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六十八章【雷霆震怒】(上)
    胡小天平静道:“陛下让微臣前往西川给李天衡贺寿,臣遵旨照做,陛下让微臣当面传旨册封李天衡为王,臣也照办,陛下交给臣的两件事,臣不敢说办得全都让陛下满意,可是臣自问兢兢业业,绝无违逆,至于结果如何却不是臣能够控制的,陛下若是因此而责怪微臣,臣也无话好说。”

    “你不服?”

    胡小天坦然道:“臣不服!”

    龙宣恩向下走了几步,立于台阶的中间,俯视跪在下方的胡小天,胡小天眼角的余光扫向龙宣恩所在的位置,老皇帝已经进入他格杀的范围内,只要他狠下心来必然可以让这祸国殃民的老乌龟血溅五步,一命呜呼,胡小天心中第一次产生了干掉龙宣恩的想法,可理智又告诉他,现在杀掉龙宣恩对自己并无好处。

    龙宣恩道:“好,那朕问你,你去西川封王,因何没有在李天衡的寿宴上当众宣读圣旨?”

    胡小天道:“陛下只是让微臣前往西川封王,并没有让臣一定在寿宴之上宣读圣旨,臣还没有抵达西川,封王之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臣不知圣旨的的内容,更不会泄露此行的目的,敢问陛下,圣旨的内容究竟是何人泄露出去的?”

    龙宣恩怒道:“你是怀疑朕将这件事泄露出去?”

    胡小天道:“臣不敢怀疑陛下,陛下当然不屑于做这种宵小之事,可是陛下身边的人未必全都可靠。”他的这句话引得龙宣恩身边的宫人纷纷侧目,暗骂胡小天将他们也牵扯进来。

    龙宣恩道:“好,这件事暂且作罢。我且问你,李天衡遇刺之后,性命垂危,你为何要出手相救?”

    胡小天心中一怔,自己出手救得明明是周王。可不是李天衡,老皇帝为何会这样问?想要阴谋陷害,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胡小天道:“微臣不知这消息从何处传来,当初臣往大雍出使之时,就有人传言臣出手救了大雍的皇帝,如今前往西川又有人传言臣救了李天衡。臣都不知自己有这么大的本事,在他人的描述之中简直成了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龙宣恩冷冷道:“朕的消息不会有错。”

    “原来陛下不信任微臣,既然如此,何必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去做?”

    龙宣恩道:“朕对你寄予厚望,却想不到你阳奉阴违。做出的事情实在是让朕失望之极!”他又向前走了一步:“还有你爹,胡不为借着打通海路之名,如今挟裹船队逃得不知所踪,你们父子是在耍朕吗?”

    胡小天道:“臣不敢,相信臣的父亲更不敢这样做,我等侍奉陛下忠心耿耿一腔热血,若是臣等敢有异心,且不说对不起陛下的器重。也对不起胡氏满门忠烈,数代英明,臣若是怀有异心。何必返回京城,留在西川做李天衡的女婿岂不是更好。”

    “你!”龙宣恩被这厮伶牙俐齿一通抢白弄得有些无言以对了。

    胡小天道:“不瞒陛下,臣离开西川之前,李天衡曾经重提昔日婚约之事,劝臣留在西川,臣义正言辞拒绝了他的条件。为的是不能辜负陛下对我们胡氏的恩德,可是没想到陛下竟然对微臣百般猜疑。微臣心如刀割,请陛下赐我一死。臣也唯有以死来自证清白了。”

    龙宣恩冷笑道:“你以为朕当真不敢杀你?”

    胡小天内心一沉,龙宣恩在西川就想将自己干掉,如今回到康都,不排除他恼羞成怒杀掉自己泄愤的可能,胡小天心中暗忖,你只要敢下令,老子就什么都不管了,先杀了你这老乌龟再说。悄然蓄力,蓄势待。

    宫门外忽然传来愤怒的声音:“滚开!让我进去!”却是七七收到消息匆匆赶来。

    胡小天打心底松了口气,还好七七来得及时,如果再晚一步,说不定自己和老皇帝就要图穷匕见了。他虽然有把握杀了龙宣恩,可是并没有足够的把握能够逃出皇宫,慕容展的武功深不可测,再加上他身边的那帮大内高手,自己内里虽强,可是在实战方面仍有欠缺,以寡敌众,胜算很小。

    七七从外面冲了进来,身后跟着一帮在门外驻守的御前侍卫,龙宣恩脸色一暗,狠狠瞪了慕容展一眼,慕容展有些惭愧地低下头去,其实以他们这群人的实力想要拦住小公主根本不会有任何的问题,显然是慑于七七的威势,所以不敢当真阻拦,当然也不排除慕容展故意送了个人情给胡小天的可能。

    七七来到龙宣恩面前,怒道:“陛下,这是为什么?”

    龙宣恩少有地对七七起了脾气,怒吼道:“没有朕的命令,你竟然擅闯宣微宫,你这丫头眼中还有朕吗?”

    七七脸上没有丝毫的畏惧,寸步不让道:“胡小天乃是我的未婚夫,你想杀他,便将我跟他一起杀了,你才好做个货真价实的孤家寡人!”

    “放肆!”龙宣恩怒不可遏,须因怒气激扬而起,龙颜震怒果然非同小可,震慑得一帮宫人胆战心惊,一个个诚惶诚恐地跪了下去。

    龙宣恩望着七七,手指却指向胡小天道:“你知不知道,胡不为率领船队根本没有去罗宋,出海三个月,罗宋方面根本没有他们抵达的消息!”

    七七表情愕然,胡小天虽然对这一切早有准备,可是仍然感觉到心头一震,父亲没去罗宋,那么他去了哪里?就算他早有计划,可是船上还有萧天穆、展鹏和慕容飞烟,别人不说,二哥萧天穆乃是学究天人,智慧卓绝的人物,岂能轻易被父亲所控制?他们到底去了哪里?这其中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七七道:“此事当真?”

    龙宣恩缓缓点了点头:“消息不会有错。”

    七七道:“纵然如此,和胡小天又有什么关系?”

    龙宣恩道:“他们父子二人分明是串通一气,意图对大康不利。”

    七七道:“如果胡小天当真知道这其中的内情,他为何还要从西川回来?陛下,千万不可听信他人谗言,七七愿意用性命为胡小天担保,若是他有丝毫不忠之心,我愿和他一起自裁谢罪!”她在胡小天的身边跪了下去。

    胡小天虽然知道七七维护自己有她的目的,可心中仍然有些感动,七七啊七七,不枉我跟你订婚一场,关键时刻还是懂得维护自家人的。

    龙宣恩的目光久久凝视着七七,过了一会儿方才道:“希望他值得你去维护。”他有些疲惫地摆了摆手道:“退下吧,朕有些累了。”

    胡小天随着七七离开了宣微宫,来到外面,看到四下无人,胡小天方才恭敬道:“多谢公主殿下救命之恩。”

    七七望着胡小天,叹了口气道:“我送你回去。”

    坐在七七的马车内离开皇宫,胡小天的心中颇不平静,不仅仅因为刚才的死里逃生,更因为牵挂母亲的病情。一只滑腻温软的小手覆盖在他的手背之上,却是七七握住了他的手,安慰他道:“你不用担心,胡夫人她不会有事的。”

    胡小天勉强笑了笑,低声道:“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我娘的这场病可能和我爹有关。”

    七七道:“胡大人是不是一去不回了?”她冰雪聪明,从胡小天的这句话中已经猜到了端倪。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希望海上不要生什么事情才好。”船队至今没有任何消息有两种可能,一是胡不为带领船队改变航线去了另外一个目的地,另外一个可能就是船队在海上遭遇了风浪,两相比较,胡小天宁愿是前者。

    七七道:“若是海上的这条通道无法打通,只怕大康要完了……”她还是第一次在胡小天面前表现出如此悲观的情绪。

    望着七七突然变得苍白的俏脸,悲哀无奈的眼神,胡小天从心底忽然生出一阵怜惜,他低声道:“皇上让我去西川封李天衡为王其实是个圈套。”

    七七点了点头道:“我猜到了!”

    “那你为何不阻止?”

    七七道:“我以为他对我还算不错,心中无法确定他会不会在背后策划这样的阴谋,而且……”七七停顿了一下,她的手离开了胡小天的手背,十指纠缠在一起,显得有些内疚:“当时我也认为,唯有收回西川才能挽救大康,所以……所以……”

    “所以你就放任这件事情生,没有提醒我?”胡小天的语气非常平静。

    七七点了点头,咬了咬樱唇道:“你会不会怪我?”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你是为大康考虑,记得你曾经说过,为了大康即使牺牲你自己的性命也不足惜,更何况是我的性命呢?”

    七七美眸中流露出歉疚不已的神情,她悄悄观察了一下胡小天的脸色:“其实你走后我就后悔了,可是我又说服不了自己,无论你信不信,在我心底深处都希望你平平安安地回来。”

    胡小天道:“相信!”

    他的回答让七七感到错愕,抬起美眸将信将疑地望着他:“你相信?”

    胡小天点了点头:“因为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你几乎没有朋友。”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大早晨更新,求月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