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六十七章【真相残酷】(下)
    胡小天和维萨两人都听得心惊肉跳,徐老太太果然不是寻常人物居然如此狠辣,居然连孕妇都杀。

    徐凤仪道:“那孕妇死的时候已经怀胎七月,外人都以为她连带着胎儿全都死了,却没有想到徐老太太让人剖开她的腹部将孩子取了出来……对外宣称那是她的女儿……”

    胡小天内心紧张到了极点,如果徐凤仪就是那个胎儿,那么她的父亲是谁?难道也是虚凌空?如果当真如此,那么她和胡不为岂不就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天哪,难怪胡小天从一出生给个傻子,原来是近亲结合的产物。

    徐凤仪道:“她就是要报复,就是要让她的丈夫因为背叛而痛苦终生,她……她让自己的儿子娶了仇人的女儿,以此来报复丈夫……”

    胡小天眼前一黑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他两辈子加起来都没有听说过那么离奇的故事,如果徐凤仪所说的一切全都是真的,那么这个徐老太太实在是可怕到了极致,简直是人性泯灭,竟然可以导演这样的一出悲剧,为了报复虚凌空,不惜牺牲自己亲生儿子的幸福,难怪那老乞丐欲言又止,似有难言之隐,他肯定是知道内情的,目睹这样一出人伦悲剧,作为父亲,心中肯定痛苦到了极点,虚凌空这一生都会在懊悔和自责中渡过。可是母亲又如何知道了这样的秘密?究竟是谁告诉了她?

    徐凤仪道:“有人告诉了我真相,我……我若是不知道这件事该有多好……”

    胡小天好不容易才冷静了下来,他终于明白为何母亲不愿说出让他离开的原因,这件事的确是羞于启齿的,若是这个秘密让他人知道,自己只怕再也无颜在天地间容身。真是天雷滚滚,将胡小天整个人都给震傻了。

    维萨望着胡小天,不知如何是好,她也被徐凤仪所说的真相震撼到了。

    胡小天道:“你问问我娘,我爹……”他停顿了一下方道:“他知不知道这件事?又是谁告诉了我娘这件事?”

    维萨按照胡小天的吩咐小声询问,徐凤仪道:“我不知道那人是谁。可是我知道他一定是徐老太太派来的……”说到这里她剧烈咳喘起来,虚弱的身体已经无法支持她继续说下去,胡小天不忍再问,让维萨以摄魂术控制母亲,哄骗她将汤药喝了。

    看到母亲睡去,胡小天方才和维萨悄悄退出了门外,胡小天将维萨叫到无人之处。维萨明白他的心意,小声道:“主人,维萨什么都不会说!若是您不信我,维萨可以一死来证明。”

    胡小天摇了摇头低声道:“我当然信得过你。”抬起头来,此时方才意识到夜幕已经降临。望着星星点点的夜空,整个人如同傻了一样。

    维萨安慰他道:“其实这种事情在鹰巢公国很多。”鹰巢公国皇室为了保持血统的纯正,都是兄妹联姻的。

    胡小天当然知道古埃及皇室就有过这样荒唐的传统,为了保持所谓血统的纯正。兄娶妹,父娶女的事情屡见不鲜。可是从遗传学的角度上来看这是极端错误的行为,而且也不符合人类的道德观,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不去追寻所谓的这个事实。真相已经大白,可是对他来说却何其残酷。

    他终于明白自己因何会傻了十六年,也明白为何徐老太太会对他们母子如此冷漠,为了报复自己的丈夫,竟然不惜残害自己的后代,这样的行为实在令人指。而他的父亲应该已经知道了真相,不然他也不会对待自己的妻子如此冷漠残忍。

    胡小天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代入到胡小天悲惨的命运之中。

    梁大壮匆匆向这边走来,来到胡小天近前,恭敬道:“少爷,宫里来人了!”

    胡小天深深吸了口气,将胸口的郁闷尽量挤压出去,然后又长舒了一口气,转过身去,皱了皱眉头道:“什么人?”

    来得是慕容展,随同慕容展一起过来的还有两名侍卫,胡小天知道慕容展肯定不是前来探望老娘的,来到慕容展面前抱拳行礼道:“属下参见慕容统领。”他虽然已经是大康未来驸马,可官职仍然是御前侍卫副统领,隶属慕容展的管理。

    慕容展点了点头道:“胡夫人的病情如何?”

    胡小天道:“不容乐观!”

    慕容展叹了口气道:“本来不应在这个时候打扰你,可是皇上有命,让你即刻去宫中觐见。”

    胡小天道:“我娘性命垂危,这种时候我怎能离开?”

    慕容展道:“圣命难违,胡大人最好还是去走一趟,去回,不然触怒了皇上,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胡小天看了看慕容展,从他冷酷的表情已经意识到今天慕容展是善者不来,七七不是说过要帮他去皇上面前解释,看来没有任何的效果,如果自己不去,只怕慕容展就会用强,胡小天冷冷道:“慕容统领带来了多少人马?”

    慕容展平静道:“来尚书府的只有我们三个,可是胡大人若是不去,马上就会有五百御前侍卫再来请你,如果胡大人还嫌不够,我可以将京城十万羽林军全都调来为胡大人保驾护航。”

    胡小天焉能听不出他话里威胁的含义,心中暗叹,看来老皇帝终究是要对自己不利了,自己如果坚持不去,胡府或许马上就会面临一场灭顶之灾,这一趟是势在必行,凭着自己现在的武功,就算老皇帝当真要对自己不利,自己也可以搏上一搏,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慕容统领请稍待,我回去交代一声。”

    慕容展唇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胡大人尽量不要让我久等了。”

    胡小天来到霍胜男身边,霍胜男也得悉朝廷来人之事,担心胡小天此去凶多吉少,关切道:“你不要去,大不了咱们反了,集合兄弟们杀出城去,水里火里我陪着你!”

    胡小天闻言心中一阵感动,这个世界上终究还是有关心他的人在,他活得并不孤独,胡小天低声道:“皇上让我入宫目的未明,现在很难断定他就是要对我不利,我什么都不怕,可是总不能盲目让兄弟们跟着我送死,这里是康都,别的不说单单是十万羽林军又岂是我们能够对付了的?”

    霍胜男急得眼圈红:“那怎么办?”

    胡小天道:“不必惊慌,我就去见皇上,看看他能奈我何,我娘这个样子,无法禁得起折腾,胜男,答应我,帮我好好照顾我娘,就算是走,也要让她安安稳稳的。”

    霍胜男含泪点头。

    胡小天又来到周默身边让周默即刻去永阳王府找七七,将自己被皇上紧急召见的消息通报给她,现在能够倚重的也只有她了。

    胡小天最后来到杨令奇身边,杨令奇道:“府主,你务必要小心,想要打消皇上对你不利的念头,就必须要让他投鼠忌器,要让他认识到你的价值。”

    胡小天拍了拍杨令奇的肩头道:“他就算再狠心也不至于对未来的孙儿女婿下手吧!”不知为何他想到了徐老太太,心中不寒而栗,老皇帝的心肠只怕比徐老太太更加歹毒,亲生儿女都可以杀更何况自己这个未来的孙儿女婿。

    前往皇宫的途中,胡小天渐渐冷静了下来,在西川的时候,龙宣恩就几度想要除掉自己,利用自己的死亡来制造李天衡的罪证,让李天衡在天下人面前失了道义,可是他并没有得偿所愿,可以说老皇帝收回西川的计划全盘落空,此时心中必然是懊恼到了极点,说不定他想要找一个人出来承担责任,想要找一个人泄愤,自己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无法收回西川,等于大康解决眼前危机的最大希望已经幻灭,眼看冬季到来,而派去罗宋的船队至今杳无音讯,大康的粮荒即将全面爆,身为一国之君,他将如何应付眼前的局面?杀了自己,他不怕激怒父亲?胡小天不敢确定父亲是否真的会一去不返,更不知道在胡不为的心中是否对这个家存有一丝感情。

    龙宣恩静静坐在宣微宫内,身躯斜靠在龙椅之上,两名美貌宫女在身后为他打扇,宫灯朦胧的光芒,让这位大康帝王阴晴难测的面容显得越神秘。

    听到胡小天拜见自己的声音,龙宣恩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然后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细缝,观察着跪拜下方的胡小天,冷冷道:“胡小天,你可知罪?”

    胡小天朗声道:“臣有罪,臣回到大康并未第一时间前来向陛下复命,而是因为牵挂娘亲病危,直接返回家中侍奉娘亲,请皇上治罪!”

    龙宣恩怒道:“大胆!你是说朕阻止你行孝?因此而降罪于你,让天下人耻笑朕是非不分吗?”

    “臣不敢!”

    龙宣恩霍然站起身来:“朕让你去西川做什么?你又做了什么?”

    胡小天不卑不亢道:“皇上让臣去西川做的事情,臣不敢有丝毫懈怠,全都按照皇上的意思做完。”

    龙宣恩怒道:“大胆,你还敢说是朕的意思?”

    第三更送上,求月票,求支持!这个月貌似冲击三百万字还有希望,章鱼继续努力,兄弟们继续给力!(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