在后世的史书之中,也是极尽口诛笔伐之能是,留下了千载骂名。

    但,真正的有识之士如何不知道,这一次的清洗,对于辰皇帝国的未来起到了多么巨大的作用

    叶南天这一次清洗行动,只有少数人是掌握了确凿犯罪证据,乃至通敌卖国的罪名,其中绝大多数却是就这么不管不顾地杀将过去。

    这场杀戮到了最后,直接就是半字不提罪名的事情,唯杀而已。

    当真很有点滥杀无辜的嫌疑

    但,在那一天之后,几个敌对的帝国都是愕然现:自己以往建立下的情报渠道,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无数穿云飞燕腾空而起,迅将这个极尽血腥的消息,通报整个大6。

    据说,敌国两位级统帅愤怒的掀翻了桌子,破口大骂叶南天简直就是蛮不讲理、肆意妄为、胡闹至极——要知道,要想培养一个混入辰皇帝国高层的合格内奸、又或者是拉拢一个辰皇高层成为自己人乃是谈何容易的事情?

    多少年的铺垫,多少年的付出,多少心血……

    那真是无论如何都数不清的事情。

    而被杀的很多人眼下还只是一味的付出着,培养着,还没有来得及挥其作用……就这么在叶南天蛮不讲理、肆意妄为,近乎胡闹的屠刀之下,彻底化作了乌有

    朝堂之上,大殿之外跪了一地的大臣。

    叶南天如此的毫无忌惮,全无收敛的肆意妄为,无可避免的引起了众怒。

    又或者应该说,这份众怒却也可以说是因为那份莫名恐惧而来——叶南天疯了

    就算是平素里官声还不错的官员,也都人人自危,唯恐那把蛮不讲理的屠刀在下一刻就到了自己家里,落在自己脖子上。

    对于一个疯子来说,哪里还有他不能做、不敢做的事情

    偏偏,这个疯子还拥有完全不可抗拒的实力,你说怎么办?

    而现在唯一能够制止这件事情生的,貌似就只有皇帝陛下了

    于是乎,大家跪在承天殿前,苦苦哀求。

    唯一目的,就是要求皇帝陛下主持公道,严惩叶南天的人,一个个声泪俱下。

    而皇帝陛下却是直接做出了休朝的决定,不可谓不冷酷。

    “国难当头,尔等尚在纠结于争权夺利,何其愚蠢欲攘外必先安内,大将军甘领骂名,也要尽去辰皇毒瘤,岂不正是为了帝国的未来,朕此刻没有心情更没有时间听尔等聒噪”

    皇帝陛下这一句话,赫然为整个事情定下了基调。

    群臣顿时陷入茫然,惶然之中。

    群臣更加不知,皇帝陛下此时还能给他们一句话,已经是额外的关照,他现在可是实在没心情也没精力招呼这些臣工,因为四下里的战事可是一点都没有止歇,各地战报恍如雪片一般地飞进辰星城。

    “报”

    “西面战线情况愈趋紧急,蓝风帝国闻人剑吟举大兵六十万摆开决战阵势,吴功烈大将军拼死力战,仍是节节败退。眼下,西面黑狼山,白云寨、天马关,一千里狼牙山脉,乃至玉门关等重镇,都已经落入蓝风帝国之手;吴功烈大将军目前集结全部兵力死守铁线关,然而面对敌方优势兵力的直接压制,仅有勉力周旋之能,固守待援”

    如斯负面的战报一来,一于文武群臣便如是隆冬酷雪氛围却又被扔进了冷水里,浑身冰凉了一下。注意力一下子就被从叶南天身上移开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