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七十一章【罪人】(下)
    胡小天道:“我的确不懂,也不想懂,我只知道什么人对我好,什么人对我不好。∽↗,”他望着母亲的坟冢低声道:“我要为我娘讨一个公道!”

    虚凌空两道白眉拧结在一起,心情比起表情更加纠结,长叹了一声道:“你娘乃是病死,你找何人讨还公道?”

    胡小天道:“我第一个要找得就是我爹,他为何要对我娘说如此狠心的话,让她丧失了希望?我第二个要找的是徐老太太,胡家落难,她生怕被连累,坐视不理,她为了徐家利益着想倒也罢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可是我娘病死这么久,身为亲娘竟然不肯露面,非但如此,他们徐家竟然没有一个人前来吊唁,我娘是不是姓徐?就算出嫁,徐家人凭什么对她如此冷漠?这笔帐我必然要算!”

    虚凌空听到这里暗暗叫苦,可是这其中的缘由无法向外人道,唯有苦笑,他叹了口气道:“照你这么说,你也应该找我算账!”

    胡小天道:“你今晚不来,我必然找你算账!”

    虚凌空叹了口气道:“我抛妻弃子这么多年,所有的悲剧全都是我一人造成,你心中若是有气,全都冲着我来吧,和他人无关,就算你现在杀了我,我也不会有任何怨言。”

    胡小天心中暗忖,你当然不会有怨言,徐老太太想出那么歹毒的主意去报复你,让你的儿子娶了你的女儿,只怕你现在活一天就遭受一天的折磨。胡小天道:“我为何要杀你?谁对我好,谁对我坏我还分得清楚,当初如果不是你教给我武功,只怕我已经死在出使大雍的路上。”说到这里,他心中忽然想到了一件事。虚凌空现在会不会后悔,如果自己死了,岂不是一了百了。

    虚凌空道:“我对不起你娘,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

    胡小天道:“正因为如此,我更加不会报复你,你自己责怪自己就够了。”

    虚凌空点了点头道:“不错。我自己责怪自己就够了,我这辈子多半时间都生活在自责之中。”

    胡小天道:“我还要找一个人讨还公道,如果不是他,我们胡家就不会遭遇噩运,如果不是他,我们一家三口就不会分开,如果不是他,我娘也不会因为缺少亲人宽慰而郁郁而终。”

    胡小天虽然没有说出这个人的名字,可虚凌空却已经知道胡小天要报复的那个人是大康皇帝龙宣恩。虚凌空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等将来有一天你真正成熟了,就会现现在的想法是何其的可笑。小天!仇恨是一种诅咒,不但诅咒别人,同时也在诅咒自己,如果一个人心中埋下太多的仇恨,那么他这辈子都不会得到真正的快乐,冤冤相报何时了。为何不放下仇恨,过你自己的日子。你还年轻,何不追求属于自己的生活?”

    胡小天道:“人活在世上,有所为有所不为,我相信这世上仍然有公道二字。”

    虚凌空道:“我拦不住你,我也帮不了你什么。”

    “你能!”胡小天大声道。

    虚凌空紧闭双唇,有些事情就算他知道也不能说。

    胡小天当然不会问起那些让他难以回答的问题。他的问题甚至都没有提及自己的父亲:“据我所知,当年您曾经有过两位结拜兄弟。”

    虚凌空点了点头道:“不错!一位叫楚扶风,还有一位就是龙宣恩,我和龙宣恩相识在先,那时他还不是大康的皇帝。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救起了楚扶风和一个孩童。”

    “那孩童就是洪北漠?”

    虚凌空道:“看来你知道了不少的事情。”

    胡小天道:“知道一些,可是想不明白。”

    虚凌空感慨道:“非但是你想不明白,至今我都无法想明白,三人之中,我和龙宣恩的关系更近一些,我们两人结拜在先,在遇到楚扶风之后,我们两人都被楚扶风的学识所折服,彼此性情相投,结成了异姓兄弟,楚扶风居长,三人中我生性散漫,对政治缺乏兴趣,龙宣恩因为出身的缘故,一心想要登上皇位,而那时他在众多皇子之中并不被看好。可一切在遇到楚扶风之后生了变化,楚扶风智慧群,不但通晓天文地理,星相术数,而且高瞻远瞩运筹帷幄拥有经邦纬国之才。”

    胡小天并不是第一次听人对楚扶风如此赞誉,上次是姬飞花,现在是虚凌空。

    虚凌空道:“在楚扶风的帮助下,龙宣恩从一个不被看好的落魄皇子一步步壮大实力,进而得到皇上的宠幸,最终掌控了大康的江山,可以说龙宣恩能够当上皇帝,楚扶风居功至伟。”

    胡小天道:“我听说你也出了不少的力。”

    虚凌空道:“我可没有那样的眼界,像我这种人小打小闹,单打独斗还可以,但是真正说到朝堂之争,我根本帮不上忙。”

    胡小天道:“龙宣恩为何要杀楚扶风?”

    虚凌空道:“不是龙宣恩要杀楚扶风,而是他不得不杀楚扶风,楚扶风创立天机局,其势力不断壮大,天机局想要展,就必须从朝廷那里源源不断地得到银两,楚扶风索求无度,甚至连龙宣恩这位大康皇上都不堪重负,他们的矛盾或许就在于此。”

    胡小天心中暗忖,从虚凌空的这番话来看,楚扶风也不是一个毫无缺点之人,他低声道:“于是龙宣恩就串通洪北漠谋害了楚扶风?还将他满门抄斩?”

    虚凌空道:“楚扶风在这世上并没有太多的亲人,我们虽然结拜,可是却不知他的家乡何处,他甚至连一个亲人都没有,直到后来娶妻生子。”

    胡小天道:“他的儿子就是昔日户部尚书楚源海了?”

    虚凌空点了点头,颇感差异道:“此事你又是从何处得知?”胡小天笑了笑:“天下间没有不透风的墙。”

    虚凌空道:“其实龙宣恩害死楚扶风之后并没有下令要斩草除根,楚扶风的妻子因为伤心过度而选择自尽殉情,死前将他们的儿子委托给我来照料,我带走了他们的儿子将他交给了我……那时的妻子。”

    胡小天心中暗道,他那时的妻子就是徐老太太了。

    虚凌空道:“我的本意是隐瞒这孩子的身世,让他安安稳稳地生活一辈子,这也是他母亲的期望,可后来生的事情,却由不得我来掌控了。”他摘下腰间的酒葫芦,仰灌了几大口酒,心头的苦涩随着酒意弥散开来,这些事已经隐藏在他心中多年,他始终都未曾向外人提起,今日终于在女儿的坟前,在胡小天的面前倾吐了出来。

    胡小天已经渐渐明白了,楚源海本可以过上另外一种生活,可是他却不幸知道了自己背负的血海深仇,虚凌空应该不会说,这件事楚源海因何而得知?可能只有一个,是徐老太太将这件事告诉了他,楚源海方才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这才有了后来的贪腐案。

    虚凌空道:“你到底是从何处得知楚源海的事情?”

    胡小天斟酌了一下终于道:“姬飞花!”

    虚凌空道:“若是我没猜错,他应该是楚家的后人。”

    胡小天道:“您当初有没有劝过楚源海不要复仇?”

    虚凌空道:“一个人一旦被仇恨蒙蔽双眼,任何人的话都不可能听进去。”他深深凝望着胡小天,多希望胡小天能够放弃复仇的想法,胡小天悲惨的命运从一出生就已经注定,除了离开,远走天涯,或许才能有摆脱宿命的机会。

    胡小天道:“看来徐老太太真是不简单呢。”

    虚凌空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他停顿了一下道:“一个傻了十六年的孩子突然变成了聪明人,本身就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胡小天心中一震,难道虚凌空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他淡然笑道:“我想不通,此前十六年对我而言好像白活了,究竟生过什么,做过什么,我一点都不记得。”

    虚凌空道:“就算一个人可以突然明白过来,却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学会读书写字,更不用说满腹经纶,医术不凡。”

    胡小天道:“你在怀疑我是个冒牌货?”

    虚凌空摇了摇头道:“这世上有太多的事情解释不通,武林中有一门非常邪乎的秘术,名曰万毒灵体,可以将自身的功力和意识转移到合适的躯壳内,以此来延长自身的性命。”

    胡小天对此早有了解,须弥天就是利用这种方法变成了乐瑶。

    虚凌空道:“你是谁?”

    “胡小天!”

    虚凌空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胡小天的肩膀道:“好自为之吧,就我个人而言,我情愿我的外孙是个傻子,那样他也许会无忧无虑地过上一辈子。”

    胡小天道:“对不起,让您老人家失望了。”

    虚凌空摇了摇头道:“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失望太多人也会变得麻木,无论怎样,你都是个孝顺的孩子,走吧!抛下这所谓的恩仇,走的远远的,趁着年轻,享受下属于自己的日子那该有多好。”

    胡小天抿了抿嘴唇,反问道:“您在四十年前一走了之,这四十年中,您过得快乐吗?”

    第一更送上,求!(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