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七十一章【罪人】(上)
    杨令奇离去之后,梁英豪过来向胡小天禀报地下工程的近况,按照胡小天的吩咐,他率领弟兄们在凤仪山庄下挖掘的四通八达,为了保守秘密,他采取分段挖掘的方法,真正地下结构只有他和两位核心成员知道。梁英豪认为胡小天挖掘地道的目的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如果有朝一日遭遇围困山庄的情况,就可以地下通道从容逃离。

    梁英豪也带来了一幅地图,将他预留的三个出口向胡小天一一指明。

    胡小天点了点头,对梁英豪和他那帮兄弟们的能力表示欣赏。让他们在凤仪山庄挖掘地道,一是为了将来以防万一,二是对梁英豪为的浑水帮众能力的一次考核,有了这支地底掘进队,以后会对他的计划起到莫大的帮助。

    胡小天将地图收好,向梁英豪道:“此事除了你我之外,不得向任何人透露。”

    梁英豪点了点头道:“府主放心,我已经严格约束手下,就算有人知道咱们在凤仪山庄下方存有一条地道,他们也不清楚具体的位置,地图只有这一张,还有就在我的脑子里。”

    胡小天道:“挖好之后就将出入口全都封闭起来,不到必要时,不会启用地道。”

    梁英豪恭敬道:“明白!”

    胡小天道:“英豪,如果我让你挖掘一条百里长的地下通道,有没有可能?”

    梁英豪闻言一怔:“什么?”他先想到得就是胡小天想要从地下挖掘一条通往康都的地道,这种想法虽然有趣,可是实施起来难度很大,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

    胡小天道:“距咱们这边三十里处已经有不少的岗哨,再往前三十里,就已经进入皇陵的防守区域。有没有一种可能,从这里躲过他人的耳目,挖掘一条地下通道直达皇陵核心?”

    梁英豪点了点头道:“道理上是有这种可能性,可是从这里到皇陵地下情况极其复杂,丘陵山地众多,大部分地下都是石头。而不是像山庄下方的土层,如果挖掘百里,至少要耗去三十年,这还要在顺利的情况下,往康都也是一样。”

    胡小天听他这样一说方才知道自己的想法不切实际,毕竟在当今的时代下,缺乏现代化的机械工具。想要突破层层岩石,必须依靠人工斧凿,就算财力和物力没有问题,时间上也耽搁不起,看来自己的这个想法实在是有些想当然了。

    梁英豪道:“府主当真想潜入皇陵?”

    胡小天笑道:“只是随口一问。不瞒你说,皇上如此兴师动众地修建陵园,地宫之中不知藏有多少财富,想想还真是有些动心呢。”

    梁英豪道:“听说自从上次民工暴乱之后。皇上增派了三万精兵在皇陵周边驻守,就算可以突破防守。据说地宫乃是天机局洪北漠所设计,其中机关重重,没有图纸根本无法进入,就算误打误撞进去了。只怕也没命出来。”

    胡小天拍了拍梁英豪的肩膀道:“就当我没说过。”

    胡小天走出门外,维萨看到他又要出门,不禁有些惊奇,毕竟今天永阳公主前来拜祭的时候已经将胡小天用来守孝的草棚给拆了,小声道:“主人这是往哪里去?”

    胡小天道:“山上,我曾经说过要在我娘墓前守足五七,今儿是最后一夜,我怎么忍心让她一个人孤零零呆在那里。”

    维萨道:“可是连草棚都没有了,你今晚住在哪里?”

    胡小天笑道:“不妨事,我身体壮实得很。”

    胡小天独自出门,可走了没多远,就看到远处有灯光追随自己而来,他转身望去,却是维萨打着灯笼跟了上来,手中还抱着一件裘皮大氅。

    胡小天摇了摇头,只能停下脚步等着她,维萨快步来到他的面前,因为走得太急,俏脸红扑扑的,来到胡小天面前道:“主人,夜里风大,您得多穿一些,千万别着凉。”

    胡小天微微一笑,伸手将大氅接了过去:“好,你回去吧。”

    维萨咬了咬樱唇道:“维萨想陪着主人。”

    胡小天笑道:“不用了,我想一个人陪陪我娘,咱们在山庄呆不久了。”

    维萨道:“主人要回康都吗?”

    胡小天道:“不是我想回去,今天的事情你都看到了,永阳公主都把我的草棚给拆了,再过几天,保不齐会把凤仪山庄都给拆了。”

    维萨笑了起来,轻声道:“公主殿下只是说说,我看得出来,她对主人很好。”

    胡小天笑道:“我怎么没感觉到啊?”

    维萨道:“她是主人未婚的妻子啊!”

    胡小天道:“回去吧,起风了!”

    维萨点了点头,转身向山庄的方向走去,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看到胡小天仍然站在远处,原来是胡小天不放心她一个人走,目送她直到她进入山庄的大门这才离开。

    胡小天独自一人回到母亲的墓前,草棚被七七带来的随从拆了个一干二净,胡小天这一个多月以来睡觉的草垫子也被他们给清理干净了,胡小天摇了摇头,其实他打算明日就返回山庄了,想不到七七居然这么心急。

    在母亲的墓碑前坐下,披上裘皮大氅,俯视凤仪山庄的方向,山庄内仍然亮着几点灯光,却不知有没有属于维萨的一盏?

    胡小天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腰背部不由自主的挺直,周身的肌肉瞬间变得紧张了起来,他意识到有人出现在自己的身后,天下间能够在无声无息中靠近自己的并不多,胡小天在心中默默筛选排除着,过了一会儿,他方才轻声道:“老前辈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相见?”

    身后无人回应,胡小天又道:“徐老前辈!”

    后方传来一声低沉的叹息:“你怎么知道是我?”

    胡小天缓缓转过身去,果然看到老叫花子身穿一身破破烂烂的黑色棉衣,双手抄在袖口之中,脸上的表情分明带着难言的悲伤,说话的时候,目光却盯着徐凤仪的坟冢。

    胡小天道:“能够在我毫无察觉的状况下来到这么近的范围,必然是天下间屈指可数的高手,高手之中,愿意来我娘坟前看一看的就只剩下一个人了。”他口中的这个人当然指得是老叫花子。

    老叫花子抿了抿嘴唇来到胡小天身边,静静望着徐凤仪的墓碑,看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她走得还算安祥吗?”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还好吧,至少我在她的身边。”

    老叫花子抿了抿嘴唇道:“她都说了什么?”

    此时胡小天已经确信无疑,老叫花子就是他的外公虚凌空,不然他不会特地来到徐凤仪的墓前祭奠,胡小天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低声道:“我本以为你早就会过来,却想不到一直等到今日。”

    虚凌空黯然道:“我不该来,来或不来都改变不了生过的事情,只是徒增伤悲罢了。”他蹲下身去,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墓碑上徐凤仪的名字,深邃的双目中流露出难以名状的悲哀。

    胡小天静静看着他,虚凌空应该知道生在自己父母之间的人伦悲剧,徐老太太如果一心想要报复他,肯定会将这个秘密告诉他,虚凌空纵然拥有绝世武功,一样无法改变儿女悲惨的命运,他此时的心中必然内疚到了极点。

    虚凌空道:“她有什么心愿未了?”

    胡小天低声道:“我娘说,我爹不会回来了,她还说临终之前想见见她的爹娘。”后半句话纯属胡小天刻意杜撰。

    虚凌空的胸口犹如被人狠狠打了一记重拳,痛得他几乎无法呼吸,过了好一会儿方才缓过气来,长舒了一口气道:“你外婆始终都没有来?”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金陵徐家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一句话已经表明他和徐家划清界限的决心。

    虚凌空道:“你爹人在天香国!”

    胡小天内心剧震,虚凌空既然这么说,就不会有错,父亲果然借着这次出海之机潜入了天香国,和他一起离去的还有五十艘战船,还有一万名精锐水师将士,除此以外还有他的朋友和红颜知己。想起这件事胡小天的内心就感到一阵刺痛,父亲的绝情让他心凉透顶。而还有一件事让胡小天更加的难过,他甚至不愿去想,不敢去想。

    “为何是天香国?”

    虚凌空道:“你为何不走?现在你已经了无牵挂,为何还要留在大康?凭你的武功,没人拦得住你。”

    胡小天微笑道:“如果武功能够解决一切,你为何保不住我娘的性命?你为何眼睁睁看着自己女儿死去无动于衷?”

    虚凌空变得面无血色,他的呼吸变得越困难,他甚至不敢直视胡小天的眼睛:“你不懂……”有些秘密如同山岳一般压在他的心头,将他牢牢压在内疚和耻辱之下,让他的后半生都在后悔和自责中渡过,他想要改变,却不知如何改变,胡小天说得没错,有些事情武功解决不了,不仅仅是武功,他的事情任何人都解决不了。

    第二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