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六十三章【摄魂宝典】(下)
    西州的阳光很好,可即便是站在阳光下也无法驱散霍格脸上的阴云,出动近百名武士,这其中还包括两位摄魂高手,竟然被胡小天一行斩杀大半,死去了那么多武士还在其次,可多吉之死却是他的一大损失,眼神摄魂乃是摄魂师的最高境界,即便是整个沙迦这样级数的摄魂师也不会过十人,而真正能够甘心为他所用的只有多吉一个,霍格现自己太过轻敌,胡小天比起他们刚刚认识的时候已经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这种改变不仅仅是在武功上。

    李天衡遇刺已经过去整整三天了,直到今日身为女婿的霍格都没有得到探望的机会,这让他感觉有些异乎寻常,难道李天衡已经知晓了他和薛胜景之间的阴谋?如果当真如此,那么将会大大不妙,西川方面肯定会做出及早防范。

    一名武士来到霍格身边,低声道:“启禀王子殿下,大雍燕王爷来了。”

    霍格点了点头道:“请!”浓眉紧锁又道:“请他去沁水轩相见。”

    沁水轩是驿馆内的一座水榭,位于池塘西侧,有一半建筑在水上,霍格喜欢水,生在沙迦见惯了大漠风沙,很少能够看到这样山明水秀的景致,至于伴水而居更是一种奢望。

    薛胜景任何时候都迈着慢吞吞的步子,因为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他的肚子随着岁月不断增长着,很多时候他甚至忍不住自嘲,现在连尿尿的时候都看不到小弟弟了,薛胜景走到九曲长桥中间停了下来,一手扶着凭栏,一手托着肚子,远远看上去如同一个身怀六甲的妇人。喘了几口气抬头看了看毒辣的日头。

    这时候霍格方才从沁水轩内走出,迎出门外呵呵笑道:“大哥来了,小弟有失远迎还望大哥勿怪!”

    薛胜景笑道:“你我兄弟搞那些虚假客套作甚,只要为兄知道你心中是怎样想的就好。”话里有话,分明是在暗指霍格心中对他不满。

    霍格心中的确很不舒服,派去了那么多人。此前还征求过薛胜景的意见,薛胜景不但认同他杀人灭口的做法,而且还主动提出要协助霍格,霍格本以为薛胜景会给自己送来强援,却想不到他只派来了一个人,而且对大局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其实这怪不得薛胜景,很多时候并不在乎人数的多少。可是刀魔风行云显然没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辜负了薛胜景的期望。

    进入沁水轩之后,薛胜景拿出自己的白色汗巾不停擦汗,叹道:“真热,这西川的天气让我受不了了。明天我就打道回府。”

    霍格并没有感到任何惊奇,薛胜景原本就是打着贺寿的旗号来到西州,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更何况这次是不欢而散。霍格道:“大哥不准备多留几日了?”

    薛胜景叹了口气道:“西川也不太平,本来准备寿宴一结束就走。没想到生了李帅遇刺的事情,现在听说李帅的伤情转危为安,我也放心下来,尽快回国。还有许多其他的事情赶着去处理呢。”

    霍格点了点头。

    薛胜景小眼睛转了转道:“兄弟可曾见到李帅了?”

    霍格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身为女婿到现在还没有见到受伤的岳父,多少显得有些于理不合,即便是外人也能够看出这对翁婿并非向外界宣称的那样和睦。

    薛胜景道:“据说李帅亲自下令放大康使团自由离去,还给了他们通关令箭呢。”

    霍格心中如同被芒刺扎了一下,薛胜景根本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笑得有些勉强:“两国交兵不斩来使,李帅的做法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薛胜景点了点头道:“可我总觉得这次是放虎归山呢,咱们这个小兄弟可不简单呢。”

    霍格道:“良禽择木而栖,一个人就算拥有再大的本事如果遇不到明主,也很难有一番作为。”

    薛胜景因霍格的这番话而桀桀奸笑:“兄弟的这话说到了点子上,摊上龙宣恩这么一个糊涂的君主,就算拥有通天的本事也难以施展。”

    霍格终于人受不了薛胜景这种兜来绕去的谈话方式,直截了当道:“大哥难道不担心他将听到的事情说出去?”

    薛胜景缓缓摇了摇头道:“谁都不是傻子,域蓝国的重要性谁都看在眼里,就算所有人都知悉了咱们的事情又有什么好怕?”

    霍格表情愕然,薛胜景既然不怕事情暴露,为何此前同意自己杀人灭口的想法?这不是等于将自己暴露在李天衡的目光之下吗?让西川对沙迦产生警惕之心?根本就是损人不利己的做法!

    薛胜景微笑拍了拍霍格的手背道:“兄弟勿怪,为兄也是刚刚想透这个道理,北国冬天的冬天,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兄弟若是有兴致,不妨前来雍都一聚。”

    霍格点了点头道:“兄弟记下了!”

    胡小天一行离开了六角城后,再也没有遇到任何的追杀堵截,顺顺利利来到了燮州,凭着李天衡给他的通关令箭,进入燮州也是畅通无阻。选择了燮州最好的天星居客栈住下,准备停歇一晚之后离开燮州取道蓬阴山进入大康境内。

    选择天星居的原因还有一个,胡小天对环彩阁非常好奇,这里距离环彩阁不远,他想利用这次机会前往环彩阁一探究竟。

    晚饭之后,胡小天独自一人来到环彩阁附近,等到了环彩阁门前方才现昔日车水马龙的环彩阁门前冷落,昔日名震西川的风月场所居然已经关门了,找了个附近的居民询问,得知环彩阁早在一年前就已经关门了,一直停业至今,谁也不知道环彩阁关门的原因。

    胡小天沿着环彩阁周围的墙壁溜达了一圈,心中暗忖,这环彩阁和众香楼全都是隶属于五仙教,很可能是为了刺探情报而存在,李天衡独立之后,环彩阁就完成了自身的历史使命,所以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寻到一个冷僻无人的角落,胡小天轻轻一跃,攀上墙头,翻身进了环彩阁的后院,落脚的地方正是后花园,昔日精致的后花园因为长期无人打扫变得野草丛生,道路上覆盖着满满一层落叶,走在其上沙沙作响。

    悬挂在长廊上的红灯早已残破,在凄冷的月光照射下,整个院落显得越的寂寥。

    胡小天凭着记忆在环彩阁内漫步搜寻,来到后院中心的小楼,拾阶而上,这里应该是主人所住的地方,房门并没有上锁,推开房门,月光从身后如水般无声流淌而入,很快就充满了这个房间,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古琴,胡小天仿佛看到夕颜坐在这里抚琴吟唱的情景,他实在想不通,夕颜为何要委身于五仙教?五仙教这个江湖第一邪教因何又会不遗余力地支持李天衡?

    西侧乃是卧室,东侧乃是书斋,胡小天从中并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夕颜的印记,他在古琴旁盘膝坐了下来,揭开蒙在古琴上的红绸,伸出手指轻轻拨动一根琴弦。

    笃!琴声在静夜中响起,惊醒了窗外的一群老鸦,振动翅膀扑啦啦向夜空中飞去,余音绕梁许久方才停歇。

    胡小天叹了口气,随后他听到有人也像他一样叹了口气。

    胡小天敢断定第二声叹息绝不是自己的回音,这声音来自他的身后,从声音传来的距离看应该不过三尺距离,而他却没有半点觉察,冷汗从胡小天的脊背缓缓滑落,自己面对门窗,对方不可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进入室内来到自己的身后,也就是说对方很可能在自己进入室内之前就已经潜伏在这里,而自己竟然毫无觉察,以他今时今日的修为,当世之中已经很少有人可以做到。

    胡小天提醒自己千万要冷静,平静道:“既然来了,为何不敢现身相见?”

    身后声息全无,胡小天缓缓转过头去,却见身后空空如也,难道真是自己的幻觉?胡小天咬了咬嘴唇,忽然琴弦笃!地响了一声,胡小天猛然又将头转了回去,他的双手已经离开了古琴,没可能拨动琴弦的,可是眼前根本连半个影子都没有,胡小天这下惊得满身都是冷汗,他有生以来还从未遇到这么诡异的事情,难道这里当真闹鬼了不成?胡小天向来都是个无神论者,他才不相信这世上有鬼魂的存在,肯定是有高手埋伏在周围,胡小天霍然站起身来,除了他以外就只有地上的身影,胡小天握紧了拳头,对方的武功一定远在自己之上,以他今时今日的感知能力都无法察觉到对方的存在,胡小天道:“鬼鬼祟祟,藏头缩尾算什么英雄好汉?有种就光明正大地现身出来!”

    “英雄好汉?这世上的英雄好汉全都是短命鬼!”声音在胡小天四周回荡,短短的一句话,竟然变换了四个不同的方向,胡小天循声望去,依然找不到对方的影子。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