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一百四十五章 打死他又如何?
    叶笑大笑着:“他的身世就是一个不解之谜不仅他爹不知道他爹是谁,他妈,也是不知道他爹是谁滴。”

    “自然而然的,也就更加不知道他真正姓什么了,是这么说的吧?”左无忌忍住笑,补上了最后一刀。左无忌心情大爽。

    他知道,叶笑弄出这一场纯粹就在为自己出气。

    当然……叶笑说的委实是一个事实,但这个事实,却也真的是没几个人敢说的……

    “原来如此”兰浪浪此际就像是解开了万年疑团一般的如释重负,欢欣鼓舞的道:“我终于明白了……这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当然,你没见过的还多得很呢。”叶笑一派志得意满、得意洋洋的笑着。

    “但我还有一点不解。”左无忌皱眉说道。

    “我都明白了,你咋还有什么不解的呢?”兰浪浪貌似很诧异的道。

    “我所不明白的是,既然那一百多人都是俊男帅哥,可这家伙怎么长得这般的歪瓜裂枣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左无忌一脸虚心求教的表情。

    叶笑指点着他,教训丨道:“无忌啊,你观察力还是很有限啊你且仔细看看,咱们这位姜太岁公子,眉宇五官无论是那一块,当真是,眼睛也好看,鼻子也好看,嘴巴也好看,耳朵也好看,眉毛也好看,只不过……这些好看的东西全数拼凑在一起却有点不搭调……所以呢,虽然局部都是真心的好看,遗传了很多人的优秀的、英俊的……那啥,但是……凑一起就不那么中看了。明白不?”

    叶笑说道:“这么说吧,你见过一个撕裂了的人重新组装起来能好看么?就算没撕裂之前很英俊,但是组装之后呢?”

    左无忌心悦诚服:“哦,原来如此,这真是极深奥却有浅显的道理,果然是至理蕴生于浅薄之中……”

    “所以说来不懂就要学不过想通了想明白了,也就了悟了”叶笑教训丨道:“这么多人的优点凑在一起,就是一个大杂烩所以,杂种就长成了一个杂种样子……就是这个姜太岁了”

    说了半天,终于下了结论:“偏偏这家伙还这个不服那个不忿的,却根本就不想想,他自己就是一个这么样的东西,真难为他好意思这么的张狂,可怜的娃啊……”

    “我彻底明白了,关于他爹是谁这个问题……”兰浪浪说道:“貌似还真是谁也不知道不清楚……估计这个大难题,就算老天爷都要皱眉头,真正的分辨不出啊……”

    “若是要让他真的冠以姓的话,由于根本搞不清楚,那恐怕……他的名字就太长了。”左无忌咧着嘴:“一百多个姓氏都得加上啊……以后签个名都要累死了。”

    “哈哈哈哈”左无忌与叶笑兰浪浪还有宋绝等人齐声大笑。

    另一边,一于纨绔们虽然与这个姜太岁乃是一起来的,但也有许多笑得东倒西歪。

    叶笑说的这件事,却是当年真正生的往事;而且,百多位落榜举子的家人,可是曾经来到京城很是疯狂地大闹了一场……

    那一次,姜玉名差点被皇帝直接抄家灭族,但当时老皇帝还在位,不知为何硬是保住了姜玉名的一条性命。

    只是责令其自己将这件事情处理好。为了妥善解决这件事,那姜玉名直接倾家荡产,连宅子都抵押了,甚至还借了天文数字的银钱,才算是将这件事给压了下去。

    也是从那之后,直接间接地造成了这位户部尚书爱财如命、拼命敛财的性格。

    但,不管怎么说,当初这件事,终究是爆了出去——数千人闹事,怎么可能一点风声都不漏?

    所以,这位姜太岁的身世,可说是整个辰皇帝国官方最大的丑闻

    只是后来随着姜玉名权势越来越重,或者是权势不足的不敢提,权势足够的又不屑提,渐渐也就少有传闻……

    只是,却绝不代表大家就遗忘了……

    叶笑这个才来不久的家伙,之所以会知道这件事,也是宋绝与其闲聊的时候,当笑话告诉给叶笑的,却不想某君主将之挥到了这个地步

    叶笑本也不是揭人隐私,掀人伤疤的那种人,但一来讨厌姜太岁在大军出征的时候就出来找麻烦,那种小人得志委实是让人看不惯,二来这家伙居然敢觊觎苏夜月,更让叶笑心中怒火万丈,三来……却是这货上来就揭了左无忌最大的伤疤,而场合还是在这等大庭广众之下

    左无忌当时几乎羞臊欲死

    俗话说得好,打人别打脸,骂人别揭短。既然你姜太岁这么毫无顾忌的侮辱别人,那么,就不要怪别人也揭开你们家那曾经名闻遐迩的丑闻

    看谁难受

    辱人者人恒辱之

    左无忌固然寡人有疾,但那是天生的,跟他自己无关,但你们家这个却是丧尽天良、令人指的自作自受

    姜太岁一直在挣扎着,脸色紫了又青,青了又黑,比川剧变脸还川剧变脸,却楞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浑身上下就剩下颤抖了,两眼中都几乎冒出血来,却愣是一动也不能动。

    对此,叶笑早就知道,这是管家叔叔在自己说话的时候,就以高深修为暗中禁锢了姜太岁说话行动的能力。

    既然打算侮辱人,自然是要侮辱一个彻底,不给对方任何反驳掣肘的余地

    就如江湖人言道:既然得罪了,那就于脆得罪到底,不死不休好了。

    叶笑的长篇大论终于说完了,而宋绝那边也便适时地放开了对姜太岁的控制。

    姜太岁“哇”的一声,大吼一句,随即“噗”地一声吐出一口血来,随即就疯狂万状地向着叶笑冲了过来:“叶笑……卧槽你……”

    话音未落,就看到叶笑貌似信手扬起马鞭,很随意的一挥,“啪”的一声随即响起。

    马鞭移动轨迹的影子在场所有人貌似都没有看到。

    但一股急剧的风声,却是让众人耳膜都几乎鼓破了

    “噗”

    风声过后,姜太岁整个人在地上狼狈的翻滚了起来,捂住嘴大声呜咽惨叫,在地上不停的滚来滚去。却是被叶笑一鞭子就从马上抽了下来

    这一鞭子抽得可是极狠的

    姜太岁整个半边脸,都被抽得稀烂,牙齿也是叮叮当当的掉下来五六颗。

    叶笑纵马上前,又是一鞭子抽了下去,冷淡的说道:“你就是一个杂种,你就有什么资格骂我?刚才不理你是因为你可怜,可是可怜之人亦有可恨之处,可怜不是理由或者借口,可是你的可恨却是历历在目,令人指”

    这句话,说的极为冷酷。

    而叶笑的脸上,也是一副冷冰冰浑没有半点表情的样子。

    没有杀机,没有生气,就只是一片至极的冷漠。

    姜太岁那边仍是惨叫声未绝,叶笑又是一鞭子抽下去。

    “之前本公子大人大量不跟你计较,给你脸了吧?”

    “啪”又一鞭子。

    “你说你个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的玩意,居然还好意思出来叫唤?看你这一脸的杂种相,这辈子注定也没什么出息了,倒不如老子今天活活的打死你得了嗯……呸,对你这种自称老子,根本就是对本公子的亵渎”

    “还是赶紧到黄泉地府去找你的那些老子吧”

    叶笑左一鞭子,又一鞭子,打得啪啪作响。

    顷刻之间,地上血肉四溅,满目血腥

    众人看得不寒而栗。

    这位镇北大将军的公子,居然就在大庭广众之间,众目睽睽之下,对户部尚书的公子这般下手这是完全没有顾忌向着死里招呼的趋势,当真是无法无天嚣张跋扈到了极致啊

    叶笑虽然打得挺痛快,但心底却也没有真的想要现在就打死他。

    这毕竟是城门外。

    众目睽睽。

    真个杀了他,自己难免要吃官司,虽然自己不怕,但总是麻烦

    但不真个打死也有不打死的办法,先来一顿皮肉之苦,那是肯定要有的。

    “住手”李承泽这会终于回过神来,气得浑身抖,大声喝止道:“叶笑,你再打就真的打死他了叶笑,你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刚才叶笑挖苦姜太岁,李承泽作为这一行的领头人,不但不阻止,反而幸灾乐祸笑的格外欢畅,纨绔本性可见一斑。

    直到此刻才算是想起来要阻止,而且也还不是怕真出人命,而是怕出了人命,牵扯到自己。

    “就算真个打死他又如何……”叶笑一边说,一边又是一鞭子:“难道老子还用给这等杂种偿命不成?”

    他冷冷说道:“当年,那么一百多位举子就那么死了,死得无声无息,谁又为他们偿命了?”

    叶笑斜着眼,冷厉的看着李承泽,淡淡道:“当年只是一个户部尚书就敢如此草菅人命,难道,我爹的这个手下雄兵百万的镇北大将军,居然还不如区区一个户部尚书?我就真的打死他,又能怎地?”

    “谁又能多说一句什么?”叶笑猖狂的说道:“不过是打死了一个杂种而已”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