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七十三章【转折】(上)
    胡小天道:“为何要出手对付曦月?”

    周默道:“胡大人担心你会因为她而坏了大事。”

    “你们的大事?”

    周默叹了口气道:“你放心,她不会受到伤害。”

    胡小天冷冷道:“现在说这种话是不是已经太晚?”

    周默的目光再度落在胡小天肩头的剑柄之上,低声道:“你想杀我?”

    胡小天道:“不敢,曦月和飞烟两人全都在你们的手中,我就算想杀你,也需要顾及她们的性命。”说话的时候他已经缓缓将肩后的藏锋抽了出来,大剑藏锋,剑身乌沉沉的闪光让人从心底感到一种压抑的味道。

    周默皱了皱眉头:“你要跟我动手?”

    胡小天道:“我只是想看看,你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一个箭步已经犹如猎豹般窜了出去,手中大剑直刺周默的胸膛,周默不闪不避,静静站在那里,剑锋距离他的心口只剩半寸的时候,凛冽的剑气已经侵入了他的肌肤,可是周默仍然没有躲避的意思,静静望着胡小天。

    剑锋凝而不,胡小天望着周默道:“为何不还手?以为这样我就会心软放过你?”

    周默道:“三弟,我对不住你,你杀了我,我绝无怨言。”

    外面传来熊天霸惊恐万分的声音:“不要!”

    周默怒吼道:“滚开!”炸雷般的吼叫过后,他一把抓住剑锋,用力向自己的胸膛刺去,掌心被藏锋的边缘割破。鲜血沿着剑刃滴落下来。

    胡小天和周默双目对视,彼此的力量都集中在藏锋之上,胡小天虽然充满了怨愤,可是他却无法一剑将周默杀死,虽然周默已经放弃了反抗。就算杀死周默,他也找不回龙曦月和慕容飞烟。

    胡小天忽然扬起左拳,狠狠击中周默的小腹,这一拳将周默打得松开藏锋踉跄后退,周默捂着腹部望着胡小天,紧咬牙关。胡小天的这一拳着实不轻。

    熊天霸一旁站着,眼中已经涌出了热泪,他不知究竟生了什么?为何师父会与同生共死的三叔突然反目。

    胡小天大吼道:“给我一个理由!”

    周默低声道:“要杀就杀,没有理由。”

    胡小天点了点头,猛然将手中藏锋深深插入地面之中:“走!”

    周默有些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并没有想到胡小天居然会这样容易就放过自己,低声道:“为什么?”

    胡小天道:“你我毕竟结拜一场,从今以后你是你我是我,你不想说,我也不会为难你,你只需记得若是有机会见到曦月和飞烟,帮我告诉她们,有生之年。我必会过去寻找她们。“

    周默抿了抿嘴唇,点了点头道:“保重!”他大步来到马前,翻身上马。熊天霸跟了过去,大声道:“为什么?”他双目之中尽是泪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时,熊天霸虽然不是什么聪明绝顶的人物,可这会儿已经明白了。师父背叛了三叔,在感情上他应该站在师父一方。可是在道义上他应该站在三叔这边。

    周默道:“人各有志!熊孩子,你我师徒的情分到此为止!”他提缰纵马。拍马向门外奔驰而去,再不向身后看上一眼。

    熊天霸咧着大嘴来到胡小天身边:“三叔……我师父他走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你是准备跟他走还是留下?”

    熊天霸擦干眼泪道:“留下!师父一定有难言的苦衷,三叔您别生他气。”

    胡小天没有说话,默默走向神侯府空旷的演武场,霍胜男已经在那里等待,其实刚才她一直都在暗处观察,做好了从旁协助胡小天的准备,可是胡小天不出意料地放过了周默。

    霍胜男轻声叹了口气道:“看来你终究还是放不下这段手足之情。”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不是放不下,而是杀了他并没有任何的意义,以他的性情是不可能对我说出实情的。”

    霍胜男道:“至少在龙曦月的事情上他已经很对不起你。”

    胡小天道:“萧天穆和他感情甚笃,我若是杀了他,难保萧天穆不会报复,现在曦月和飞烟都应该在他们的控制之中。”虽然周默背叛了自己,可是胡小天认为周默应该是有苦衷的,而且以他对周默的了解,此人做事向来光明磊落,萧天穆则不然,自己的这位二哥心机深沉,做事不择手段,而且他和周默的感情要比跟自己深厚得多,若是自己当真大义灭亲杀掉周默,势必会招来萧天穆的报复。

    霍胜男知道胡小天投鼠忌器,黯然道:“对这些野心家而言是没有什么亲情和友情的,你跟他们讲仁义道德,最终吃亏的只能是你自己。”

    胡小天淡然笑道:“放心吧,我和他们已经有了了断。”

    “混账!”龙宣恩还是第一次在七七面前这么大的火,拍案怒起,一双深邃的眼睛死死盯住七七,怒吼道:“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

    七七道:“我已经说得够清楚,大康如今已经千疮百孔,如果不及时作出应对,那么社稷必然崩塌,国将不国,距离覆灭之日已不远矣。”

    龙宣恩指着七七道:“你这丫头,朕如此信任你,让你代朕处理朝政,你竟然想出了要将大康分裂瓦解的主意,是不是嫌大康还不够乱?居然要主动将朕的土地送给别人,你是不是龙氏子孙?你这么做对得起列祖列宗吗?”

    七七道:“陛下还可以掌控目前的大康吗?若是可以掌控,为何西川李天衡自立?为何国内乱民四起?事实上如今的大康已经成为一盘散沙,为何不放弃一些无关紧要的疆域,保住大康的核心根基所在?”她据理力争,情绪也变得激动了起来。

    龙宣恩怒道:“一定是胡小天教你的是不是?他究竟给你灌了什么*汤?先是你听从他的主意。让胡不为率领五十艘战船,一万名精锐水师前往罗宋开拓什么海上粮运通路,可结果呢?非但胡不为趁机逃走,连同朕的五十艘战船全都不见了!我大康水师纵横四海,天下无敌。如今就因为你的建议,让朕损失了最核心的水军力量。你现在又劝我要将大康的土地分封出去,你究竟是何意图?难道非要看着朕成为孤家寡人你才高兴。”

    七七道:“陛下,我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大康考虑,我从未想过要损害大康的利益。”

    “够了!如果朕不是念及你年幼无知,今日绝不会饶你。”

    七七咬了咬樱唇道:“陛下既然认为我年幼无知。为何又要让我来为你处理大康朝政,把江山社稷交到我的手上,你有没有经过深思熟虑?难道你将治理国家当成一件儿戏吗?”

    龙宣恩怒吼道:“七七,朕虽然宠爱你,可是你若是一再恃宠生娇。朕也一样不会饶你。”

    七七道:“杀了我又能怎样?如果杀了我可以让大康恢复元气,能够重振朝纲,能够让臣民对朝廷重拾信心,那么七七死而无憾,可是大康今时今日的局面并非我所造成,就算杀了我也一样于事无补。”

    龙宣恩冷笑道:“你以为朕当真不敢杀你?”

    七七道:“有何不敢?你是大康君主,天下间还有你不敢做的事情吗?”她的目光无畏地和龙宣恩对视着。

    此时王千匆匆走了进来,行至龙宣恩的身边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龙宣恩听完面露喜色,他向七七道:“你且退下!今日之事不得再提!否则朕才不会顾念什么情面。”

    七七愤然转身离去,甚至都懒得道别一声。

    等到七七离去之后。龙宣恩向王千勾了勾手指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王千眉开眼笑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刚刚得到大雍方面传来的消息,大雍皇帝薛胜康暴病驾崩了!”

    “当真?”

    王千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却听外面传来通报声,却是洪北漠到了。

    洪北漠此次前来也是为了禀报这件事。大康皇帝薛胜康已于五日之前突暴病,因救治不及而死。薛胜康甚至没来得及册封太子,现在大雍国内也是一片混乱。

    这对大康的君臣来说可谓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这几年以来,他们一直活在大雍的威胁和阴影之下,大雍皇帝薛胜康向来野心勃勃,以一统中原征服大康为他的毕生目标,现在壮志未酬身先死,龙宣恩确信这个消息之后不由得哈哈大笑:“天佑大康,天佑大康!”他最忌惮的对手居然突然就死了,可以断定,薛胜康死后留下的权力真空需要相当的一段时间才能填平,大雍不可避免地会陷入权力更迭和因此而引的争斗之中,在这种状况下他们不可能在腾出手来侵略大康,也就是说大康终于有了喘息之机。

    洪北漠微笑道:“陛下果然洪福齐天。”

    龙宣恩开心至极,点了点头道:“苍天有眼,薛胜康居然死了,刚才七七那丫头还劝我要将大康的土地分封出去,哈哈,哈哈哈哈!她以为大康的国运已经到头了!”

    这两天肾结石犯了,需要休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章鱼不敢太拼,容我平稳过度几天,这两天的状态也不是太好,这个月的更新也有二十多万字,按说也有不少了,章鱼实在需要调整下节奏了,不然文章写不出来最佳的状态,更新或许会受到一些影响,还请各位读者多多理解下,月底月初是争月票的关键时段,章鱼实在是不想放弃的,只能说最多一周,章鱼力争尽快调整好自身状态。(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