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一百八十章 种种不解
    “还有,笑笑修行的功法很怪异,却属极上乘的心法无疑,这样的功法我没见识过尚属寻常,但完全没听说过,就不寻常了吧。”

    “除了那身修为,笑笑现如今的心性亦是沉稳之极,做起事情来于脆果断,比之从前,完全就是判若两人,这样的心态变化,心性磨砺……他,又是跟谁学的?”

    “而最让我惊异的,还在于笑笑对武道修行的理解,从之前的那番对话来看,他所说的部分理念已经凌驾我上那么,教导他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什么人能有这等实力?”

    “今日听了笑笑一席话,我真的很欣慰,却也很奇怪。但不管如何,笑笑的改变始终是一件好事,一件我早已期盼了无数次,却始终不可得的天大好事……但此刻我还是想问问你,我感觉你应该知道些什么吧?为何这么长时间都不跟我说?意外惊喜么?这份惊喜真是太惊喜了”

    “还有,他对于叶氏家族,居然也有些了解,起码,他居然知道叶氏家族九天十地的追杀而这些,是不是你告诉他的?”

    叶南天皱着眉头注视着宋绝。

    宋绝苦着脸,斟酌了半晌的措词,呐呐的说道:“这个……大哥……这些事情,刚才您应该问您儿子……不应该问我啊。”

    叶南天轻轻摇头:“儿子大了,也该有自己的秘密存在,他若是想要说,刚才就会告诉我;他若是不想说,我勉强他也没意思。因为这始终是好事,难道对自己儿子也需要盘根究底?”

    宋绝欲哭无泪:“那你就对我盘根究底?”

    “因为你也有巨大的变化啊,两个同样有巨大变化的人,我不方便问第一个,自然就要问第二个了”叶南天道

    “巨大变化?第二个?”宋绝闻言一愣,喃喃道:“笑笑确实变化许多,可是我没有变化,我有什么变化?”

    “兄弟,你还没变化?当日我离开家的那会,你的一身修为减退至天级宗师境界,以我推断,这两年半的时间下来,你的实力多半要滑落到天级以下,甚至更多,若是在这期间,你有偷喝酒的话……可是,你如今的修为竟仍维持在天级层次,这已经是极之难能,更让我意外的是,你所中的金脉掌的掌伤竟已消去了十之七八,这岂非不可思议?这等惊人变故,刚才我没注意,难道现在还会注意不到么?”叶南天死死的盯着宋绝,等待着他的回话。

    “嗯…你说这个啊,金脉掌这个掌伤说起来……嗯,这个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说起,金脉掌掌伤会好转,我至今还是稀里糊涂的”宋绝再度斟酌了半天,给出这么一句话。

    “阿绝,你觉得你这么说,我会相信么?”叶南天皱眉斜眼,有些不满道。

    “你不相信我也没法,真的就是如此,我对掌伤好转,真的一头雾水”宋绝道

    “怎么回事?”

    “那我跟你说,我猜测把我金脉掌掌伤治好的人,其实只得地元境三四层水准,你肯定更不会相信了吧?”

    “呵呵呵……你说呢?你觉得我会相信么”

    “不会相信,这话我听来都觉得荒谬”

    “既然自己都觉得荒谬,那你还说?”

    “天地良心,这已经是我对医治我那人的唯一认知了大哥,我就知道这点,你逼问我也没用”

    “可惜我只能问你,你是除了笑笑之外,仅有的可能知情者。”叶南天说道。

    “我真的真的不知道”宋绝都快被问哭了:“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对天誓,我真的啥也不知道大家兄弟一场,若是我知道,我一定告诉你,可是我真的不知道”

    “至于笑笑为何会知道叶氏家族,为何会知道九天十地,我也是完全不知情”宋绝满脸无奈:“我真没告诉他任何事情……”

    “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这两年半在家里面就只是当猪了?”叶南天非常不满的看着自己的义弟:“你说不知道,我相信你真是不知道,但是这么大的事情,距离笑笑最近的你居然一点也不知道?知道的一点信息,还是极尽荒谬之能事,你自己都不觉得奇怪么?”

    宋绝彻底崩溃了,揪着自己的头说道:“我还想问你呢……你倒是先问起我来了我若是知道的话,这段时间我至于被你儿子搞得东跑西颠,提心吊胆,天天晚上睡不着觉么?”

    “额?”叶南天审视地望着自己义弟。

    宋绝一脸黑线:又说错话了

    这不是自曝其丑么?

    叶南天又问了一会,却始终没有问出个所以然,终于停止了追问。

    “罢了,暂时先这样吧。反正到目前为止,所有的事情,都对我们有利,笑笑如今也是大人了,他既然想要保守的秘密,我们没必要非要去挖掘这是好事,至少不是坏事。”

    “我虽然不知道调教笑笑、以及对你施救的是什么人,但对方不会对咱们抱有恶意却是一定的,这是毋庸置疑的

    叶南天淡淡道:“笑笑知道天域,知道大道,知道责任,知道男人,知道叶家……那就说明,教他的这个人不是坏人;而且,对方一定不是这个寒阳大6的人,多半是来自于青云天域的”

    “能有如此造诣之人,就算是青云天域,这样的人也为数不多……我想,此人的修为必然极高”

    “这样的人,我们没有必要去刻意惊动他,贸然动作,只会让双方尴尬,就让笑笑以为我们全然不知情吧。”

    “毕竟以后我们要走的路很难。”叶南天叹了一口气:“若是笑笑能够有这样的一尊后台,或许以后在关键时刻,就能让他活下去,而我们若是调查,反而可能暴露行藏,让人家生出反感……”

    “对方会不会……是叶家的人?”宋绝试探的问道。

    “绝对不可能”叶南天的脸上掠过一丝深沉的痛楚。

    宋绝一言才出,便已后悔,满脸的歉然。

    随即叶南天就放过了这个话题,道:“到明天,我入朝;开始展开大清洗正如笑儿所说,将士在外流血牺牲,这内患实在是不得不除”

    “将士们不该流血又流泪”

    “所以我宁可让京城的这些人流血流泪”

    “这是我必须要做的。就趁这个机会,来完成这件事情吧。”

    宋绝点点头:“大哥,我支持您”

    叶南天点点头,道:“除了笑笑,你的伤也一直是我忧心所在,现在总算能放下了”

    宋绝面红耳赤:“现在想来,对方的造诣当真了得,我当时真的以为他就只得地元境三四层的实力,若是只得这点实力,怎么能医治得了金脉掌这等怪异伤损,只是,他当时为什么把我打晕了呢,他帮我治伤,我自然会积极配合,不用打晕我这般周折么。”

    叶南天瞪着眼盯着宋绝半晌,点点头,由衷赞许的道:“你不愧是宋绝,从小一直猪到了现在也不枉了我一直以为你缺一点脑筋的评价。”

    宋绝瞠目结舌,半天,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这么会骂人,我以前咋不知道呢?”

    叶南天第二天一早,还未来得及去皇宫,皇帝陛下已经先一步到了叶府

    以君臣而论,皇帝老子主动登门,为臣者怎么也该大开府门,迎接皇驾,一脸的感激涕零,满心的荣宠备至。

    可是叶大帅的态度很独树一格,很自然地在自己个的书房“候驾”。

    说“候驾”都已经是最婉转,最好听的说法了

    叶府上下,别说恭迎圣驾,直接连个在前带路的人都没有。

    叶府上下,以管家宋绝为,尽都一脸的凶狠、满身的戾气,眸子里尽是有如饿狼一般的绿光,那有半分的善意,说是这些人随时可能动刀杀人,根本就不用证据,不用怀疑

    所以,皇帝陛下其实是自己个一个人去得叶南天的书房。

    所幸,皇帝陛下对叶府环境还是很了解的,否则今日之会说不定就迷了路。

    面对眼前的种种,一于皇室侍卫们几乎魂飞魄散。

    貌似就从来没有见过哪一个臣子居然大咧咧的在书房等候,让皇帝前去见他的

    这简直是大逆不道到了极处。

    但叶南天偏偏就这么做了。

    若说叶南天自恃为北疆统帅,功高震主,兵权在握,权势滔天,那也罢了,可是叶府的那些个家人又凭什么,就算所谓的“宰相家人七品官”,可今天来得可是当今皇帝陛下,怎么敢这么对待呢?

    可皇帝陛下居然真的就这么一个人进去了,貌似走得还很自然,很稳当。

    对于随身侍卫的无数劝谏,他全不理会。

    皇帝陛下心中有数:若是叶南天有心要杀自己,自己身边纵然有再多侍卫也没有意义。反过来,只要叶南天无心杀自己,那么,只要有叶南天在身边,就算是举世皆敌,自己也是安全无虞的。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