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你说谎!
    一进入偏殿,就看到那姜玉名直挺挺的跪在那里,一脸委屈,一看到皇帝陛下终于到来,姜玉名放声大哭:“陛下陛下陛下您要为老奴做主啊……”

    姜玉名虽然身为户部尚书,私下里里面对皇帝的时候,始终以老奴自称,显示他不忘曾身为皇帝奴才的往过,而他的这个称呼,果然极得皇帝认可。

    皇帝陛下心中叹了口气,心道:这个奴才,就那么一个都不知道是谁的种的一个杂种儿子,亏你哭的跟亲生的似得,至于么……

    脸上却是一片平静,问道:“姜卿这是为何?快快起来说话。”

    姜玉名砰砰磕头,道:“陛下,老奴实在是有天大的冤屈……”

    “你细细道来。”皇帝陛下和颜悦色。

    “臣的儿子,今日在南城门外,被叶南天的儿子叶笑无故暴打……身上多处骨折,更是惨被毁容,一身血肉,几乎看不出半点完整的地方,几不成人形,抬回家中,至今还昏迷不醒,性命危殆请陛下为老奴做主,严惩凶手

    皇帝陛下顿时吃了一惊:“怎地伤得这么重?”

    姜玉名哭道:“陛下,可怜老奴就这么一个儿子……”

    皇帝陛下嘴角抽了抽,很是有些无语。

    难道我知道你就这一个儿子,而且你这个儿子的来历大家都门清,至于这么再三说明么……

    本来还对你这老小子有些同情的,但你这句话顿时让朕几乎笑场……

    皇帝陛下正要说话,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南门?那里不是苏定国出征的地方么?你儿子怎么在那里挨了揍?当时朕也在城头上,呆了不短的时间,回宫一共也没多长时间,怎会没现有打架的呢?”

    姜玉名顿时也楞了一下,期期艾艾道:“犬子他们……他们…大抵…是在华阳王爷出征之后……才出的城门……陛下那时候早已回宫了,不知道……也是情理之中。”

    皇帝陛下紧紧地皱起了眉头:“是大军出征之后,你的儿子才去的?然后接着就被打了?”

    姜玉名心中叫遭,道:“陛下容秉,此事事出乃是因为那叶笑嚣张跋扈,口放厥词,执意挑衅,犬子忍无可忍之际,这才开口反驳,却被叶笑打得生死不知,陛下……您要为老奴做主啊……”

    说着,嚎啕一声,伏在地上,泣不成声:“看到儿子被打的半死不活……老奴的心,都要碎了……”

    便在这时,一个声音冷峻的说道:“你说谎”

    皇帝陛下闻言不禁一惊,连地上跪着的姜玉名也是愣了一下,居然忘记了哭泣,愕然转头循声看去。

    只见殿门开处,太子殿下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父皇,事情紧急,来不及禀报,还请父皇恕罪。”

    皇帝陛下皱起眉头,淡淡道:“什么事情这么紧急?”

    太子殿下焦急地说道:“父皇,事情紧急,来不及详加解释了,请先派一位御医前往叶大将军府邸,如今,叶大将军的公子叶笑命在旦夕,若是去得晚了……恐怕就来不及”

    “啊?”姜玉名闻言顿时在地上跪着傻了,忍不住惊呼出声。

    我儿子被叶笑打的在家里昏迷不醒,怎么叶笑此刻也命在旦夕了?

    这是什么情况?

    但是,出乎姜玉名预料的是,皇帝陛下闻言之下竟即时失去了之前的镇定沉稳,完全不同于听到自己儿子被打的半死不活时候的那份淡定。

    “呼”的一声,皇帝陛下就站了起来,怒声道:“什么?怎么会这样子?”

    说完,也没等太子说话,立即喝道:“来人,传李太医,黄太医即刻前往叶府,诊治叶笑,不得有误”

    接着喝道:“请孙供奉等也移驾前去告诉他们,无论如何,叶笑都不能有事情”

    随即又道:“着内务府总管,打开内库,将库内所藏之上佳灵药,送往叶府,无论医疗过程中需要任何药材,无须再禀,直接取用就是”

    什么?

    姜玉名听罢,只感觉浑身一寒。

    姜玉名自幼便服侍皇帝,与皇帝几可说是总角之交,自然对皇帝身边的人事物了如指掌,这也是他能够多次往复于贪财敛财散财聚财,升跌起落,始终不失帝心的根本原因所在

    熟知皇宫事务的他如何不知,那李太医与黄太医乃是皇宫中医术最为精湛的太医,向来专为皇室中人治病;就连一般的嫔妃,想邀请都未必请得动。见了面更加要客客气气。

    至于那孙供奉更是皇宫专门聘请的丹师。向来是专为皇帝一个人服务的,便是太子有事,也须得禀告皇帝,非允准不得轻动……

    而此刻,只是听到叶笑命在旦夕,皇帝居然一股脑儿就将这三个人都派了出去

    若仅止于此,也还罢了,最后还加了一个内库一应灵药,随意取用,无须再禀?

    内库所藏,尽是皇室收集的罕世灵药,任何一味都是稀世奇珍,怎么到了叶笑就可以随意取用,连禀告都不用了

    以上种种,无疑说明了一个问题——叶笑死不得

    若是叶笑死不得,那么……

    姜玉名不敢想下去了,深知帝心如海,翻覆无情的他,如何不知其中要害。

    只是还未轮到皇帝开口,此间的另一个人率先开口了——

    太子这才貌似来得及喘了几口气,冷冷看着姜玉名,道:“姜大人,你怎么能够这般的混淆是非、颠倒黑白?”

    姜玉名诧异道:“太子殿下何出此言?臣下如何颠倒黑白了?”

    太子面含如水,淡淡道:“孤倒要问问,姜大人你这般纵子行凶,胡作非为,而今还要来恶人先告状,意欲歪曲事实,却又是什么意思?”

    姜玉名一副冤屈至极的样子:“下官实在不明白太子殿下说的是什么,事实就是叶笑将犬子打成重伤,此事有多名官宦子弟在场,可以作证啊”

    太子冷冷道:“姜大人,我且问你,华阳王爷今日出征,乃是为了帝国安全,为了家国江山你的儿子,为何不在出征的时候前去送行,若说令郎并无报国之心,护国之意,那倒也罢了,

    可为何又在大军出征之后便即纵马出城,耀武扬威,却是为何?显示自家的位高权重,凌驾于国事之上么?”

    姜玉名张口结舌:“太……太子殿下……您……”

    太子殿下的指控貌似太夸张了,直接上升到了保国护国,位高权重,蔑视军方的高度

    可是,所谓指控还没有完,还6续有来,这点高度还不够看——

    太子一挥手,道:“若仅止于不去为英雄壮士送行那也罢了,但却为何在大军出征之后,看到军方群龙无,你的儿子居然伙同他人,声称要去找军方后人算账,关于这一点,我可有冤枉你么?”

    姜玉名惶恐万状的叫道:“太子殿下,话可不能这么说吗,那只是……”

    但,一侧的皇帝陛下的眼神,已经变得冷凛异常。

    太子殿下步步紧逼,直接截口道:“是不是这么说,大家心里都心知肚明,城门口的那场闹剧,不仅是双方的人都看到了,就连城头守军,也都看的清清楚楚,又何止只有那几个官宦子弟可以作证,是在场的数千人都可以作证,其中的是非曲直,一目了然,难道还冤枉了你的宝贝儿子吗?”

    皇帝陛下静静地听着,面寒如水。

    “将士们为国征战,置生死于度外,这边才刚刚出征,你儿子居然就迫不及待的带着人去欺凌他们的后人……姜大人,您现在居然还有脸面来到父皇这里恶人先告状孤真是不明白。以您姜大人的心机,如何能做得出这等事来?

    太子严厉的叱问。

    姜玉名直觉得头脑一阵阵的晕眩,道:“太子殿下……那里此事?我儿子现在还在家里躺着,生死不知啊,这总不是假的吧……”

    他是真的一头雾水:据说叶笑没有被打啊,而且……太子殿下今天为何一反常态的这么给力的落井下石?

    这么不遗余力的得罪一位朝中大臣,可不像太子平日的作风啊。

    “不要说你儿子只是生死不知,就算是真被打死了,也是罪有应得”太子殿下毫不客气,很是于脆鲜明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在这等时候,太子殿下的决断,充满了一种雷厉风行的上位者气度。

    叶笑的伤,那可是自己指使人下的手;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背黑锅的,还不赶紧将罪名给砸瓷实了

    “姜大人,我问你,你的儿子姜太岁,伙同另外几人,眼看着华阳王大军完全开拔之后,便立即纵马出城,当众扬言,要找叶笑的麻烦、算账,这件事,另有不下数千人在场亲眼所见,可有冤枉你儿子么?”

    太子殿下冷冷说道。

    “这……这……”

    姜玉名瞠目结舌,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当真做梦也想不到,今天的太子殿下,怎地如此犀利;说话更是一点也不留余地,一派要将自己赶尽杀绝的样子

    这些,刚才说了一遍了,居然现在又说一遍。

    重复的、反复地强调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