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六十八章【雷霆震怒】(下)
    七七因胡小天的这句话而面色转冷:“我不需要朋友。”她将俏脸扭到一边,没过多久又忍不住问道:“你当真救了李天衡?”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李天衡根本没有受伤,又哪会需要我救?”

    七七叹了口气道:“老贼果然狡诈,竟然以这种方法来将责任推到朝廷身上。”

    胡小天道:“如果不是林泽丰和赵彦江谋反事,恐怕李天衡已经死了。”他心中想的却是,贼喊捉贼,李天衡和龙宣恩谁都不是好鸟。

    七七道:“形势逼人,如果无法收回西川,大康只怕要完了。”她的声音中流露出深深的悲哀。

    胡小天道:“公主殿下可能不知道,周王在西州遭遇刺杀。“

    “啊?”七七惊呼一声,她显然对此一无所知,可马上就明白这件事如果属实必然和老皇帝有关,铲除周王的目的就是要废掉李天衡手中的这张王牌。可是对亲生儿子下手,他的手段也实在狠辣一些。

    胡小天道:“对付李天衡,刺杀周王都是陛下计划的一部分,他从未想让周王活下来。”

    七七沉默了下去,皇上的手段比她想象中更加冷酷无情。表面上皇上将权力交给了自己,口口声声要退出朝堂,不问政事,可事∟♂实上他的所作所为并没有放弃权力的意思。难道自始至终他只是将自己当成一个政治道具,一旦时机成熟,或是自己影响到了他的利益,他一样会将自己毫不犹豫地除去。大康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不知他为何还要做这些事情,难道他已经放弃了吗?

    胡小天意味深长道:“就怕从此以后皇上认为大康的败亡已成必然。放任自流。”

    七七咬了咬樱唇道:“我不管别人怎样想,我绝不会放弃。”

    胡小天回到尚书府的时候,听到府内传来哭声震天,胡小天心中一沉,顾不上七七,推开车门就向府内狂奔而去。却是在他离去之后不久,徐凤仪病情突然加重,刚刚已经气绝身亡了。

    胡小天来到母亲所住的院落前,胡佛、梁大壮等人看到他回来,全都跪倒在地上,胡佛嚎啕大哭道:“少爷,夫人刚刚仙逝了……”

    胡小天一言不地冲入房间内,霍胜男和维萨哭得梨花带雨正是伤心。

    胡小天来到母亲床前,摸了摸她的颈侧动脉。感觉脉息全无,又看了看她的瞳孔,已经散大,胡小天用力咬了咬嘴唇,左掌贴在母亲胸骨上方,右手压在左掌之上开始进行按压,按压三十次以后,为母亲做两次人工呼吸。如此反复下去。

    众人看到他疯魔般的模样谁也都不敢阻止他。

    七七随后赶到,看到眼前一幕也不由得呆在那里。

    胡小天仍然在那里机械重复着抢救的动作。周默看不下去,来到床边充满悲怆道:“三弟,够了……”

    胡小天怒吼道:“走开!”

    周默大吼道:“三弟,伯母已经死了,她已经死了!”

    胡小天如同被霹雳击中,整个人呆立在那里。呆呆望着母亲惨白的面容,喃喃道:“我娘死了?”

    周默点了点头。

    胡小天用力摇了摇头:“我娘死了……”说话的时候忽然感觉丹田气海处如同刀割,数道内息冲撞纠结在一起,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上。

    胡小天醒来之时已经是夜半时分。守在他身边的居然是七七,因为七七身份的缘故别人都选择了回避,一来她是当朝公主,二来她是胡小天名正言顺的未婚妻。

    让七七意外的是,胡小天醒来之后居然表现的出奇冷静。

    “我晕了多久?”

    七七道:“一个时辰左右吧。”

    胡小天站起身来,目光落在一旁为他准备好的孝服上。

    七七以为又触动了他的伤心处,小声劝道:“节哀顺变!”

    胡小天点了点头,默默走了过去,将孝服穿上,七七来到他身后为他帮忙整理孝服,母亲的离去已经成为事实,胡小天内心反倒平静了下来,虽然他拥有着越当今时代的医学知识,可是在一个一心求死的病人面前,他仍然无能为力。并非因为他的特殊经历而造成了他和父母之间的感情不深,而是他比其他人更容易相通这其中的道理,对徐凤仪来说,死亡应该是她最好的解脱。

    胡小天原本就是豁达之人,既然一切都已经生,再伤心也是无用,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将母亲的丧事做好,让她能够安安稳稳的离去。

    七七看到胡小天不吭不响的模样,还以为他因为伤心过度已经呆了,充满关切道:“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必太难过,胡夫人只是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或许她会在那个世界更加快乐。”

    胡小天点了点头,低声道:“不错,我娘那么善良,她本来就不该在这个丑陋的世界上生活下去。”他转向七七道:“公主请回吧,你明日还要处理国务,要多多注意身体。”

    七七道:“大康的事情我也是有心无力了,反倒是这边我还能多少帮上一些忙,我虽然没有正式加入胡家,可咱们毕竟定下了婚约,我也应当尽一份孝心。”

    胡小天深深看了她一眼,沉声道:“其实皇上赐婚另有目的,公主不必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七七咬了咬樱唇,因胡小天的这句话想要作,可是想起他现在的处境,又于心不忍,轻声道:“该怎样做我自己知道。”

    胡小天于是也不再多说,大步出了房门,这会儿功夫周默和霍胜男已经指挥众人将灵堂设好,整个尚书府肃穆无声,愁云惨淡。

    众人看到胡小天过来,一个个纷纷迎了上来,胡小天摆了摆手,分开人群来到灵堂内,来到母亲的牌位前,恭恭敬敬叩了三个响头,低声道:“娘!您安安稳稳地去吧,孩儿明白您的心思,孩儿不会让您再九泉之下为我操心。”

    身后传来阵阵抽泣之声,胡小天在灵前跪下,点燃黄纸,此时七七也换上孝服默默走了进来,在胡小天的身边跪下,显然是下定决心要陪他守灵。

    宣微宫的一天开始的很早,龙宣恩天不亮就已经醒来,上了年纪睡眠会变得越来越短,王千蹒跚着小碎步来到他的身边,附在他耳边道:“皇上,胡不为的妻子昨晚去世了!”

    龙宣恩微微一怔,虽然徐凤仪患病已久,可是龙宣恩对此并不知情,身为一国之君,他不可能去关注一个大臣的妻子生了什么,只是这件事多少还是让他有些意外的,胡小天刚刚到,徐凤仪就死了。龙宣恩先想到的是缺少了一张要挟胡氏父子的王牌,再想起出海后杳无音讯的胡不为,龙宣恩心中开始有些不安。他低声道:“王千,你回头待朕去吊唁一下。”

    王千点了点头:“奴才这就去准备。”

    龙宣恩又叫住他:“你等等。”

    王千停下脚步。

    “还是让七七去。”

    王千道:“公主殿下昨晚就去了尚书府,披麻戴孝,为胡夫人守灵。”

    龙宣恩闻言不由得怒道:“成何体统!她还未嫁入胡家,岂可如此?”

    王千看到龙宣恩动怒,也不好说什么,恭恭敬敬站在那里。

    龙宣恩气得来回踱步,口中喃喃道:“真是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此时洪北漠到了,龙宣恩让王千将他请进来。

    洪北漠向龙宣恩躬身行礼,他也是听说了徐凤仪去世的消息,即便胡不为曾经是昔日大康户部尚书,徐凤仪的死也不应引起那么大的震动,君臣几人之所以如此关注,全都是因为徐凤仪之死或许会引起一连串的变动。

    洪北漠道:“陛下,臣派出去查探船队下落的人传来了消息,船队在南津岛补给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罗宋也没有任何大康船队抵达的消息。”

    龙宣恩怒道:“真是岂有此理,如此庞大的一只船队不可能说消失就消失,整个人间蒸不成?”

    洪北漠道:“陛下,此事必然是蓄谋已久,我看胡不为应该早有计划。”

    龙宣恩道:“怎么可能,他难道不顾妻子的性命?”想起徐凤仪已经死了,心中更是烦躁起来:“就算他不管老婆,难道还不管他的儿子胡小天的死活吗?”其实龙宣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已经给出了答案,如果换成他是胡不为他会在乎妻子的死活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胡不为带走了五十艘战船,而且全都是大康水军的精锐之师,自己怎会如此大意,居然相信他要为大康开拓海上粮运通道的鬼话。

    洪北漠道:“臣仔细研究过沿途航道,已经让人在途中可能的岛屿中进行搜索,五十只战船不可能凭空消失,沿途列岛除了少数几个,其余岛屿都没有容纳如此规模船队的港口,可是这几个岛屿已经完全被排除了。”

    龙宣恩怒吼道:“五十艘战船,一万名精锐水师将士,难道就这么不声不响的全都不见了?”

    洪北漠道:“只有一个可能,他们离开南津岛之后并未继续向南,而是折返向西,绕行到天香国的海域,也唯有天香国有能力将这支规模庞大的船队藏匿起来。”

    第二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