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七十章【论势】(下)
    胡小天让维萨将杨令奇找来,杨令奇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凤仪山庄,听说胡小天找他,很快就过来了,还带着一幅他亲手绘制的地图,杨令奇的右手自从经过蒙自在的治疗之后,功能已经改善了许多,虽然无法完全恢复正常,可是提笔写字已经没有太多的障碍,不过想要恢复他昔日的丹青妙手恐怕还需要经过一次手术,再加上长期坚持不懈的功能锻炼。

    胡小天请杨令奇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件事,此前诸事繁忙,一直没有抽出时间为杨令奇手术,现在总算暂时有了空闲,刚好趁着这段时间为杨令奇将右手部分断裂的肌腱接驳,希望能够帮助他的右手功能尽快回复。

    杨令奇听说胡小天找他是为了这件事,淡然笑道:“府主不必为我的事情操心,我能恢复到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是上天垂怜,能够提笔写字绘画,令旗早已心满意足,不敢再有任何的奢望。”

    胡小天望着他的手掌,杨令奇的小拇指和无名指仍然无法自如伸展,这部分的肌腱应该是断裂的,如果开刀接驳,肯定可以大幅改善他右手的功能,胡小天道:“我有信心让你右手恢复昔日八成的功能。”

    杨令奇现在右手的功能也就剩下了五成,对他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八成还真没有奢望过,看到胡小天如此热心,杨令奇点了点头道:“府主既然一番盛情,令奇也只好却之不恭了。”

    胡小天道:“明天我为你手术。”

    “手术?”杨令奇和胡小天相处久了,也知道他的新奇词汇层出不穷,自然也就见怪不怪了。

    杨令奇对这场足以大幅度改变自身生活质量的手术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将地图在胡小天的面前展开,这幅列国疆域图乃是杨令奇亲笔手绘。在他未残疾之时,画这样一幅地图最多半个时辰,而这次他耗去了整整一天一夜的功夫,尽管如此,地图画得仍然不尽如人意,残疾之后的右手对笔法的掌控明显大打折扣。不过这已经比蒙自在为他治疗之前好了许多。

    胡小天望着那幅地图,微笑道:“不错哦!”

    杨令奇道:“这是令奇草拟的一幅地图,将大康不可放弃的领土全都标注出来。”

    胡小天扫了一眼道:“你猜就算皇上采取了这个建议,他会怎样对待永阳公主?”

    杨令奇微微一怔,不明白胡小天因何会这样问。

    胡小天道:“你回头仔细想一想,皇上这些年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自己,他甚至都不为大康的社稷考虑。你以为他会在乎永阳公主的死活吗?”

    杨令奇点了点头道:“不错,这正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身为帝王就算不为后代考虑,多多少少也会顾及祖宗历代传下来的基业。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国家大事上。”

    胡小天道:“对一个皇上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杨令奇道:“一位明君最重要的是江山社稷是万众臣民,一个野心勃勃的君主眼中最重要的是霸权和征服。如果是一位昏君,那么他的眼中可能只剩下酒肉和女人。”

    胡小天又道:“皇上也是人,对一个人来说最重要的又是什么?”

    杨令奇想了想方才答道:“活着!”

    胡小天道:“不错,就是活着。龙宣恩已是行将就木之年,一个人若是知道自己就要死了。多少会反思自己的一生,多少会做一些好事善事弥补昔日的不足,可龙宣恩做了什么?”

    杨令奇道:“也许他生性就是如此贪婪险恶。”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根据我所掌握的情况,这一个月期间。皇上又往皇陵增加了三万民工,根据户部方面的反馈,皇上刚刚追加了三十万两黄金用来修建皇陵,自从上次皇陵民工暴乱之后,皇陵方面已经全都被天机局接管,由洪北漠统筹管理皇陵方面的一切,在皇陵周围八十里开外就设下岗哨,五十里的地方就布下了重兵,除非有皇上和洪北漠的特许,任何人不得擅自入内,否则杀无赦!”

    杨令奇:“大康百姓流离失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皇上竟仍然动用国库修建陵墓,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样想的?难道想要失尽民心,早一日将大康推向灭亡不成?”

    胡小天道:“我一直在想,他为何会如此信任洪北漠?是因为洪北漠帮助他重新登上皇位?”胡小天摇了摇头道:“对一个行将就木之人来说皇权显然不是必须的,最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洪北漠又是另外一个姬飞花,帮助龙宣恩的真正目的乃是为了独揽大权,纵横朝野,可是我后来却又现,洪北漠对权力并不热衷,一个人不为钱,那么就是为利,可洪北漠生活清贫自律,一个人不为钱不为权,还对皇上忠心耿耿,龙宣恩可没有这样的人格魅力。”

    杨令奇道:“府主说得不错,洪北漠必有所图。”

    胡小天道:“应该说他和老皇帝之间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们互有所需,彼此利用。我记得在天龙寺之时,洪北漠曾经派人入寺寻找《乾坤开物》的丹鼎篇。我听人说,丹鼎篇之中记载了长生丹药的修炼之道。”

    杨令奇道:“长生不老药?这世上难道真的有长生不老之说?”他眨了眨眼睛,显然并不相信。

    胡小天也不相信,可他们信不信并不重要,关键是老皇帝相信,如果龙宣恩相信了长生不老的说法,那么洪北漠完全可以依靠炼制长生不老的仙丹把他给忽悠了。别说龙宣恩这种昏庸无道的主儿,就算是秦皇汉武不也是一样迈不过长生不老的坎儿。

    胡小天道:“皇陵之中必然藏有秘密。”

    杨令奇叹了口气道:“皇上竟然糊涂到这种地步,如果一个人一心想要长生,那么他就不会在乎任何其他的事情了。”

    胡小天道:“所以,皇上谁都可以拿来牺牲,永阳公主只不过是他用来转移臣民注意力,缓解百姓愤怒的一个手段罢了。如果他一心想要扶植公主当他的继承人,根本不用做得如此明显。”

    杨令奇道:“府主担心他会对公主不利吗?”

    胡小天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低声问道:“如果公主主动提出分封诸侯之事,你以为他会怎么想?”

    杨令奇道:“他十有八九会认为公主别有用心。”说到这里他抬起头来:“府主,这件事会不会给公主带来麻烦?”

    胡小天道:“洪北漠掌控天机局,如今十万羽林卫也都在他的控制之中,慕容展也是洪北漠阵营中人,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尚且无法和他们抗衡。”

    杨令奇道:“府主何不趁着这次的机会,离开康都这个权力中心,暂避锋芒,现在还不是和洪北漠斗法的时候。”

    胡小天道:“我想离开,只怕皇上未必肯放我走。”他何尝不想离开,只是因为老皇帝对胡家早已怀恨在心,如果不是因为七七的缘故,或许他早已对自己下手。当然如果胡小天放弃一切,悄然离开,凭他今时今日的武功未必不能,可是他并不情愿,胡小天虽然看似玩世不恭,可是在他骨子里却拥有着一种宁折不弯的倔强,他不会轻易放弃,更不会轻易服输,自从母亲离去之后,他心中更萌出要将一切搞清的决心和愿望,他要寻求一个答案,他要让那些曾经或正在阴谋设计自己和母亲的人得到双倍的报应。

    杨令奇道:“府主为何不尽早迎娶永阳公主呢?”

    胡小天向杨令奇看了一眼,犀利的目光让杨令奇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意思已经被胡小天完全窥破,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胡小天现在所剩下的也只有未来驸马这个身份,那纸婚约,只要皇上愿意,随时都可以撕毁,可是如果婚姻成为事实那又另当别论,拥有了驸马的身份,皇上或许会考虑到七七的缘故,放弃加害胡小天的想法。而婚姻也可以让胡小天通过征服公主的身体,彻底征服她的内心。

    胡小天道:“皇上不会在乎任何人的性命。”

    杨令奇道:“公主不同,永阳公主之所以能够拥有今时今日的政治地位,完全是皇上一手为之。从目前大康的局势来看,皇上还需要她。”

    胡小天道:“我只是好奇,皇陵之中究竟藏着什么?”

    杨令奇唇角现出一丝无奈的笑意,胡小天显然不愿回应他的问题,他低声道:“无非是劳民伤财的奢侈工程罢了,古往今来,有多少君主都将皇陵修得美轮美奂壮观雄伟,幻想尸身不腐,梦想有一天起死回生,可是又有谁真正得到了重返人间的机会?”

    胡小天点了点头,龙宣恩为了修建这座皇陵劳民伤财,大康的经济之所以深陷泥潭,和他不计代价修建皇陵有一定的关系,在全国范围内征召劳工,因为皇陵而枉死的劳工更是数以十万计,民间积怨极深,而在这种状况下他仍然执迷不悔,坚持修建皇陵,看来皇陵已经成为龙宣恩的精神支柱。(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