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一百章 度日如年的拍卖行
    但宁碧落也很清楚明白,对方的口气很自然;没有生气,没有赌气,只是很平和的这么说。宁碧落知道,对方乃是真的不在乎。

    你或者可以不在乎,但我……也能不在乎么?

    宁碧落在暴雨中,在房顶上站了许久许久,终于一声叹息,如飞而去。

    叶笑在黑暗中,轻轻笑了笑,喃喃道:“这个杀手,倒也挺可爱的……只不过,还是低估了我叶笑。我若是想要施恩望报,又怎么会冒着那么大的危险救你?”

    “况且……一个顶尖杀手,若是真的成为我的奴才……那么,也就不再是第一杀手了,甚至连一个合格杀手的资格都不具备了……因为,心态的变化,就导致了本人实力的退步……”

    “所以我不会用恩义来束缚你。”

    “江湖朋友,一路好走。”

    叶笑沉沉睡去。

    这一夜的折腾,真是够累的了

    第二日。

    灵宝阁拍卖堂。

    就如同叶笑这段时间的忙碌一样,这段时间里,灵宝阁也是混乱一片,鸡飞狗跳

    自从大老板来了,整个灵宝阁突然间就变得紧张兮兮,惶惶然不可终日。

    尤其是关万山大供奉,更加是度日如年

    关大供奉这段时间里,期待那位风之凌的到来直接就是望眼欲穿了

    还有大老板万正豪那圆滚滚的身躯,在这段时间里整个人几乎瘦了三圈,减肥的效率可谓是杠杠的,每天都像个神经病一般,在拍卖堂里转来转去。

    恩,用转来转去这个形容词多少有点不够贴切,因为以万正豪那体型,直接就应该是滚来滚去……

    而且,每次只要看到关万山就会揪住问:“那个风之凌来了没有?来了吧?还没来么?”

    若是一天看到关万山十次,诸如此类的话却至少问上最少二十遍

    见面问一句,然后临走又要问一句:“怎么还没来?啥时候来?”

    之所以会说是“至少”,是因为其在交流过程中,还会时不时的说上几句——

    “那家伙不会是死了吧?”

    “这混蛋怎么还不来……你说这怎么回事?”

    “为什么还不来,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么?难道那混蛋留恋花街柳巷得了花柳病死了?”

    “我要不要派人去各大妓院查一查?”

    “他为啥还不来呢,你给我分析分析……”

    关万山头大如斗,都快被烦疯了

    这话一点都夸张,只要是正常人,一天被人这么问上个二三十遍,都会觉得神经衰弱的。而且自身智商也会因此无限性降低……

    关万山觉得,若是再被大老板这么问下去,自己一定会崩溃的:那风之凌……他又不是我儿子,他什么时候来,为什么还不来,我咋能知道?你问我,我问谁去?我分析?我分析什么?有什么资料信息头绪线索让我分析么?我分析你奶奶个爪

    可是……是大老板问话,还不能不回答。

    每一次恭恭敬敬地回答完这些无聊外加重复n多遍的问题之后,关大供奉就觉得自己要疯掉了,也许再被问到的时候,就真的疯了……

    以至于展到,关万山一看到大老板,下意识的就想脚底抹油,逃之夭夭。

    但,拍卖堂一共就这么屁大点地方,就算让你逃,又能逃到哪里去?

    大老板想要问你话,你能逃得过么?

    随着日子推移,大老板越来越着急,到后来已经不是偶遇了,而是直接就跑到关万山房里,急吼吼的问:“风之凌来了没有?有没有消息?知道啥时候能来么?”

    或者找不到关万山的时候,就于脆动整个拍卖行所有的人:“让关大供奉即刻来见我”

    于是关万山又被带到大老板面前。

    然后大老板劈头盖脸还是那一句:“风之凌来了没?有没有消息?知道啥时候能来么?”

    关万山如闻魔咒,脸色煞白,直愣愣的瞪着眼睛,直觉得了无生趣。

    真真想要破口大骂:麻痹同样的问题你一天问八百遍,很好玩么?

    但,心中这句话已经转了八百万次,却始终没敢说出口。

    人在屋檐下,怎么不低头人家大老板,须得懂回话!

    殊不知大老板万正豪心中更是郁闷

    郁闷到了几乎想要自杀的地步

    想当年一时慧眼,一时机缘,得了一个比天还大的宝贝,在自己手里面留了三千年;却愣是没有看出宝贵,每次拍卖都像是瘟神一样想要送走。

    前后拍卖了三千多年没拍出去,偶然出去一阵转头又回来,这分明是神物有灵,故主不舍,自己还郁闷得要死要活的,认为是丢了自己的脸的一个不祥之物。

    你说当年本就是依靠这宝贝起家,分明就是一个福宝,自己怎么就非得将之卖出去呢?

    这不是脑子进了水……还能是什么?

    如今终于算是拍出去了,却在拍出去之后,随即就知道那是一个普天之下绝无仅有的级宝贝

    人生之悲哀,莫过于此

    当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万正豪几乎就要当场上吊自杀了。

    这可不是一般的事情……

    世上人所知,灵宝阁的大老板世代相传,只要是最终接掌灵宝阁的大老板,名字就要自动改成万正豪。

    大抵是灵宝阁世代相传的惯例。

    但,万正豪自己却知道。

    那些个历代相传的继承者……其实全都是自己,所谓世代相传,不过就是一种掩人耳目的把戏

    但,别人不知道啊。

    “幸亏这事别人都不知道,否则这丢人可真丢到姥姥家了……但是那天外幽冥,怎么地也得弄回来啊……”万正豪焦急万状地转来转去。

    再弄不回来,可就真的要出人命了。

    因为,有那么一尊绝对惹不起的杀神,正天天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

    在他房间里,那个中年人冷冷的看着他转圈子,冷漠的说道:“转圈子,有什么用?万正豪,你这小子也真够厉害的,有这么个好东西在你这里放着,居然这么多年都不跟我说。”

    万正豪的肥胖脸上大汗淋漓,肌肉也顿时跳舞一般哆嗦了起来,弱弱道:“这不是不知道这东西的价值么……原本只以为是很丢脸的往事,砸手里了的废物……哎,有眼无珠……”

    中年人清癯的脸上浮起嘲讽的笑,嘿嘿一声,道:“亏我费心费力的为你益寿延年,传你秘法,让你长生不老,扶植你灵宝阁成为大6第一拍卖行……万正豪,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万正豪惶恐至极,连声喊冤,道:“前辈,前辈……关于天外幽冥的事情,晚辈委实是不知道内中底细……前辈试想,若是我真知道的话,怎么可能将那玩意拍卖了那么多次,更加不会几百万两银子就给卖了呀,那些的东西也就只有在前辈一般的世外高人手中才有价值,再说了,若是献给前辈,只要前辈高兴了,随便给我一点点赏赐,在世俗界也是亿万黄金买不到的天大好处……我怎么会如此短视……”

    中年人皱皱眉,心道,他说的也有道理,事情确实是这么样的不假。

    看来就是一块乌金被一个没见过世面的穷逼当成了泥巴……不仅不觉得漂亮乃是珍贵之物,反而觉得如大便一般的颜色碍眼得很……

    “有消息了吗?”中年人淡然问道:“那个……风之凌?”

    一听这句话,万正豪顿时就想要去上吊。

    这几天,若说他问了关万山多少次这句话,却也同样在这个中年人面前承受了多少次。关万山的感觉,他完全能够体会,感同身受,如何体会不到。

    关万山被自己问,只是崩溃郁闷,而自己被这个人问,却是一次又一次的面临死亡威胁这其中的承受度……可是不一样的啊。

    “暂时还没有消息”万正豪苦着脸,因为他完全能猜到接下来中年人会说什么。

    “怎么还没有消息……”

    “要到什么时候才有消息……”

    “你还想让我等久?你知道你耽误了我多少时间了么……”

    这样话,这些天里至少出现了数百次,就算倒背也能如流了

    所幸正在这时候,突然间门“哐当”一声被推开,下一刻,关万山老态龙钟的身体如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一般,龙精虎猛的冲了进来,兴奋之极的大声道:“那……他他他,来啦”

    房中的两人饶都是多少年的修养,却都被来人的突然闯入吓了一跳。

    都瞪大着眼睛看着这个吃了春药一般的老头,愣怔怔的如同泥雕木塑。

    原本他们俩所在的这个房间,是禁制任何人进入的,关万山虽然是灵宝阁席鉴定师,也知道这个房间的存在,却是万万不敢擅闯的,这是怎么了?

    关万山一吼之余,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手抚膝盖,毕竟已经很大岁数的老人了,一瞬间的兴奋难以久持,满身疲惫瞬时显现,可是那张老脸,楞是通红,不是因为过度的运动,而是因为——兴奋。

    天哪,这种一天被逼问八百遍还不得不回答的惨痛日子,终于过到头了……

    那个风之凌……来啦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