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五十九章 【醍醐灌顶】(下)
    李天衡拍了拍胡小天的肩膀,低声道:“我不想周王死,无论你信不信我,我对你,对你们胡家始终都没有半分恶意。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大康也非别人看起来那样衰弱。”

    胡小天心乱如麻,李天衡对自己或许没有恶意,不是他念在两家的交情,而是因为自己在他的眼中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而他最后一句话却人深省,大康也非别人看起来那样衰弱,难道说眼前的局面只是一种假象?不可能!大康朝廷几乎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哀鸿遍野民不聊生,不然老皇帝也不会这么急于拿下西川。他忽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难道大康国内经济这么快的衰落下去乃是被人为操纵?这个人……胡小天深深吸了一口气,他不愿继续想下去。

    胡小天请来了阎怒娇,虽然遭到阎伯光的激烈反对,他当然不想自己的妹妹跟着胡小天去以身试险,可阎伯光显然左右不了妹妹的意志。

    阎怒娇还是跟随胡小天前往了秋华宫,甚至没问他想让自己帮忙解毒的是谁?

    两人之间虽然很少说话,可是彼此之间却产生了一种默契,只要胡小天开口阎怒娇不会拒绝他的任何请求,她也坚信胡小天会尽一切可能保护自己的安全,事实上胡小天正是这样想。

    阎怒娇在检查完龙烨方的伤处之后,秀眉微颦,轻声道:“他中的毒叫抽丝剥茧,乃是五仙教独门炼制。”

    胡小天闻言一惊:“什么?”提起五仙教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夕颜,阎怒娇既然能够分辨出他中得究竟是何种毒物,夕颜当然不会辨别不出。胡小天不由得狠狠瞪了身边夕颜一眼。

    夕颜却仿佛没看到他一样,轻声道:“这位姐姐果然好眼力,既然你能够分辨出他身中何毒,那么就一定有解救他的方法了?”

    阎怒娇道:“抽丝剥茧乃是五仙教最厉害的秘制毒素,好像只有五仙教主才能掌握。”

    胡小天一旁道:“难道下毒的是五仙教主?”说话的时候目光盯住夕颜。

    夕颜只当没有听到他的问话:“姐姐可愿出手相助?”

    阎怒娇道:“我知道一些方法。但是不敢保证一定有效,而且时间耽搁的太久,能否将他救活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胡小天闻言大喜,看来阎怒娇还是有解毒的方法。

    阎怒娇道:“需要为他换血,将他体内的毒血放出,在注入健康新鲜的血液。”

    夕颜道:“姐姐是影婆婆的传人吗?”从阎怒娇的话中她已经猜到了对方的师承来历。

    阎怒娇有些诧异地眨了眨双眸。望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少女,轻声道:“你怎么知道?”

    夕颜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笑了笑,胡小天一旁冷笑道:“她是五仙教的高人,当然清楚。”

    夕颜目光一黯,从胡小天的语气中已经知道他心中的怨愤。小声道:“姐姐只管尽力施救,任何后果由我来承担。”

    想要为周王换血,先就要找到合适的血源,胡小天过去在青云黑石寨就曾经亲眼目睹秦雨瞳为阎伯光输血的场面,那时候在他的记忆中阎怒娇好像不懂得医术,想不到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居然就成为了一个解毒高手,看来不是这丫头过去有所隐瞒,就是她天资聪颖。悟性逆天。

    夕颜和胡小天来到门外,胡小天道:“五仙教下的毒,你会没有解药?”

    夕颜摇了摇头:“杀手之中有一个人来自五仙教。我已经派人去寻找他的下落。无论你信不信我,我都没有抽丝剥茧的配方和解药,她说的没错,掌握抽丝剥茧配制方法的只有教主。”

    胡小天在长廊边坐下,无聊望着阴沉沉的天空。

    夕颜在他的对面坐下,望着他。美眸中流露出些许的歉疚之色:“真不习惯你板着面孔的样子。”

    “笑不出来!被人背叛的感觉并不好受!”

    夕颜咬了咬樱唇,以为胡小天这句话说的是她。美眸之中波光荡漾,瑶鼻抽动了一下。两颗晶莹的泪珠顺着俏脸滑落。

    胡小天心中暗叹,我被你们阴成这样都没哭,你居然哭了起来,想用眼泪博同情吗?以为老子还会上你当?

    夕颜道:“我答应你,从今以后我再也不骗你好不好?”

    胡小天淡然笑道:“对我来说无关紧要,等这边的事情一了,我就返回康都,以后也许不会再有机会相见了。”

    夕颜意识到胡小天动了真怒,她忽然低下头去,将俏脸埋在双臂之间抽泣起来。

    胡小天站起身,这种时候还是及早抽身为妙。

    身后响起香琴的一声冷哼:“臭小子,竟敢欺负我们家小姐!”

    胡小天道:“天下间能够欺负你们家小姐的男人还没生出来呢。”

    香琴怒道:“你居然还这么说,你知不知道……”

    夕颜及时制止香琴说话:“香琴!”俏脸之上满是泪痕。

    香琴呸了一声道:“男人果真没有一个好东西!”

    胡小天已经走入了周王的寝宫。

    香琴望着梨花带雨的夕颜,有些痛心道:“小姐,你长这么大我还从未见你哭过呢,那臭小子是不是欺负你了,要不要我帮你出气?捶扁他!”

    夕颜望着胡小天离去的方向,美眸中却满是柔情蜜意,轻声道:“我才不许你针对他,天下间除了我之外,谁都不可以欺负他!”

    为周王换血,一共调来了三十二名武士,从中找出相符合的血型,然后利用蚂蝗吸血的方法为他换血,清洗经脉。胡小天此前虽然见识过这种换血的方法,可那次是输血,并没有交换如此大规模的血量,周王的身上还有刀伤,以他虚弱的体质,不知能否渡过这一关。

    周文举对换血术也只是听说,今天才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赞叹之余又不由得生出感慨,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自己这个西川神医也是名不副实了,别的不说,治疗外伤方面比不上胡小天,解毒方面又比不上这个小姑娘,让他有何颜面自称神医呢?

    胡小天在一旁静静准备着手术器械,等到周王的状况稍稍稳定之后,他就要为他进行清创缝合结扎止血。刚才他已经进行过初步探查,周王也算命大,虽然两刀刺得都很深,可是并未伤及内脏,尤其是左腹的一刀,刚好贴着脾脏和左肾的位置擦过,再偏出一分,恐怕会造成脾肾破裂,一旦大量失血,周王绝对撑不到现在。

    胡小天向周文举道:“周先生以后有什么打算?”

    周文举并没有明白胡小天的意思:“什么?”

    胡小天道:“我是问周先生仍然打算留在西川吗?”

    周文举笑了起来,这次他领会到胡小天的意思,胡小天应该是想让自己随同他一起离去。

    周文举道:“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对这方土地自然就有了感情,到了我这种年纪已经不想背井离乡了。”他看了看床上的周王:“更何况天下动荡,去哪里还不是一样,这里相对来说还安稳一些。我一个穷郎中,也没什么野心,只要安心治病救人,相信不会有什么人想害我。”

    胡小天点了点头,周文举说得不错,天下动荡到哪里还不是一样,虽然李天衡割据自立,可西川短时间内尚可无忧,留下也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

    周文举道:“胡大人以后有什么打算?”他多少对胡小天面临的窘境了解一些,胡小天身为大康钦差,又是未来驸马,这次奉命前来封王,李天衡已经明确拒绝了大康的分封,也就是等于和大康彻底划清了界限,而且还扬言要奉周王为帝,复兴大康。胡小天的这次使命可谓是完全失败,就算李天衡放他返回康都,恐怕回去后等待他的还是一场暴风骤雨的责难。

    胡小天道:“走一步看一步。”虽然说的消极,可是他心中对未来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看法,想要掌控自己的命运,就必须要迅组建起自己的班底,要让龙宣恩和洪北漠之流对他生出忌惮,要让他们不敢生出加害之心。

    阎怒娇有些疲惫地来到他的面前,轻声道:“从鲜血的颜色来看应该已经稳定了,周王殿下也已经睡去。”

    胡小天起身道:“好,现在开始止血!周先生,你可愿给我帮忙?”

    周文举欣然应允道:“老夫荣幸之至。”

    胡小天戴上手套,手套还是在大雍时候宗唐所赠,是用燀鱼鳔制作而成,周文举也戴上一副,见到如此轻薄贴服,对手指活动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不由得啧啧称奇。

    胡小天将柳叶刀递给周文举道:“周先生,不如你来主刀!”

    周文举双目瞪得滚圆,不是受宠若惊,是真真正正被胡小天惊到了。

    胡小天道:“不用担心,有我为你保驾护航。”刀伤虽然很深,但是并没有伤及内脏,这才是胡小天让周文举动手的真正原因,周文举第一次开刀而且面对的患者又是大康周王,其心理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不过如果周文举过得了这次的心理关,那么今晚的经历将会让他受用无穷。

    三更送上,还欠一更!(未完待续)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