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七十五章【再探水底】(下)
    胡小天没去司苑局,司苑局虽然是他在宫中的根据地,可毕竟人多眼杂,自己频繁出入酒窖,势必会引起不少怀疑。如今的胡小天早已不是昔日的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太监,一举一动都受到其他人的注目。

    通往密道的入口又不止酒窖一个,藏书阁的六层,文圣像之后也有一个入口。换成过去,胡小天或许要掂量一下,可现在和李云聪既然已经达成了合作自然就无须顾忌。

    李云聪看到胡小天去而复返也觉得有些奇怪,问他之后,方才知道胡小天要借藏书阁的密道一用。

    李云聪以为这厮是要通过密道夜里潜入紫兰宫偷香窃玉,心中暗叹,果然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小子比他老子还要胆大,还要风流。

    李云聪陪着胡小天来到藏书阁的六层,胡小天想起昔日自己在李云聪面前毫无反手之力,现在只怕李云聪想对付自己已经没有那么容易。胡小天环视这间藏书阁,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微笑道:“李公公当年让我去找《般若波罗密心经》,那心经是不是还在藏书阁内?”

    李云聪道:“这藏书阁内并无这套心经。”

    胡小天又道:“天人万像图呢?”李云聪当初因为胡小天所绘制的人体解剖图而怀疑天人万像图就落在了他的手中,当时差点没把胡小天给杀了,所以胡小天心中始终存有疑问,故而才提出这个问题。

    李云聪道:“天人万像图七年前被人盗走了。”

    胡小天道:“你一定看过其中的内容,不如跟我说说,里面究竟画的是什么?”反正距离和七七约定的时间尚早,刚好可以从李云聪的嘴里套出一些话。

    李云聪叹了口气道:“其实这藏书阁内所有珍贵的书籍都会有摹本,天人万像图也是如此。摹本乃是杂家当初亲自绘制,两年前天人万像图原本被盗,同时杂家尚未绘制完成的摹本也丢失了,看来盗贼是有备而来。”

    胡小天忽然灵机一动,低声道:“莫非《般若波罗蜜心经》和那本《天人万像图》是同时失踪的?”此前李云聪曾经跟他说过,天人万像图于七年前失踪。看来都是假的,原来天人万像图失踪不久,推算起来也就是自己入宫之前的事情。

    李云聪点了点头道:“不错,也是从那次杂家方才现了这条隐藏在文圣像后方的地道。”

    胡小天心中暗忖,这条皇宫下方的地道如今已经不能称为秘密,李云聪知道、姬飞花知道、七七知道、权德安也知道,可最早现这个秘密的人究竟是谁?按照李云聪的说法。两年前有人就通过这条地道进入这里盗走了两本典籍。

    李云聪道:“杂家思来想去,最可能做这件事的只有几个,于是杂家一一排查,杂家查了一段时间,方才将最大的疑点锁定在一个人的身上。”

    胡小天道:“什么人?”

    李云聪道:“刘玉章!”

    胡小天闻言内心一怔。李云聪的回答有些让他出乎意料可仔细一想却又在情理之中,刘玉章执掌司苑局多年,他对司苑局的一切可谓是熟悉之极,自己都能够现酒窖内的秘密。刘玉章为什么不可以?只是刘玉章对待自己几位关照,自己入宫之初。正是刘玉章对他的关照和重用方才让他在司苑局出人头地,也是刘玉章为他挡住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刘玉章被姬飞花打死之时自己很是伤心,因此还下定决心要为刘玉章报仇。

    胡小天道:“可是刘公公已经死了。”

    李云聪桀桀笑道:“咱们做太监的。能够在宫中拥有一定的地位,无不拥有人的手段和心机,刘玉章也是如此,他为何要对你如此厚爱?明明知道姬飞花权势滔天,为何要自寻死路和姬飞花作对?你不了解他,杂家却清楚得很。”

    胡小天心中暗叹,李云聪说得如此肯定,看来刘玉章的确和两本典籍的失窃案有关,不过无论如何刘玉章都算对自己不错,当时他被姬飞花重创,因为受不了折磨,而央求自己杀了他,是自己亲手用匕将之刺杀。不会错,自己检查过他的尸体,刘玉章的确死了。

    李云聪道:“刘玉章想要逃走很容易,可是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逃走,而又不被人怀疑很难,在他死后一个月,杂家越想越是不对,于是亲自去了一趟中官冢。”

    胡小天暗自吸了一口冷气,他隐隐预感到了什么。

    李云聪道:“杂家掘开了他的墓葬,你猜猜怎么着?”

    胡小天低声道:“里面并无尸骨?”

    李云聪点了点头道:“猜对了,刘玉章根本就没死,他是假借着这件事,瞒天过海逃出了皇宫。当时的形势,他若不逃,杂家也一定要了他的性命。”

    胡小天茫然站立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叹了口气道:“可是当初他中了姬飞花的伤心欲绝掌,我为了让他免受折磨,还亲手在他心口戳了一刀。”

    李云聪道:“亲眼看到的未必都是事实,姬飞花虽然聪明绝顶,武功高,可是刘玉章既然敢利用这种方法逃出宫去,其人的胆识和计谋也非同泛泛,他中了姬飞花一掌之后,央求你结果他的性命,表面上看合情合理,其实他可能是担心姬飞花现他在伪装,绝顶高手可以利用内息护住心脉,就算你戳他十刀也未必杀得死他。”

    胡小天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一向自以为聪明,可是在这帮老狐狸之间,斗志斗法,终究还是落到了一个被人利用的下场,虽然他无法确定李云聪所说的全都是事实,可根据他的感觉,应该不会有诈,刘玉章甘心冒这么大的风险也要带走《天人万像图》和《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这两本书想必是极其重要的。

    能让这帮太监费尽心机,甘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做的事情,绝非权势财富那么简单,除非是可以让他们变回男儿身,又或是可以寻求到长生之道。

    李云聪道:“如果不是龙烨霖篡权,刘玉章绝不会逃出杂家的手心。”

    胡小天道:“那两本典籍和《乾坤开物》有无关系?”

    李云聪摇了摇头道:“除了图谱之外,上面的文字杂家根本就不认得。”他叹了口气,神情显得颇为失落。

    胡小天走向那尊文圣像,潜运内力,双臂推动文圣坐像,将之缓缓移开,露出下方的洞穴,当初他可没有这样的实力。李云聪饶有兴趣地望着胡小天,此子已经可以推动三千斤的坐像,足见这一年来武功的提升,只是不知他是怎样控制体内异种真气的,难道自己教给他的《菩提无心禅法》果然有用?

    胡小天向李云聪拱了拱手道:“李公公,我走了,对外就说,我今晚留在藏书阁跟您秉烛夜谈。”

    李云聪淡然笑道:“年轻人务必懂得节制,万一玩火不成,只怕后患无穷。”

    胡小天心中暗笑,这老乌龟,当真以为自己是借他的洞口前往紫兰宫和七七**啊。反正也没必要跟他解释,腾空从地洞之中跳了进去,双足落地之时,感觉头顶传来蓬!的一声,却是李云聪重新用文圣像封上了洞口,整个地道之中瞬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胡小天对此不以为意,他早已修炼成一双夜眼,即便在漆黑的地底,他仍然可以看清周围景物的细节,循着熟悉的道路来到司苑局的酒窖内,李云聪刚才的那番话让胡小天想起了一件事,当初刘玉章被姬飞花抓走之前,曾经塞给他一个纸团儿,那纸团胡小天一直收藏在酒窖中,当时看不明白纸团上究竟写得是什么,他轻车熟路地回到藏匿纸团的地方,将纸团取出,展开摊平,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文字,不过胡小天根本看不懂,他也不知刘玉章留下这东西的目的是什么,现在看来,刘玉章应该是另有深意。

    胡小天将纸团收好,在酒窖里休息了一会儿,等到午夜之前,准时来到通往紫兰宫水井的地道内。七七如约而来,进入地道就取出夜明珠照亮,看到胡小天已经等候在那里,不由得展颜露出甜甜一笑,轻声道:“你还算准时!”

    胡小天看到她一身红色武士服打扮,不由得摇了摇头道:“这么招摇,不怕别人把你当飞贼抓起来。”

    七七道:“没人敢进入紫兰宫的内苑。”说完她又补充了一句:“权公公守着呢。”

    胡小天心中暗忖,这权德安对七七倒是忠心耿耿,不知他到底是什么来路?想起和李云聪此前的那番对话,这皇宫中的几个老太监一个比一个阴险,一个比一个可怕,权德安肯定也不是个普通人物,小妮子千万别被利用了才好。

    七七扔给胡小天一套水靠,仍然是天工坊鲁大师的作品,胡小天走到一旁角落换上水靠,出来一看,七七已经将外面的武士服脱掉,水靠紧身贴服,周身曲线毕露,仔细一看,七七胸前的飞机场似乎也有了那么点起伏。

    月票很惨淡,老章鱼已哭晕在地,兄弟姐妹们投一张月票吧!(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