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雷霆震怒!
    太子不会这么蠢,做重复的事情,但既然重复的强调,就是在提醒皇帝陛下,这件事……严重至极

    也就是说,看来太子殿下今天是非要将自己整死不可了……

    只是,我什么时候得罪的太子殿下?居然得罪的这么狠?以至于一国储君,居然如此对待……

    “你儿子在城外,与其他人一起,对叶笑左无忌等人施以辱骂,这件事,也没冤枉你儿子吧?”

    “华阳王大军刚刚出征,而你儿子姜太岁,就对华阳王府小郡主口出不逊之言,这也没有冤枉你儿子吧?”太子殿下步步紧逼。

    姜玉名张口结舌,彻底说不出话来。

    他知道,以自己的儿子的脾气,这些事情,都是完全可能做得出来的。

    “将士为国征战,你儿子不知道报效国家也就罢了,居然在将士刚刚出征之后,就即时出来拖后腿,欺辱他们后人,这样做,岂能不让在前方浴血厮杀的将士寒心?”

    “将士寒心,我辰皇江山要如何?”

    太子殿下声色俱厉。

    姜玉名只感觉自己真的要冤枉死了:这些小辈之间的事情,不过小打小闹,不是向来如此么?那里只有这一次?以前不也是这样子么?

    怎么这一次就如此的不依不饶,上纲上线的?

    “在双方遇到之后,一方正是送亲人上战场,黯然神伤;而贵公子等人却是嚣张跋扈,肆意羞辱……”太子冷冷道:“这换做任何人,都接受不了吧?”

    “在这种情况下,起了冲突,双方打了起来;贵公子是受伤了不错,但这难道就不是咎由自取?肆意挑衅,被人反击,却是技不如人,与人何尤?岂不闻,辱人者人恒辱之”太子殿下哼了一声,说道:“而且,贵公子虽然受伤,伤势不轻,但,总没有性命之忧吧可是叶家公子叶笑,却是被打得浑身骨骼碎裂,眼看回天乏术,你居然还有面目在这里恶人先告状”

    太子殿下正义凛然的一番训丨斥,将姜玉名骂得简直是抬不起头来。

    但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到皇帝陛下急声问道:“什么?你说什么?浑身骨骼碎裂,眼看回天乏术?是说叶南天的儿子叶笑么?”

    太子转向皇帝陛下,恭敬道:“是的父皇,儿臣并未亲眼所见,不过据说现况就是如此,想必不会有假……因为,在姜公子等人带的人里面,居然藏有一位大高手,在叶笑身上打了失传已久的化骨掌毒招”

    “化骨掌竟是化骨掌?”皇帝陛下虽然贵为皇帝,但也修炼过武功,皇室武功收藏亦丰,此刻一听到这三个字,顿时脸色煞白。

    这三个字,岂不代表着死亡

    “叶笑中掌之后,当时并未作,而是等到回城之后,堪堪走到自己家门前的时候,才突然摔落马下,七窍流血,浑身骨骼如棉”

    太子殿下叹息一声:“现在,昏迷不醒,就只剩下一口气在吊着……”

    “而叶家已经紧急飞鸽传书,送往北疆,着叶大将军归,或者还有可能见儿子最后一面”

    太子殿下说到这里,只见自己的父皇的身子居然一下子摇晃了起来。

    而且,脸色煞白

    如同金纸

    向来稳健的身子此际竟是一晃再晃,最后直接就是站立不稳,踉跄数步之余,更险些跌倒在地,急忙用手扶住桌子,这才稳住了,但两腿实在无力,终于还是一屁股坐在了椅子里,呼呼的直喘粗气。

    “父皇您…您这是怎么了?”太子殿下大惊失色,急忙抢上前去

    皇帝的状态显然大出太子的意料之外,怎地竟会如此?

    不至于吧?

    皇帝陛下呼呼的喘了几口气,突然一声苦笑:“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意?竟是苍天要亡我辰皇帝国?”

    姜玉名与太子殿下闻言同时大惊失色

    皇帝陛下这句话,到底是从何说起啊?

    只见皇帝陛下疲惫的闭上眼睛,用手轻轻在太阳穴上揉捏着,只是那一股极度的无力疲劳,竟是无论如何也难以掩饰的。

    这一刻,太子殿下可是惊诧莫名

    自小一直到现在,父皇就像是一座无限雄伟的高山,撑起了辰皇帝国的一切风雨这么多年以来,就从来没有见过父皇有这样的表情。

    现在,直接就被吓到了。

    良久良久,皇帝陛下无力的睁开眼睛,喃喃道:“化骨掌,回天乏术,昏迷不醒,只剩一口气吊着,已经飞鸽传书,叶大将军归,见儿子最后一面……”

    突然间呵呵呵的冰冷的笑了起来,冷冷道:“好好啊,真是好啊。”

    一时间竟已有几分万念俱灰的意思

    他知道,这飞鸽传书只要一到北疆,叶南天不管在做什么,都绝对会立即抛下一切回来

    连一刻时间,一眨眼的功夫都不会耽误

    但是……北疆战局怎么办?

    难道,难道原本唯一稳固的北疆,竟会成为最先被攻破的一环么?

    睁开眼睛,毫无表情的看着姜玉名,声音里面几乎没有生气的说道:“姜玉名,你且回家去。”

    姜玉名惶恐不已,道:“陛下……这……陛下龙体……”

    皇帝轻声的说着,如同在轻柔的呢喃,但其中的意思,却是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你纵容,娇惯自己儿子,也就罢了……你儿子纨绔成性,胡作非为,那也罢了……不过,在这等家国天下的大是大非之前,居然还是那么一副杂种脾气,真真是……”

    “真真是死有余辜姜玉名,你给朕滚出去,朕不想再看到你。”

    姜玉名惶恐万状地跪着爬了两步,哀求道:“陛下,陛下……您……”

    皇帝闭了闭眼睛,突然石破天惊一般大吼一声:“朕叫你滚出去你没听见么?”

    这一声大吼,不仅姜玉名魂飞魄散,连太子也是感觉到头晕目眩

    此刻,皇帝陛下看着姜玉名的眼神,充满了一种自心底的至极厌恶

    姜玉名似是还想要说点什么,皇帝已然厉声喝道:“来人,将姜玉名拖出去”

    几个太监应命而来,将已经吓得成为一滩烂泥的姜玉名横拖竖拽,弄出大殿而去。

    姜玉名一直等到出了大殿,兀自在纳闷迷糊,完全不知道,这是出了什么事情。陛下怎地会如此对待我,我们可是好朋友啊。

    说老实话,姜玉名对皇帝那是绝对死忠,亦正因为这份死忠,才令他行事无忌

    可是今日之事……这到底是咋回事?

    姜玉名整个人瘫软在大殿外,只觉得今天的事情,简直就好像是做了一场噩梦也似

    殿中。

    “父皇,到底生了什么事?您怎地如此……”太子殿下担心的为皇帝陛下揉着两边太阳穴,声音中,充满了惶恐。

    他虽然权力心极重,但,此刻却也被父亲此刻的态度吓得惶恐不安了。

    “生了什么事?你自己看看吧。”皇帝陛下指了指桌面上四面战报。

    太子满腹狐疑地拿起来看了一眼,只看到第一张,随即就是Jm的一声惊呼等到四张看完,一张脸都顿时变成了惨白色

    “想不到,竟是姜玉名坏了大事……”皇帝陛下充满了恨意的说道:“当年的事情,就应该将他全家抄斩,只因为一时心软,顾念故旧之情,居然留到现在,竟耽误国家大事帝王在世,果然是不能有朋友的”

    此刻太子殿下再无刚才挥斥方遒的气度,一下子就变得有些六神无主了

    吓得,就是吓得

    竟是帝国四面,同时起战争

    而且,还要四面都是强敌,每一面都拥有哪种在本国就像是华阳王这样号称战无不胜的军神级别统帅

    这样四面来敌,委实自从辰皇建国以来,从所未有过的恶劣局面

    但这一次,却是就这么悄无声息的,一股脑地爆出来。

    而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叶笑的伤作了。

    一旦接到这个消息,四面之中,唯一占有优势的北方主将叶南天势必要回来

    也就是说,这一战也许还没开打,北面就已经注定丢了。

    明了了当前的形式,太子殿下如何能不呆若木鸡,六神无主。

    这一刻的太子殿下真的很后悔,当时为什么就要顺着太子妃的意愿,非要弄死叶笑呢?

    谁能想得到,不过区区一个纨绔公子生死,竟会影响一国战局的倾覆?

    这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不可思议、难以理解的事情,但这件事生在叶笑身上却偏偏就能成立这等千古奇葩、完全不合逻辑的事件,也唯有在叶笑身上才能生,才能实现

    渐渐恢复镇定的皇帝陛下突尔眉头一皱,转头望向尤自愣神的太子,目光之中隐隐存有审视之意,平静地问道:“皇儿,你对这件事似是很关心啊。”

    太子闻言颤了一下,旋即正色道:“事关国家大局,多事之秋,儿臣的确是忧心如焚。”

    皇帝点点头。

    这父子二人都心知肚明,彼此问的跟回答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但皇帝显然并不打算计较追究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