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六十四章【月满则亏】(上)
    头顶忽然风声飒然,胡小天慌忙变幻脚步,躲狗十八步自然而然地使出,躲开了袭击之物,可后腰却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抵住,胡小天惊恐万分,连对手的样子都没有见到就被人抵住要害,此人究竟是谁?怎么连我的躲狗十八步都逃不开?就算不悟和尚也没有这样的本事?

    胡小天并没有被恐惧乱了理智,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天下间能够破解自己躲狗十八步的屈指可数,解铃还须系铃人,除非是对躲狗十八步非常了解的人才能够掌握自己步法的动向,而且自己感受不到对方的呼吸心跳,对方显然在刻意掩饰,自己利用装死狗的办法也能够做到,胡小天借着月光向地面上望去,看到刚才袭击自己的东西正躺在地面上,乃是一根啃得干干净净的鸡腿骨,胡小天心中已经断定对方是谁。他笑道:“徐老前辈,是您对不对?”

    身后传来一声叹息:“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没面子,太没面子,居然这么快就被你猜到了!”对方收起抵在胡小天背后的东西。

    胡小天转身望去,却见背后站着一个须皆白的老乞丐,正是传授给他武功的老叫花子。

    老叫花子将刚才抵住胡小天的那东西朝他扔了过来:“送给你的见面礼。”

    胡小天伸手接过,握在手中油乎乎弹性十足,定睛一看却是一只卤猪蹄,当真是哭笑不得了。

    老叫花子变魔术般也拿出了一只猪蹄,啃了一大口道:“百年刘老三的卤猪蹄乃是燮州一绝,老叫花子辛苦买来的,你不吃就是不给我面子。”啃了口猪蹄,又拎起大酒葫芦灌了一口。然后递给了胡小天。

    胡小天也不客气,学着他的样子灌了一大口酒,也啃了一口猪蹄,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不过这猪蹄的味道还真是不错嗳。

    胡小天道:“老前辈您怎么到这种地方来了?”

    老叫花子白了他一眼道:“你能来得,老叫花子来不得?过去开张的时候。老叫花子人穷没钱,当然不敢进来,可现在人去楼空,这么多间房子闲着也是闲着,老叫花子刚好可以进来享受享受,这么多房间随便我住,这么多张床随便我睡。上面还有女人的脂粉味呢。”

    胡小天呵呵笑道:“前辈真是懂得享受生活。”

    老叫花子道:“我这辈子就是贪图享受,不然何以会沦落到沿街讨饭的境地。”

    胡小天才不相信他是个普普通通的叫花子,这位老爷子绝对是顶级高手的存在,当初交给自己躲狗十八步和装死狗,单单是这两样功夫就让自己多次死里逃生。当初在中官冢老叫花子将这两手绝技传给自己。现在回想起来应该不是偶然,没有人会平白无故对一个小太监如此青眼有加,今天在环彩阁的重逢肯定也不是凑巧遇上,也许自己在环彩阁外面溜达的时候就已经被老爷子给盯上了。

    胡小天道:“前辈。自从中官冢一别,我一直都在牵挂着前辈呢。”

    老叫花子有些肉麻地打了个激灵:“我就不是女人。你想我作甚?”

    胡小天道:“我也不知为何,总觉得前辈是我的亲人一样。”

    老叫花子抓起酒葫芦又灌了口酒道:“小子,还算你有些良心。”

    胡小天道:“前辈对我有授业之恩,有道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在晚辈心中实则是将前辈当成亲爹一样看待。”

    老叫花子听他这么说一口酒噗!地喷了出来,有不少喷到了胡小天的脸上,可胡小天丝毫不介意,依然笑眯眯望着他。

    老叫花子抹干嘴唇,指着胡小天的鼻子骂道:“臭小子,你居然敢占我便宜,以我的年龄当你爷爷都够了,你把我当成你亲爹?简直混账!觉得老叫花子老糊涂了?听不出你在占我便宜?”

    胡小天笑眯眯道:“前辈勿怪,只是表达一下心情,没别的意思?”胡小天其实是故意这么说,看到老叫花子对自己的话这么大的反应,他更感觉这其中必有文章,这世上任何事情都是有原因的,老叫花子不会无缘无故教给自己武功,他对自己这么好肯定是有缘由的,老娘姓徐,他也姓徐?自己把他当成亲爹他都不愿意,难道他真是自己的长辈?想起自己神秘失踪的外公虚凌空,据姬飞花所说,他也是绝顶高手,天下间的绝顶高手本来就屈指可数,而绝顶高手之中不求回报帮助自己的人更是少之又少,难道眼前这位就是自己的外公?胡小天越想越是可能,他决定旁敲侧击,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将真相问出来。

    老叫花子道:“你这是要往哪里去?”

    胡小天道:“晚辈奉了皇上之命出使西州,现在正在返回康都的路上。”

    老叫花子点了点头道:“此行可顺利吗?”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皇上让我前来封李天衡为王,可是李天衡不答应,如果不是因为两国交兵不斩来使的原则,只怕我的这颗脑袋也保不住了。”

    老叫花子道:“蠢材,就凭着躲狗十八步什么样的高手能够抓住你?就算被追上了你还可以装死狗啊!我怎么遇到了你这么蠢笨的传人,蠢材!简直是蠢材!”

    胡小天被他骂了一通,不怒反笑:“其实前辈教给我的功夫也没什么稀奇!”

    老叫花子闻言,一双眼睛瞪得浑圆:“混账!简直混账!你吃饱了打厨子,你翻脸不认人!学了老子的本事居然转过来诋毁我的功夫,我呸!信不信我废了你的武功?让你把学会的功夫全都还给我?”

    胡小天道:“别的不说我去天龙寺的时候就遇到了几位高手,至少有三个都能够追的上你的躲狗十八步。”

    老叫花子听到天龙寺不由得挠了挠头道:“那帮和尚中的确有几个有这个本事……”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尴尬了。

    胡小天道:“你若是能够废了我的武功我求之不得,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内力太强,早晚会被这身内力给撑爆了!”

    老叫花子微微一怔:“怎么回事?”

    胡小天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求助的机会,将自己被李云聪坑害误练虚空大法,然后又因为机缘巧合,接连吸取了多位高手内力的事情,说到缘空也修炼了虚空大法,自己将缘空内力洗劫一空的时候,老叫花子的脸色已经变了,伸手抓住胡小天的脉门。

    胡小天提醒他道:“你最好别用内力试探我的经脉,不然我可能会将你的毕生功力也吸个一干二净。”

    老叫花子多少有些感动,叹了口气道:“你倒是还有些良心。”

    胡小天道:“我不是关心你,我是关心我自己,我丹田气海的承受能力已经达到极限,如果再加上你的,只怕我现在就得爆炸。”

    老叫花子油乎乎的手指搭在他的脉门上,好一会儿方才收了回去:“你果然没有骗我。”

    胡小天道:“我都惨到这份上了,骗你还有何意义?”

    老叫花子道:“你现在的内力天下间少有,只可惜你的身体无法承受这样强大的内力,如果将人的身体比作一条小船,内力比作船上装载的货物,你现在已经处于载的状态,如果再有内力注入,又或者遇到意想不到的风浪,就会遭遇覆舟之灾。”

    胡小天道:“天龙寺的高僧曾经断言我的性命只剩下半年。”其实胡小天心中有数,距离当初不悟说这番话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按照不悟的说法他至多还有两个多月的性命,不过胡小天从李云聪那里学会了菩提无心禅法,利用无心禅法可以壮大自身的经脉,坚固他的丹田气海,又和霍胜男现了《射日真经》的秘密,可以将内力抽丝剥茧般转移到对方的体内,可以说胡小天已经找到了解决之道,就算无法彻底根治,短期内也不会有性命之忧。他之所以这样说是想让老叫花子出手相助,从老叫花子手里捞到一些好处。

    老叫花子道:“依我看,如果你不继续吸取别人的内力,三年内性命绝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胡小天闻言大喜,看来这射日真经还真是有效,等这次回去一定要和霍胜男共同修炼一下射日真经,不成,自己这么庞大的内力,如果全都输给了霍胜男,那么她的经脉又怎能承受,看来要多讨几个老婆,让大家分担一下,想到这里这厮的脸上不由得露出笑意。

    老叫花子不知道他为何笑,还以为他听说能活三年而开心,望着胡小天年轻的面青,想起他多舛的命运,老叫花子不禁生出怜惜之情,他低声道:“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如果你的身体能够始终保持在虚亏的状态或许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胡小天故意道:“什么?肾亏?”

    老叫花子真是哭笑不得:“屁的肾亏,我的意思是说月满则亏,水满则溢……”

    “月满则亏,精满自溢!这我懂!”

    老叫花子被这厮的插科打诨搞得无语,白胡子撅了撅:“我呸!你个浪荡子,登徒子,小流氓,你脑子里想得都是些什么?”

    第二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