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铁军齐聚
    王府门前。

    负责迎宾的那十六人同时敬了一个军礼,齐声吼道:“多谢叶大将军多谢镇北军兄弟诸位兄弟,请”

    镇北军五位将军大踏步而进,走到十六位将军面前,双方尽伸出拳头,与面前之人的拳头轻轻一碰,彼此脸上,全无表情。

    随即错身而入,站在十六人后面,加入队列,形成共同迎宾的态势

    至于后列的五十位士兵,则在门外“刷”的一声排成整齐两列,去到了华阳王府迎宾士兵身边。

    于是乎,最初的迎宾队伍,又多了五十五个人

    这些人才刚刚站定,排列整齐,似乎是约定好了一般——

    正东面,又有整齐的脚步声铿锵响起

    同样的一队军人,举着大旗,踏步而入

    “征东将军麾下……”

    紧接着,西面脚步声响起。

    “征西大将军麾下……”

    唯有南面没有来人。

    因为南面的主将乃是镇南兰大将军,但,兰大将军本人以及所属部下此刻正在南疆浴血奋战

    这些军人,将军,每一个个都是百战馀生的勇士;

    但,平常在京城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能够看到他们的身影

    在和平的京城,灯红酒绿之下,这些流血不流泪的将军士兵,早已经被人们遗忘

    他们之中,纵然战功最显赫的猛士,在京城的知名度,甚至还不如一个大妓院的头牌红姑娘

    他们一直默默无闻的奉献着、存在着,等待着。

    但,就是在出征、战争……这样的事突然出现、突然生,突然降临的时候,他们似乎神兵天降,就这么自四面八方而来,聚集在这里

    那种属于铁血军旅热血男儿的沸腾、风采,仍旧在他们身上一览无遗

    他们身上的彪悍,从来只对着敌人绽放

    那种我纵然死也要咬你一口肉的血性,韧性,在这个京城从未展现过。

    也只有现在,唯有此刻,出征在即,才能看到他们的峥嵘。

    若然是在平时,他们走在街上看来,甚至只是被欺负,被嘲笑的对象但他们只是默默的忍受着,一直忍受到了现在,兵锋一展,便足以震慑天下

    此时,似乎所有人都已经到齐

    正待所有人将要进入王府的时候,全无征兆,自本应该全无一人的南面有一个人的声音大吼道:“镇南大将军麾下,前来祝贺华阳王出征一战功成,即刻凯旋”

    这个声音出自一个人之口

    但,却已经是用尽了那人所有的力量。

    那股声嘶力竭,几乎挣破了喉咙的特异感觉,同时在众人心中浮起,感同身受

    众人循声看去

    只见一个瘦小的身影,顶盔掼甲,手按长刀,大踏步走来。

    来人面容严肃,一丝不苟

    满脸通红,两眼之中,却也带着那一种即将燃烧的狂热感觉

    所有将军同时睁大眼睛,注视着这个人,随即,眼中都是不可遏制的浮现出来一丝欣赏

    来人是大家绝对想象不到的一个人,绝对绝对没有人能想到这个人会来到此地

    甚至就算是辰皇帝国皇帝辰玄天驾临此地,说要随同大军一道御驾亲征,都未必有这个人到来,来得更加震撼

    因为在大家心里,这个人,早已经与军旅无缘只是一个纨绔而已

    来人是谁?

    来人是兰浪浪

    镇南大将军的儿子

    镇南大将军所属之部下,军队尽在南疆,镇南一系就止他一人前来

    虽然只有一个人前来,但是,他的身份,却已是弥补了一切。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这面对刀枪剑林毫无惧色的男儿形象,让这些铁血军人在这一瞬间,就将他京城三少的恶名通通遗忘

    没有人想到兰浪浪会来,眼见这个不可能的事情成为现实,众人此刻心底就有一句话——

    虎父无犬子

    众人仿佛今天才识得了兰浪浪,镇南大将军在这世上的唯一骨血

    “好”

    “镇南大将军,果然有儿子果然还有种”

    几个面目粗豪的将军同时暴喝一声。

    兰浪浪大怒,暴喝道:“你们说的都是屁话老子就是种”

    一阵粗豪的大笑,丝毫不以为忤的几个将军同时喝道:“只看你今天一步步走来,就没有辱没你爹的名头我们说的果然是屁话进来准备喝酒”

    兰浪浪毫无惧色,昂挺胸,大踏步走进王府。

    虽有变故生,却是好的意外,将军们反而将心情放松了些许,便也要随之进去。

    能够值得他们迎接的人,就只有这些人,这些战友袍泽。

    稍后大抵还会有几位皇子,文武百官,甚至陛下特使到来,但那些人,他们却是不会站在这里迎接的

    然而便在这时,变故再来。

    一条白影如飞而来,大声道:“镇北大将军这里,还有一个人道贺,愿我军武运昌隆马到功成”

    众人齐齐转头看去。

    只见一个白衣少年,一身雪白的长袍,腰间一条淡青色的腰带,身长玉立,一步步走来。

    面目英俊,面含悠然笑意,举止温文潇洒

    正是镇北大将军叶南天之子

    叶笑

    叶笑终于还是来了。他以无与伦比的度,回到将军府,换了一身衣服,然后立即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这里

    在半路上,就已经感到有些热血沸腾。

    那一排排肃立的士兵,让叶笑也是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军旅,什么叫作军人,什么叫做家国

    如果说兰浪浪是第一个意外,那么眼前的叶笑,就是第二个意外,就如同众人刚才难以置信兰浪浪会来一样,同样不可置信叶笑竟然也会来

    所谓京城三少,纨绔败家,貌似,盛名之下其名不复啊

    只是,众将眼中虽然颇有意外之色,但更多的却还有欣赏,审视。

    镇北军中,双龙双虎一雄狮五位将军眼中却是蓦然地爆出来夺目的光彩

    我们大将军的儿子

    竟然也来了

    只是,众人唯一感到美中不足的是:这位叶笑公子,虽然英姿飒爽,潇洒不羁;充满了一种自在写意,让人舒服的感觉,但他头上那青色的冠,却貌似稍微的有些歪了那么一点点,让这份完美留下了那么一点点的瑕疵……

    但,紧接着这种美中不足的感觉就没有了。

    因为,叶笑自从踏入这条街之后,一步步走来,虽然只得一个人只身前来,但却是步步铿锵,龙行虎步,仅仅一个人,却显现出一种千军万马、轰轰然的压迫感

    尤其身上那种属于军人的独有彪悍、以及那份百死余生的气势,那种所向无敌的气概一一尽数完美的融合在他身上

    在两侧刀光闪亮中,他却是硬生生走出来一种王者登基、君临天下的霸绝威风

    “好”

    纵然是有些将军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但此刻只是看到这位公子爷这几步走路,就是目光闪亮,脱口喝彩

    镇北军五位将军,更加是身躯出现了少少颤抖。

    一瞬间,只感觉眼眶竟也有些涩,鼻头有些酸。

    那是一种至极的欣慰

    素来流血不流泪的他们,在这一刻,竟难以抑制那份夺眶而出的莹然

    之前只听说大将军的儿子如何纨绔,如何不争气。

    大家都是一声声的叹息,虎父犬子,最是人间憾事……

    但此刻看来,传言竟全是假的

    只有男人,才能看得懂男人

    只有男子汉,才能知道什么叫做男子汉

    而,将军的公子,无疑称得起“男人”这两个字

    纵然,他现在还多少有些稚嫩。

    但,却已经有那种头顶天脚踏地的担当

    因为,只是刚才那走路几步,眼神光彩,脸上神情……就足够让这些铁血军人看得出来。

    叶笑,绝对不是一个怂包

    大将军的儿子,果然是大将军的儿子

    他没有给大将军丢脸

    更加没有给镇北军丢脸

    五位将军同时抱拳行礼:“少将军”

    叶笑吸了一口气:“诸位叔叔辛苦了。”

    五位将军险险就被这一声叔叔叫得掉下泪来。

    大将军的儿子,终于懂事了,终于长大了……

    终于是一个男人了……

    众人鱼贯而入华阳王府

    当然不是所有的兵士全部进入华阳王府,华阳王府虽然面积不小,却也没有一口气容纳这许多人的地方。

    在一队士兵的引领下,叶笑等后到的那四五十人,与早已经等待在这里的五六十位将军,统一在正殿落座。

    “将军在王府正殿聚其余人等,在王府两侧殿”

    这个安排,将军人与其他人众,一刀切的分割开来。

    华阳王也真是够气魄,也足够任性。

    整个辰皇帝国,敢这么划分的,相信也就仅仅只有华阳王一个而已

    不多时,太子,二皇子,三皇子,文武百官……络绎不绝到来。代表左相府前来的,正是左无忌。但他想要进入正殿,与叶笑等人坐在一起,却也被无情驱逐

    丝毫也不给面子

    左丞相公子又如何,没情面可讲

    就算他是京城三少的最后一人,却不是军方后嗣,那就没资格进入

    “滚出去”一位将军虎目圆睁,看着正在纠缠想要坐在这里的左无忌暴喝一声

    t最后六小时,求一声月票t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