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五十七章 【摄魂】(下)
    胡小天确信无人追踪,这才停下马车,抱起维萨跳离了马车,长公主薛灵君笑盈盈望着他道:“你打算就这么放过我?”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难道你还想我杀人灭口不成?”

    薛灵君妩媚的眼波飘向胡小天道:“你不怕我揭穿你的身份?”

    胡小天笑道:“随便你!”他无心久留,抱起维萨迅消失在夜色之中。

    胡小天来到向阳街和同伴会合之时已经是当晚三更,天狼山马贼的这个落脚点坐落于一片民宅之中,粗看并不起眼,可是进入之后方才现,这是由毗邻四套宅院组成,每套宅院下面都有暗道相通,就连梁英豪这个打洞专家对这里的建筑结构啧啧称奇。

    看到胡小天回来,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梁英豪和胡小天分手之时明明看到他孤身离去,现在回来身边却又多了一个异域美女,心中不由得暗叹,这位府主实在是太多情了,外面风声这么紧,他居然还冒险去救这个女子,孰重孰轻还是没有分清,其实其他人也是这般想法,胡小天安顿好维萨,来到杨令奇的房间内。

    众人仍然在这里等着他,胡小天见到其中并无阎伯光兄妹在内,低声道:“阎伯光他们呢?”

    熊天霸道:“在隔壁的院子里,今天他们联系上了不少的同伙。”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这里是天狼山在城内的另一处落脚点,天狼山有人找过来也实属正常。

    杨令奇道:“府主刚才去了哪里?”

    胡小天道:“去大雍使团那边转了一圈。”

    几人对望了一眼,都显得有些后怕,胡小天真是胆大包天。这种时候还敢孤身去那里。杨令奇却记得胡小天和燕王是八拜之交的结义兄弟,或许胡小天前往那边就是为了寻求帮助。

    杨令奇道:“燕王可愿意帮助府主?”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我并未见到他。”他转向其余几人道:“你们先回去休息,我和杨先生有些事情要商量。”

    几人离去之后,胡小天方才将自己在驿馆的见闻低声告诉了杨令奇,因为胸口疼痛。几次不得不中断下来,歇息之后才能继续描述。

    杨令奇此时方才知道胡小天在燕王那边受了伤,关切道:“府主的伤势要不要紧?”

    胡小天摇了摇头:“没事,只是肋骨断了两根,需要休养之后才能恢复了。”

    杨令奇道:“沙迦竟然和大雍偷偷结盟,如果当真成功那么以后天下局势必然会生大变。”

    胡小天道:“全都不是什么好鸟。皇上让我前来西川出使,根本就是设下了一个圈套让我钻,刺杀李天衡是他所设计,把我放在这里,想借着李天衡的手将我干掉。让李天衡失去道义,为千夫所指,一石二鸟,其心可诛。”

    杨令奇点了点头道:“李天衡洞悉了他的阴谋,于是将计就计策划了一场寿宴之上的刺杀,现在天下人都知道皇上设计刺杀他,想将他赶尽杀绝,利用这件事已经将西川变动的人心重新团结到了他的身边。”

    胡小天冷笑道:“你肯定想不到连周王也是假的。他让人假扮周王在众人面前指责洪北漠把持朝政,皇上只是他控制的傀儡。”

    杨令奇道:“府主打算怎么办?”

    胡小天道:“而今之计还是先返回大康再说,老皇帝虽然害我。可终究是在背后的手段,表面上不会明确针对我,反倒是这西川凶险重重,已经不适合再待下去了。”

    杨令奇点了点头,他思索了一会儿,低声道:“其实府主对李天衡并没有太大的威胁。或许他不会对你赶尽杀绝。”

    胡小天道:“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他的真实想法?现在还搞不清楚李天衡的真实状况如何呢。”

    杨令奇微笑道:“府主没事最好。您还是先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

    胡小天点了点头离开了杨令奇的房间。本想前往维萨休息的地方探望,中途却遇到了阎怒娇,微笑着迎了上去:“阎姑娘这么晚还没睡?”

    阎怒娇道:“正要去睡,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你……”连她自己都感到这理由牵强得很,其实是她听闻胡小天回来的消息所以过来探望,可总不能将心中的想法对他说出来,俏脸不由得一热,在心中悄悄问自己,我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为何要关心他的死活?胡小天对她而言本来只是一个陌生人,可是却因为七度桃花雨的缘故,将两人联系在了一起,无论阎怒娇承不承认,胡小天终究是她第一个男人。

    阎怒娇正想告辞离去,杨令奇却在此时出门,他向胡小天道:“府主,我这里有一瓶蒙先生留下的金创药,您拿去用。”

    阎怒娇闻言一怔,关切道:“你受伤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一些小伤,不用担心。”

    阎怒娇道:“我帮你看看,我稍稍懂得一些医理。”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胡小天点了点头,和阎怒娇一起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内,脱掉上衣,露出一身健美的肌肉,阎怒娇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咬了咬樱唇,小声道:“伤在哪里?”

    胡小天指了指自己的右肋,阎怒娇看到他肌肤上的淤青,方知他伤得不轻。阎怒娇道:“你等等!”说完就转身出门,没多久她带了一张膏药过来,为胡小天小心贴上,胡小天近距离望着阎怒娇的俏脸,心中一股暖里升腾而起,阎怒娇察觉到他的目光正在盯着自己,不由得有些慌乱,下手稍稍重了一些,痛得胡小天呲牙咧嘴,哎呦惨叫了一声。

    阎怒娇自责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小心。”

    胡小天笑道:“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你帮我我感谢都来不及呢。”

    阎怒娇小声道:“你也帮过我。”

    胡小天看到她羞涩的样子,心头不由得一荡:“可是你给我的更多。”

    阎怒娇一张俏脸红到了耳根,这厮真是好坏,越是不想提起他偏偏要说。

    胡小天察觉到她难堪,慌忙岔开话题道:“你的医术是跟谁学的?”

    阎怒娇道:“我医术不行,只是学了几手解毒的方法,这些膏药是蒙先生留给我的,治疗骨伤有奇效,对普通的骨裂当天就可以缓解疼痛,三天内就可以基本愈合了。”

    胡小天暗叹,这毕竟迥异于他所生存的年代,人们的自我修复能力太强大了。不过疗程虽然可以大大缩短,却无法杜绝疾病的生。

    阎怒娇道:“听说有人刺杀了李天衡?”双眸望着胡小天,显然怀疑这件事和他有关。

    胡小天道:“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总之这件事和我没关系。”他看了阎怒娇一眼,你信不信我?

    阎怒娇咬了咬樱唇,居然点了点头。

    胡小天道:“听说你们有不少同伴找过来了?”

    阎怒娇道:“来了几个,只是这两天风头太紧,我们最好还是藏身在这里不要出去,等风头平息之后再考虑离开。”

    胡小天点了点头,此时隔壁房间传来女子的尖叫声,胡小天听出是维萨,慌忙站起身来向那边赶去。

    阎怒娇紧随他的身后,也是满腹好奇,她并不知道胡小天带回来一个女子。

    负责看守维萨的熊天霸一脸无奈地站在门外,脚下布满碎裂的瓷片,却是维萨刚刚向他投掷了一个花瓶。见到胡小天赶来,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道:“三叔,突然就醒了,然后就疯!”

    胡小天点了点头,看到维萨站在墙角,惶恐地望着他们,手中还抱着一个花瓶:“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胡小天微笑着举起双手,示意他没有恶意,轻声道:“维萨,你不认得我了?“

    维萨听到他叫出自己的名字,目光变得越迷惘了,胡小天向前走了一步,她慌忙扬起花瓶:“你不许过来!”

    胡小天道:“你记不记得青云,记不记得我?我是胡小天啊,你记不记得曾经有一位主人!”

    维萨咬牙道:“恶魔……你是恶魔……”

    此时一道身影倏然来到维萨身后,却是阎怒娇趁着胡小天吸引她注意的时候悄悄绕到了她的身后,一伸手点中了维萨的穴道,维萨身躯一软就倒了下去,阎怒娇一把搂住维萨,胡小天也冲了上去,将掉落的花瓶稳稳接到手中。

    两人将维萨重新搀扶上床,胡小天道:“她可能是被人控制了神智,暂时迷失了意识。”

    阎怒娇道:“应该是摄魂术,沙迦国有不少摄魂师,他们擅长控制别人的心智,一旦被他们控制就会成为他们的傀儡,不过这种摄魂术不会持续太久,休息一段时间或者用金针刺穴就可以解除控制。”

    胡小天道:“你会不会解除摄魂术的控制?”

    阎怒娇点了点头道:“我师父曾经教给我一些方法,只是从未尝试过。”她的美眸落在维萨脸上,轻声道:“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倒是可以尝试一下。”

    两更送上,求月票,今晚还有更新!(未完待续)

    ...
龙8国际