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六十三章【摄魂宝典】(上)
    多吉被杀之后,熊天霸瞬间脱离了控制,头脑很快就恢复了清醒,他茫然望着周围,看着沾满鲜血的大锤一时间想不起自己究竟做过什么。

    胡小天一刀劈翻了一名黑衣武士,躲过马缰,翻身上马,看到十多名骑士正从六角城的豁口之中冲入城池的废墟内,胡小天马上意识到,他们前往得正是笛声传来的方向,这些人意图除去吹笛人。

    胡小天大吼道:“熊孩子,干掉那敲钵的家伙,一个不留!”他已经被彻底激起了愤怒。

    熊天霸这才反应了过来,挥舞着大锤向敌方阵营冲去。

    月光之下,维萨站在土台之上,手持玉笛,宛如暗夜中静静绽放的百合花,她静静吹奏着乐曲,杨令奇手持青钢剑哆哆嗦嗦守护在她的身边,刚才听到那怪异的吟诵声,杨令奇按照维萨的指引堵住了耳朵,虽然如此声音还是延绵不绝地传入他的耳朵内。借着维萨就手持玉笛走出藏身处,在土台上吹奏乐曲。说来奇怪,维萨吹奏的笛声响起之后马上就冲淡了那吟诵声的影响,浮躁的内心也渐渐平息安定了下去。杨令奇担心她孤身一人有所闪失,于是拿起青钢剑出来保护。

    一名骑士已经闻声杀到,纵马冲上土台,杨令奇奋不顾身扬起青钢剑向对方刺去,青钢剑方才扬起就被对方手中的弯刀格挡,震得杨令奇手臂麻,青钢剑脱手飞了出去。

    那骑士阴冷的双眸盯住维萨,一提马缰准备冲上前来将她斩于马下,可突然看到维萨眼波一转,宛如千缕万缕丝线缠住了他的内心,那骑士忽然感觉到不能自已。此时另外一名骑士也冲上土台,手握弯刀的骑士忽然转过身去,扬起弯刀狠狠向同伴腰间插去,这次的偷袭毫无征兆,那名同伴根本没有想到会被同伴攻击,临死之前也是挺起自己的长剑狠狠刺入对方的胸口。

    胡小天也随后冲了进来。正看到眼前情景,心中不由得一惊,虽然刚才他就隐约猜到吹笛人很可能就是维萨,可一切被证实之时胡小天仍然感到震惊,维萨居然也懂得摄魂术,从刚才对抗对方阵营中吟诵者来看,她的修为应该不低。可既然如此她又怎么会落入多吉的控制中。

    身后土墙崩塌,一名刚刚经过的沙迦骑士被围墙连人带马压在了下方,梁英豪从地洞中爬了出来,一枪刺入那骑士的咽喉,结果了他的性命。

    胡小天向梁英豪道:“带他们去安全的地方!”拨转马头。转而又向外面杀去,他担心熊天霸有所闪失,及时前去接应。

    多吉被杀,对方的另外一名摄魂师又被维萨的笛声全面克制。而且此时他们已经死伤过半,剩下的那群武士根本无心恋战。熊天霸杀性被激起,冲入对方阵营,两柄大锤上下翻飞,如入无人之境。一会儿功夫又有十几人死在他的大锤下,幸存者看到大势已去,谁也不想留下来送死,瞬间作鸟兽散。

    胡小天赶回去的时候,幸存的二十多名骑士已经逃远,熊天霸夺了匹马还准备追上前去,胡小天将他喝止,穷寇莫追,已经将对方的主力击溃,没必要花费精力穷追不舍。

    此时唐铁鑫也骑着小灰返回,他仍然有些惊魂未定,原来在刚才在后方滋扰敌方的时候遇到了刀魔风行云,唐铁鑫挥刀就砍,可对方一伸手就将他的刀夺了过去,唐铁鑫被摔落马下,小灰吓得落荒而逃,幸亏刀魔心思不在他的身上,没有对唐铁鑫斩尽杀绝。

    黎明在不知不觉中到来,东方的天空中,一轮红日悄悄露出了地平面,六角城的废墟被染上了一层玫红,这荒凉的古城也平添了几分妩媚。

    维萨站在干枯的河床边,望着那轮红日,冰蓝色的美眸中流露出几分惆怅。清凉的晨风迎面吹来,维萨禁不住打了个喷嚏。

    胡小天缓步来到她的身后,为维萨披上一件蓝色披风。

    维萨颤抖了一下,转过身来,有些惶恐道:“主人!”

    胡小天笑了起来:“你是不是很怕我?”

    维萨摇了摇头:“维萨不怕主人,在维萨心中主人是最值得信任的。”

    胡小天心中一阵温暖,能被人信任也是一种幸福,可是想起昨晚维萨神奇的表现,胡小天的内心又变得不自信起来,他所接触的每个女孩子都不是那么的简单,却不知维萨的心中又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他的目光落在维萨腰间携带的玉笛上。

    维萨眨了眨冰蓝色的美眸,从胡小天的目光中意识到了什么,轻声道:“维萨并不是有意瞒着主人,其实维萨的父亲也是一位摄魂师。”

    胡小天点了点头:“你的父亲既然是摄魂师为何你会沦落到这样的处境?”这正是胡小天心中极其迷惑的地方,维萨拥有着这样出众的摄魂术,为什么不利用摄魂术去改变自身的命运?却甘心为奴,任人摆布?不过胡小天也看出摄魂师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他们似乎都称不上真正的高手,如果自己没看走眼,维萨甚至都不懂武功。

    维萨道:“在我们的家族中摄魂师只能由男性担当,父亲虽然很疼我可是也不敢轻易破坏家门的规则,更何况我对这方面也没有什么兴趣,我的兴趣是在歌舞和乐曲方面,鹰巢公国遭遇灭顶之灾,我的家族也不得不四处流亡,流亡途中,父亲将摄魂术的典籍交给了我,一来他希望将摄魂术延续下去,二来他希望我学会之后可以防身。后来我和父母失散,不过在失散之前,我已经将家族摄魂术的宝典全都牢记心中,父亲曾经嘱托过我,在练成之前千万不可轻易暴露,不然会招来杀身之祸。”

    胡小天道:“你修炼摄魂术有多久了?”

    维萨道:“三年了,一直偷偷修炼,摄魂术分为三种类别,一是利用音律摄魂,就是今天你听到的吟诵声和我的笛声,二是利用眼神摄魂,三是利用舞姿和动作。多吉应该是怀疑我,他想要控制我的意识,我察觉后就利用我家族的秘法封闭内心,可是毕竟我的修为跟他无法相比,终究还是被他掌控。”

    胡小天道:“此人真是死有余辜!”

    维萨道:“主人,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胡小天哈哈笑道:“为何要生你的气?这次如果不是你帮忙,恐怕我们要全军覆没呢。”

    维萨道:“我在音律和舞蹈方面有所专长,可是在眼神摄魂方面修为太浅。”她这话实在是有些谦虚了,昨晚她用眼神引得两名武士互相残杀,证明她在眼神摄魂方面已经有了一定的修为。

    胡小天心中暗叹这摄魂术应该就是催眠术,利用种种暗示的方法操纵他人的意识,自己接连几次差点就着了对方的道儿,回想起来还真是凶险。

    维萨道:“其实摄魂术的效力不能持久的,摄魂师想要长久操纵一个人就必须间断功,如果相隔太久,又或是逃出一定的距离,摄魂的效力就会消失,当然最彻底的方法就是杀掉摄魂师。”

    胡小天对这一点已经有了深刻体会,熊天霸就是在他斩杀多吉之后马上清醒了过来。

    维萨道:“主人不用担心,摄魂宝典之中就有关于安定心神的方法,不过需要拥有内力基础的人才能修炼,回头我说给你听。”

    胡小天心中大喜过望,可表面上还假惺惺地摇了摇头道:“那怎么行?你家族的宝典岂能传给我这个外人。”

    维萨俏脸微红道:“你是我的主人,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别说一本宝典了。”

    胡小天如同三伏天喝了一杯冰镇酸梅汁,每一个毛孔都透出一个大大的爽字,这洋妞真是贴心啊!对自己的关心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如果当真学会了定神之术,那么自己以后再遇到摄魂师就不用顾忌了,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砍一双,绝对是砍瓜切菜一般。

    熊天霸几人清点了一下死亡人数,共计斩杀了七十九人,检查了一下这些人的随身物品,已经可以断定有一部分人是来自沙迦的武士,这其中也有一部分汉人,他们也懒得为这群人收尸,死了这么多人,用不了多久就会惊动当地官府,事情报到上面,李天衡不难猜到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若是他因此对沙迦人生出反感和抵触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胡小天想起昨晚刀魔的现身,刀魔想杀自己并不稀奇,奇怪的是他居然和沙迦人联手,胡小天仍然记得当时他们用火箭为号相互呼应,难道刀魔是薛胜景的人?思来想去也只有这方面的可能性最大,霍格和薛胜景两人担心他们密谋的事情败露,所以才决定联手刺杀自己灭口。这两人都是自己的结拜兄弟,可关键时刻下手绝不留情,胡小天暗自感叹,在政治利益面前,果然没有半分的情义可讲,心中不由得想起了父亲,他不知父亲究竟扮演的是何种角色,想起此次的罗宋之行,内心中不由得蒙上了一层浓重的阴云。(未完待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