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天域苍穹 > 第九十七章 不勉强,反追踪!
    宁碧落虽然站了起来,但他站着的两条腿,兀自在抖。

    显然他的状况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现在勉力支撑身体的重量已经是全凭意志力强撑,估计一迈步,就得即时扑倒。

    还真是个硬汉子

    叶笑上前一步,伸手搀住了他。

    叶笑不想再见到硬汉落魄,出丑人前,就算是自己面前,自己一个人面前。

    口中淡淡道∶“不行就别死撑了,你死撑不算什么,但万一真个摔死了,那可就成笑话了;算上这次,我可都救你两回了,可不希望救来救去,救到最后,就只救到一个死人”

    宁碧落闻言豁然抬头,近乎涣散的目光再现一道锐忙:“是你?竟是你?”

    “噤声喊那么大声不累么?你现在很有气力么?想让多少人听到啊?”叶笑竖起一根手指头。

    宁碧落果然不再说话,但脸上的表情却显得很激动。

    恩人

    之前两次被人追杀得穷途末路,险险死于非命,都是这个人救了自己之前那次,除当事人之外,就再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所以宁碧落一听这句话就知道眼前人就是那个人

    叶笑拿出一颗培元丹,不由分说地直接塞进了宁碧落嘴里。

    宁碧落虽然对被人强迫“灌药”有些反感,但这个人却是救过自己两次的大恩人,就算有些不痛快,也没有反抗、那药才一入口,就只感觉到一股热气从口中瞬时化散,急疾冲进了腹中,进而散入全身经脉之中,一个恍惚之间,竟只觉之前疲惫若死的四肢百骸竟萦绕在说不出的舒服感觉之中。

    丹田之中,原本早已经贼去楼空,空空如也;但如今,随着那股热气的流入,竟凭空生出了一些力量,紧接着,散逸于丹田的些微元气也开始再度凝聚,整个身体竟然在那一瞬间,重新恢复了活力,恢复了生机。

    宁碧落不禁精神一震,下意识的道:“这是什么药?竟神奇如斯。”

    叶笑淡淡道:“不就是丹云神丹”

    宁碧落闻言再度浑身一震。

    不再说话。

    对方先后救了自己两次;两次活命之恩,此刻,居然又给自己吃了这等罕世难逢的极品神丹

    自己欠人家的,貌似是越来越多了。

    至于报答……

    宁碧落心中也在想:自己这位恩人修为显然高得很离谱,至少远在那个天上之秀之上,没看就报个名就把那娘们给退掉了么?起码也得有出了这个世界极限层次的水准……我能用什么报答人家?就自己有的这点玩意,貌似什么都拿不出手吧?

    叶笑扶起宁碧落,两人不疾不徐的往城里方向走去,走到一半,培元丹的药力进一步挥,宁碧落本身修为亦同步运转,已然恢复了一小半修为,出手过招或者还有不足,但自由活动已不成问题。

    叶笑自然也就不再搀着他了。

    今夜的雨势当真是百年罕见,暴雨磅礴如斯仍是丝毫不见减弱,仍旧以那种瓢泼一般的架势往人间洒落。

    两人半途确定了无事,临时找了一个废弃的窝棚先行落脚休息。

    这一晚上,宁碧落固然是精疲力竭,叶笑也同样的惊心动魄。

    “大恩不言谢。”宁碧落休息了一会,就又站了起来。

    他似乎不习惯坐着,只要有机会有力量,他就会站着:“漂亮话,我宁碧落也不会多说,只是,以后若是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一声,但凡我能做到的,绝对没二话。”

    叶笑微笑,看着他没说话。

    宁碧落见状不禁怒道:“阁下是看不起我宁某人么?认为就没什么事情能用得上我?”

    叶笑微笑:“哪里哪里,我只是在奇怪,你身体已至极限,现在有时间有空间,你怎地还不坐下来歇一歇呢。”

    宁碧落沉默了一下,涩声道:“我何尝不想歇一歇,只不过,我是一个杀手;杀手是注定过不了舒服日子的;一直站着,精神便不会松懈,警惕亦会始终保持。一旦坐下来……习惯了这个动作,惰性一生,就再不想站起来了,就算能再度振作,仍有缺憾索性就永久的摒弃‘坐,,不坐不坐也就习惯不坐了,如此而已。”

    叶笑点头:“说的不错,有道理。果然不愧是寒阳大6第一杀手”

    沉吟道:“不过,我现在是真的没有什么需要你去做,这不是客套话,而是实话。”他站了起来,淡然道:“现在你已经无事,亦有一定的自保之力,我也是时候该离去了。”

    宁碧落绝对想不到,在这般暴雨之夜,人家救了自己,却是什么也不说就要走了。不由诧异道:“你……你救我,难道就没有任何目的?”

    叶笑闻言沉默了一下,背对着他说道:“最初的时候,其实是有目的。不过你前面曾经说过,不想为任何人效力……我也就不想以任何方式勉强你。再说……彼此存在江湖上一个朋友,也未尝不是一大好事。你不必过于介怀

    话音未落,叶笑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漫天风雨之中。

    一直到刚才为止,叶笑一直都存有招揽宁碧落的念头。

    但,正如他所说,宁碧落的本心是不想为任何人效力。

    勉强也没有意思。

    以救命之恩胁迫其答应,打违了叶笑为人行事之准则,绝不可能

    还有一点却还在于……自己现阶段的真实实力还是太弱,若是有一天宁碧落现自己的真实身份与真实修为,情况会很难看,因为就现阶段,整个叶府也没有一个人能够是宁碧落的对手。

    虽然叶笑相信自己的眼力,宁碧落不会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但真正出现那种情况,就算宁碧落不说什么,大家仍旧会很不舒服。

    叶笑本就是一个随性的人,这样思量一番,只觉得没什么意思。

    既然不能招揽,于脆就这么飘然而去,彼此留下个念想,以图来日。

    宁碧落看着叶笑离去,想要说话,却又住口,怔怔的出神。

    “最初的时候,其实是有目的。但你不想为任何人效力……我不想以任何方式勉强你。”

    这句话,却是让宁碧落心里翻起滔天波澜。

    “他,最初救我的初衷,其实就是为了招揽我吧……”

    “但他听了我对天上之秀说了的那番话之后,便打消了初衷,飘然而去。甚至,没有正式表露过这方面的意思……显然,这是一个极端骄傲的人”

    “他不想让我难做,而他自己也不想难堪,就采用这种飘然而去的方法,放下这段因缘。”

    宁碧落出神的想着。

    “但我宁碧落,又岂是一个忘恩负义、有恩不报的人?”

    “可是……我愿意成为他的手下么?为他效力,岂不也违我之本心?”宁碧落思来想去,却怎么想怎么不对;终于还是摇了摇头。我不能违背自己的本心,不能成为你的手下,但,我可以帮你,只要你需要我

    宁碧落如同一支箭一般,疾射进了雨幕。

    去的方向,跟叶笑赫然是同一个方向。

    宁碧落乃是天元宗师境界高手,在寒阳大6几乎就是最强层次的存在,虽然此刻就只恢复了一半左右的实力,却也不是现阶段的叶笑所能比的。

    尤其叶笑这一次回城,因为没有目标,本身状态又不是在最佳状态,移动度并不是很快,莫说一笑天涯身法,连日月隐踪身法,都没有用出。

    所以宁碧落几乎就没花什么力气,就在叶笑进城之前感应到了他的踪迹。

    对于这个结果,宁碧落自己,也是惊讶不已,甚至可说是吓了一跳。他几乎认定,叶笑是采用欲擒故纵的手段,猜到自己会来追他的……故意等自己追来。

    因为在宁碧落猜测中,叶笑的修为实力远在自己之上,就算自己处在万全状态,也远远不及,更不用说现在

    但,叶笑却是始终都没有回头。

    接下来,另一件更让宁碧落惊讶的事情出现在眼前,就在叶笑飘身进入辰星城的时候,居然在半途换了一口气,才消失在巍峨的城墙之中。

    暴雨啪啪的打在宁碧落脸上,他怔住了。

    这个救命恩人,这一刻表现出来的修为,让宁碧落真心的看不懂了。

    “越过城墙,居然换了一口气?只是越过一道城墙,居然需要换气?这……这样的修为,比我还要大大不如不,根本就是差着好远好远……这是怎么回事?若是说隐藏实力……可是这个当下,隐藏给谁看呢?”

    “若是说不是隐藏实力…那他又有什么胆子,从天上之秀的手中救人?”

    宁碧落百思不得其解。

    满心疑窦之际,宁碧落脑海中突兀地泛起一个画面,那是初次遭遇叶笑时的那一幕。

    当日,自己被无边圣主一方势力追杀,自己在负伤之余,不惜施展大伤元气的秘术,短时间大增功力,强行突围,偏在隐匿行踪之时,又被敌人凑巧现的哪一天……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