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七十二章【大漠秋思曲】(下)
    周默道:“好!”

    维萨手持玉笛,一曲悠扬婉转的笛声在静夜中响起,这《大漠秋思曲》乃是摄魂宝典中所记载的曲子,乃是八摄魂魔音之一,笛声送入耳中,周默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片广阔无垠的大漠,看到硕大的圆月从大漠的边缘升腾而起,脑海中的画面中出现一个孤独的旅人行走在大漠中,从高空俯视,旅人的身影如此孤独而渺小。

    即便是胡小天已经修习过摄魂宝典中的定魂术,可他仍然不敢掉以轻心,维萨近距离吹奏魔音,按理说他和周默所受的影响是相同的,最大的分别无非是他已经有了准备,此前胡小天已经严令家中下人不得随意靠近花园,也是为了避免他们被魔音干扰到。

    虽然胡小天做足准备,他仍然慎之又慎,提振精神抱守元一,内息悄然按照《菩提无心禅法》运行。

    周默已经听得入神,手中握着那杯酒凝滞半天不动却浑然不觉,整个人已经沉浸在乐曲声中,笛声时而苍凉悠远,事儿低柔婉转,有时像一个孤独的旅人在诉说自己的沧桑往事,有时又像是一个幽怨的少女在倾吐衷肠。

    周默终于将那杯酒饮尽,目光变得迷惘,仿佛精神已经随着笛声游离于他的**之外。

    维萨看到时机已经到来,两个轻柔的转调之后,停下了笛声,一双冰蓝色的美眸盯住了周默的双目,轻声道:“你累不累?”

    周默呆呆望着维萨,目光呆滞表情漠然道:“累了。”

    维萨道:“何必将太多的事情都压在自己的心头?你有什么心事为何不愿与我们分担?”

    周默喃喃道:“有些事是不能说的。”他双拳紧握,感觉眼前的景物一片模糊,自己似乎随时都要睡过去,一个潜在的声音在提醒他千万不能睡。千万不能睡。

    维萨道:“不用担心,这里没有外人,都是你的朋友,你的兄弟。”

    周默用力摇了摇头:“我对不起他,我对不起他……”

    胡小天内心一沉,向维萨递了一个眼色。趁着这个机会,他要从周默口中问出他的秘密。

    “你对不起谁?”

    周默艰难道:“我对不起三弟……”说到这里,却听到夜空之中传来蓬!的一声炸响,一朵五彩缤纷的烟花绽放在夜空之中,这声烟花动静奇大,让大地都为之一震。

    周默魁梧的身躯明显震动了一下,刹那之间他恢复了些许的意识,忽然伸手抓住桌上的酒坛,仰咕嘟咕嘟一饮而尽。一股热流在他的腹部升腾,周默生来好酒,关键之时,烟花的炸响将他迷惘的意识拉了回来,残存的意识让他看到了这坛酒,仿佛一个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正是因为酒对他的重要性,方才依靠着酒慢慢找回了自己。周默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因为酒精而温暖,已经麻痹的意识也渐渐开始复苏。

    对面胡小天面庞的轮廓也开始重新变得清晰起来。周默努力回忆着刚才生的一切,却记不起太清,他唇角露出一丝不太自然的笑容:“三弟,刚刚生了什么?”

    胡小天暗叫惋惜,偏偏在这种时候有人燃放烟花,导致功亏一篑。不然周默此时应当已经将实情说出来了。胡小天表情平静道:“刚刚你说对不起我!”

    周默内心剧震,笑得越生硬了:“是,这件事一直压在愚兄的心头,当初如果不是我疏忽,安平公主也不会离开。”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人心隔肚皮。别人怎么想又怎能知道呢?”

    周默长叹了一声,打了个哈欠道:“困了,我该回去了,三弟也早些休息。”

    胡小天点了点头,并没有出声挽留。

    周默起身抱了抱拳,大步向外面走去,胡小天望着周默的背影目光中闪烁出前所未有的陌生和冷酷。他几乎可以断定,龙曦月在海州的不辞而别是周默设下的圈套,胡小天暗恨自己,当初为何相信周默而没有相信龙曦月,自己竟然怀疑曦月的感情,内心中一种前所未有的悲凉和愧疚如同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攥紧了,胡小天感觉胸口剧痛,几乎就要透不过气来。

    维萨看出他表情有异,慌忙为他轻轻揉动后背,歉然道:“主人,都怪维萨学艺不精,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帮主人做好。”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跟你没有关系,是我的错!全都是我的错!”

    此时霍胜男回来了,看到胡小天脸色苍白的样子,还以为他出了什么大事,慌忙过来询问。

    胡小天道:“我没事!”他让维萨先回去。

    霍胜男望着桌上的碗筷,小声道:“周大哥这么快就走了?”

    胡小天道:“是,除了走,也许他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

    霍胜男有些错愕地看着他:“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胡小天道:“等会儿你就会知道。”

    周默返回神策府住处之后,马上着手收拾行装,出门的时候,迎面遇到了熊天霸,熊天霸看到周默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奇:“师父,您这么晚就回来了?不是去三叔府上喝酒了吗?”

    周默抿了抿嘴唇道:“你三叔有一些急事让我去办,我现在就要动身。”

    熊天霸笑道:“出门办事啊,咋不带上我?在这康都呆得就快闷出鸟来了,师父,您带着我好不好?”

    周默望着一脸憨笑的熊天霸,心中突然生出无限感慨,他伸出手去拍了拍熊天霸的肩头道:“熊孩子,你去不得,我走之后,你记住一定要听你三叔的话,要保护好你三叔。”说到这里,他心中一阵难过,竟然说不下去,举步就走。

    熊天霸道:“师父啊,您这是去哪儿啊?就算是走也不必那么着急,赶明儿天亮再走不行?”

    周默快步走向自己的坐骑,还没等他来到坐骑前,却看到有一人从院门处走了进来,那人一身黑衣,身材挺拔,月光之下,英俊的面庞有些苍白,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失望和痛惜,不是胡小天还有哪个?

    周默停下脚步,静静望着胡小天,脸上的笑容充满了苦涩:“三弟来了!”

    胡小天道:“酒还没喝完,大哥为何要急着走?”

    周默叹了口气道:“该走的始终都要走,该来的始终都会来。”他的目光落在胡小天的左肩,肩头露出一截黑色的剑柄,那是胡小天的大剑藏锋。

    熊天霸也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愕然道:“三叔……师父……你们……”

    周默打断他的话道:“我跟你三叔说话没你插嘴的份儿!”

    胡小天微笑点头道:“是啊是啊,熊孩子你去外面等等,我跟你师父有些事情单独商量一下。”

    熊天霸眨了眨眼睛,虽然觉得事情很是不对,但是却又不敢忤逆两人的意思,他向外面走去,离去的时候仍然不时回头张望。

    熊天霸离去之后,胡小天向周默的坐骑瞥了一眼道:“大哥这是要去哪里?”

    周默道:“有些私事赶着去处理。”

    胡小天笑道:“能让你连夜离去的一定是要紧事。”

    周默望着胡小天,忽然叹了一口气道:“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胡小天道:“我本以为就算自己的亲人可以背叛我,爱人可以离弃我,但是我的结义兄长绝不会背弃我,可现实却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将我羞辱得体无完肤。”

    周默道:“维萨居然是摄魂师,你用摄魂术来对付我。”他声音平静,不见任何怒气。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若非用这样的方法,又怎能知道你的秘密。”虽然周默及时清醒,可是刚才毕竟意识短时间被维萨控制,周默自己并不清楚他在意识丧失的那段时刻究竟说了些什么。胡小天就是要利用这一点,让周默误以为自己已经将秘密说出。

    周默叹了口气道:“我对不起你。”

    “既然明知对不起我为何还要去做?明明是你害了曦月,却为何要编织出这样一个谎言期满于我?”胡小天心头一阵刺痛,不仅仅因为周默的背叛,更因为他对龙曦月的误解,不知曦月现在究竟是死是活,她失踪了这么久,自己却轻信周默的话,而放弃对她的寻找,若是龙曦月有什么三长两短,自己必然会后悔终生。

    周默道:“你何时开始怀疑我?”

    胡小天道:“我从未想过要去怀疑自己的结拜大哥,这次前往西川和天狼山的马匪打过几次交道,忽然现天狼山的实力不过尔尔,以你的武功率领二百名虎头营的精锐,本不该败得如此狼狈。”

    周默点了点头。

    胡小天又道:“现在回头想想,你我的相逢实在太过巧合,我的一切你和二哥都知道,而我对你们却近乎一无所知。萧天穆主动请缨要陪同我爹一起前往罗宋开辟海上粮运通道,看来从那时起就已经准备撤离,我还以为你们千里迢迢从西川来到这里是为了救我帮我,现在方才明白,你们的目的根本就是尚书大人。”

    周默没说话,静静望着胡小天,目光分不出是悲哀还是内疚。

    昨天喝太多,头疼一天,勉强才写了一章,惭愧,以后尽量避免这种事情生。(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